黎國佳 – 日本兇宅

區分公寓的所有權   日本房地產有借地權和所有權的分別。 在香港我們叫 Leasehold 和 Freehold。  所有權的話,買的公寓是的專有面積和按比例的土地。 建築物不可永恆存在,總有要拆掉的一天。 土地的話便沒有有效使用日期了。    人是買東西都希望永久擁有。 但是一般公寓所有權的是按一個百分比來擁有地權。 行使權利時不是百分百自由的。   因為所有權業主按比例買到的土地,不像公司股份一樣可以單獨的賣出去。 將來土地上的房屋老了不能住人的時候,業主們要釋放土地價值出來便要把土地再發展或賣掉。 怎樣處理都要經過80%的業主們投票同意才可以進行。  所以這個 Freehold 其實不是真的100%的Freedom。這點投資日本房產時要留意。   有時候我們挑選公寓來投資的時候,考慮到管理費和修繕費分擔的問題,會挑選大廈戶數多的。 但是針無兩頭利,長遠的考慮是將來土地再發展要投票做決定時,戶數少的大廈做決定會比較快。  但戶數戶多的,便要80%戶主表態,不是想像的容易。 日本人口老化,很多業主都是老人家,要一個一個找到出來再等他們決定,說不定會花幾個月或一年多的時間。 那段時間房子太舊沒人租,會是有支出沒有收入的。   當然如果有能力的話,擁有連地權的一棟大樓才可名正言順的說是 Freehold.  

Read more

紅猴 – 股際啟示錄:「 阿信屋」(759)最新一張成績表

跟據紅猴新書「港股A餐」(投資者「讀後感」請按此)提到的投資流程,若看完後想自己DIY分析個股,可買本「港股A餐」參考一下,書中亦提供「股票分析DIY試算表」。 昨晚,主業經營「阿信屋」的CEC國際(759)公布至今年10月中期業績,我即用「股票分析DIY試算表」為大家進行基本分析。 另外,除了於以上分析可看到之外,我亦從其業績報告中,找出下列重點給大家參考。 – 綜合收益、毛利及毛利率上升主要由零售業務之發展所帶動 – 銷售及分銷費用之增加主要來自擴充零售業務所衍生的店舖租金、前線員工薪資及相關之物流成本 – 於2014年10月31日,本集團之759阿信屋經營中分店數字為226家,以百分比計算,分店數目增加42%。營業額之增幅亦較經營分店數目之增幅為高 – 零售業務之分部毛利率則為34.0%,較去年度輕微下降0.5個百分點。分部邊際經營溢利率則為3.4%,較去年同期下跌約0.8個百分點,主要原因為租金開支及分銷成本有所上升導致 – 店舖租金開支佔分部收益約10.4%,與去年比較上升0.9個百分點,是項數據反映租金水平有持續上升趨勢。中型及大型分店之租金佔收益比率明顯低於平均值,未來本集團將積極尋找面積較大而呎價較低之店舖。於2014年10月31日,本集團之平均分店建築面積約1,673平方呎(2013年:1,276平方呎) – 商品來源地亦擴展至61個國家及地區(2013年:43個)。以銷售金額來說,佔最高比例的產地來源區域為日本,佔約43%(2013年:59%),其餘依次為歐洲、韓國、台灣、東南亞、美洲及其他區域 – 於去年度採用了一些零售大集團的管理模式,但於實行期間出現思維混亂,與759阿信屋原有的企業文化及風格顯得格格不入,做成嚴重的內部矛盾。。為此於回顧期內,創辦人決定重新完全使用舊有本集團的工業發展思維營運,放棄引入適用於大型機構的制度 – 零食進口量及銷售量亦隨業務擴張而穩步上升,但在其他商品類別都正在發展的同時,已由最初佔零售總額7成以上降至4成以下,管理層預測其份額將進一步下降至3成半左右水平 – 759阿信屋已於回顧期內完成網上購物之電腦軟件、手機程式、伺服器以及運輸配套,於10月份已可隨時於本港3至6個分區推出網購服務。目前各方零售翹楚都大力發展網購平台,然而創辦人考慮到8、9、10月之實體店舖零售有著非常鼓舞之成績,經過沉澱反思後,現階段應該需要靜觀其變,先加強鞏固實體店舖零售之發展,網購業務暫按下不動 (利益申報:筆者為持牌人士,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或客戶,並沒持有上述股票)  

Read more

葉朗程-黑到冇朋友

扮有錢人,我有豐富經驗。並不是做得 private banker 就會識扮有錢人,我識扮,因為我虛榮感過盛。一切能夠扮到有錢人的裝備,我應有盡有。今次,講一樣最基本的,白金卡。今時今日,阿豬阿狗都話自己有張白金卡,因為理論上總之張卡上面寫住 platinum 就係白金卡。我想講嘅,即係我有嘅,唔係普通白金卡,而是白金卡中的白金卡。 跟親朋戚友在海逸軒午膳,等咗半世都未嫁得出的中年表姐搶住埋單。佢唔係要請食飯,只不過係想用佢張信用卡埋單,然後要我哋畀返現金佢。「我張 AE Platinum 有折呀,大家可以畀少啲啦。」她拿出銀包說,滿臉自豪。 卡就是卡,需要如此強調是 AE Platinum,可見這張卡為表姐帶來無限光榮。哥哥見她這樣高調曬卡,於是做個順水人情,滿足一下她的虛榮感,說:「唔該哂表姐,張卡啱啱申請㗎?」果然,聽哥哥這樣一問,表姐著哂燈,答:「係呀,冇,啲朋友話 AE Platinum 好難申請,入息要求高,所以試吓囉,點知原來咁易攞,一 apply 就有。」 其實,申請一張 American Express Platinum,即是美國運通白金卡,唔係一件好難嘅事。如果真係難嘅,葉朗程都唔會有一張。那當然,我唔會喺表姐面前話:「好巴閉咩?我都有啦!」表姐差唔多四十歲人,男朋友都唔多個,難得有樣嘢令佢開心吓,就畀佢開心吓啦。 但話說回來,雖然唔算好難申請,都唔係話想有就有。正如表姐說的一樣,AE Platinum 的確有一定的入息要求,而且是 by invitation only,即是想主動申請都唔得,要 AE 邀請你先可以。呢個平時好騎呢嘅表姐竟然有張 AE Platinum,膚淺的我對她頓時另眼相看。 怎料,當我看見她從銀包掏出那張她引以為傲的白金卡之際,我在心裏立刻「車」咗一聲。表姐那張美國運通白金卡,是假的。「行使假卡咁猖狂?拉佢啦!」講笑啫,佢嗰張唔係假卡,而的的確確係如假包換嘅美國運通白金卡,只不過我嗰張美運白金,同佢嗰張美運白金,有好大好大分別。為方便敘述,我就在這裏稱她那張 AE Platinum 為「假」卡。 攞住張 AE Platinum 可以係一件幾威嘅事,又可以係一件好普通嘅事,視乎你嗰張係邊張 AE Platinum。先講普通嗰張:卡是銀色的,而在右上角就會有個類似武士的人頭,對,那個大大的武士頭就是 American Express 的標記。而這張「假」的係人都申請得,絕不是 by invitation only。 好啦,到幾威嗰張:卡同樣是銀色的,但這個銀比較深色一點,而那個武士頭是放在卡的正中央,絕不是右上角,而且「頭」的面積較另一張小很多。就咁睇樣,其實「假」嗰張靚過「真」嗰張,因為卡面是閃閃發光的。相比之下,真嗰張個樣好普通,冇咁閃,毫不起眼。但當然,凡事不能看表面,我嗰張 AE Platinum 同表姐嗰張相比,無論在年費、入息要求、信用上限和找數方法,都有好大分別。 「假」嗰張 AE Platinum […]

Read more

黎國佳 – 日本投資或自用單位之大不同

TXT: 黎國佳  JP HOUSING 日本不動產有限公司高級顧問www.jp-housing.com 日本投資或自用單位之大不同   如果要買房子,一般人會考慮的因素,包括1.價格、2.地區都形像、3.建築年份、4.大厦外觀、5.房間/樓層、6.總戶數、7.内部裝修、8.附近生活(購物、消閒等)、9. 與車站距離等。 日本人像德國人喜歡分析,解構和標準化,他們的樓盤分成投資和自用兩類,投資用的房子的内部格局都大同小異,洗手間/浴室加小露台都是長方或正方形,鲜有鑽石形,因為這樣會影響房子價值的都是外在的,客觀的元素。購買投資房,原則上連租約單位,不讓買家入屋參觀。 日本人聰明之處是把房子商品化,因為投資都是講效率,交易成本低,市場的運作暢順,價格便充分反映這一刻的市價。所以買投資房,不用講價了。你看跌,便遲一點買。像買股票,買金幣,你見過買家講價嗎?日本的投資者也不會開天價跟你玩殺價游戲,因為在網站登廣告也要成本的。 購買自住的便大不同了,登入日本選自住樓的網站, 你可以看到一些比較特别的選項,貼心的程度也是另人驚訝。譬如選項有:浴室TV 、浴室1.6×2.0m以上、角部屋(單邊位)、樂器可/不可、浴室乾燥機、單車場等。

Read more

胡孟青 – 不見屍骸 生態災難

「扇貝去哪兒?」事件,凸顯中國大地真係地大物博,但千萬不可以亂博,連社保、國壽都要中招,出事前人人看好,看好分析報告一大籮。換句話說,今次連分析員都要大跌眼鏡,正所謂生要見貝死要見屍,事件中之主角:扇貝,管理層卻連屍骸都拿不出來,一場無人知曉曾否真的發生過之天災,演變成逾七十億粒扇貝種苗的生態災難,大家竟然只能聽信一面之詞,更凸顯上市公司披露信息與企業管治問題之嚴重。這類股份,看來只適合海洋生態專家或氣象專家投資。千王之王遍神州,話之你係有幾骨格精奇的投資奇才,正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個人極有預感,滬港通的開通,代表香港小股民距離淪為點心的日子亦不遠矣! –前日提及過,生物資產(biological assets)是一個香港投資者不太適宜沾手的板塊,因為我們對樹木瓜菜、海產禽畜的分析方法認知度低,證券分析員亦往往慨嘆難以駕馭兼被考起,尤其是在計算作為流動資產一部分的存貨時,每每最棘手,森林之大,如何去數有幾多棵樹?海水之深,要數得清楚魚蝦蟹鮑魚海參甚至今次扇貝的數目,難道要做個小小分析員也要懂潛水?至於專業企業搞上市及財務融資的名副其實金融財俊「金融驕子」先生,就曾第一身遇過一宗駭人聽聞的百變小龍蝦玩上市事件,明天再續。

Read more

許願/葉朗程

曾經想過發明一件我自覺很有趣的產品,但最後不了了之,如今跟大家分享,絕對有機會賣個盤滿缽滿。如果到時候真係發咗,記得感激我。 – 讀大學的時候,修讀過一個semester的marketing。其中一份功課,就是在全班同學面前推銷一件你自家發明的產品。自問不是讀書材料,所以對任何科目都提不起極大的興趣,尤其是這科marketing,我見到那個蓬頭垢面的意大利佬講師真係好唔開胃。話雖如此,我的出席率幾乎百分之一百,因為呢班實在有太多靚女,有一個來自日本的女同學更加係……最衰大學唔使着校服,如果畀套水手裝校服佢着,oh boy,冇得輸。 講返份功課,兩個人一組,兩個星期完成,我沒有想過如何把功課做好,只是盤算着如何可以第一時間將日籍女同學私有化。怎料,我還沒開口的時候,她已經採取主動:「Do you have a partner yet?」你可能以為我的魅力竟然如此驚人,但我都唔想欺騙讀者,其實因為我坐正佢後面,而前後左右又是白人居多,所以佢揀我,係好正路。 – 為人生倒數 珍惜每一天 開頭做呢份功課嘅時候,我都唔係好認真,乜嘢都畀晒佢話事,但後來我發覺自己另外兩科midterm「炒」得非常和味,我屈指一算,如果呢科marketing炒埋,我未必可以準時畢業。一想到這裏,我不得不把所有的小宇宙也放進這份功課裏。時間只剩數天,而她的最後定案竟然是一本揭頁日曆。我問佢呢本揭頁日曆有乜嘢咁特別,佢同我講話每頁日曆都可以放張小動物嘅相,提醒各位,動物和人類可以做朋友。Yes,佢係vegetarian。我在這個揭頁日曆,完全睇唔到人類同小動物可以點做朋友,我只看到自己的絕望。原來頭大冇腦,真係會腦大生草。 然後,那夜我跟媽媽如常通了一個長途電話,她說爸爸又因一點芝麻綠豆的小事而大發雷霆。說着說着,我忽然靈機一觸,在腦海裏出現了一個偉大發明。之後,我立刻跟女同學商量這個新方向,雖然佢冇乜腦,但日本女仔果然非常順得人。就這樣,我們決定在堂上present呢個「倒數日曆」。今時今日,如果要幫呢個日曆改番個潮名,我會叫佢做i-Countdown。 – i-Countdown嘅外形,其實就好似一個人手計分牌一樣,但它不只有兩位數字,而是總共有五位數。那它的用途究竟是甚麼?好簡單,就是給你放在你的書桌或工作的枱頭,而你每天需要做的,就是要為你面前的五位數字「減一」。舉個例,一個男人的平均壽命是78.5歲,假設你今年是30歲的話,那麼你就大概剩下48.5年壽命,亦即是17,702天壽命。每過一天,就減一。意義何在? 人生無論處於甚麼不同階段,也會浪費很多時間在很多毫無意義的事情上,例如憎一個人。你憎一個人有甚麼意義?假使你真的很討厭他,想他不得好死,那他到底會不會因為你憎恨他而過得不好?Of course not,你憎一個人,只有你自己過得不好,你只會苦了自己。i-Countdown的定位,決不是要詛咒你,而是要提醒你珍惜每一天。如果你容許自己這一天在痛苦中度過,你話你對唔對得住自己?對於一些負能量特別強的人,我希望這部i-Countdown可以減輕一點戾氣,多添一些包容。 – 對於一些跟我年齡相若的「年輕人」,i-Countdown更可以激發你追尋自己夢想的速度。我們很多人都會說,人冇夢想,同條鹹魚冇分別,但其實你有冇諗過應該為自己定一個怎樣的夢想?我不認為夢想應該定得太過天馬行空,因為過於不切實際的話,那麼這個也不是夢想了,而只是空想。把「我要做李嘉誠」這等「空想」定為「夢想」,其實也跟一條鹹魚冇分別,因為空想是一個不着邊際的概念,不會給你任何方向或動力。 – 夢想勿空泛 堅持可實現 很多人的夢想不會太過空泛,但又稍嫌物質化。有些人會因為這些物質化的夢想而影響自己根本的價值觀,就好像有些人的夢想是住豪宅,但他不會選擇靠自己的實力買一層豪宅回來,而是可能以半入贅的方式娶個有錢女返嚟,之後豪宅得手,卻賠上自己的幸福。夢想不應該是這樣的,因為夢想是應該可以讓你得到快樂,而不是要你賠上快樂,這可是願望和慾望的分別。願望實現,人會充實;慾望實現,反而會更寂寞。 我是過來人,這是經驗之談。揸住架開篷波子,駛入人來人往的耀華街,音響狂炸Eminem,幾十對眼望住你,收視率勁過TVB,然後泊好架車喺時代廣場,關上篷,熄掉引擎,那一刻,你只會問自己一聲 what the hell was I doing。 – 如果你真打算把i-Countdown推出市面,我為人為到底,幫你諗埋賣點又點話:「i-Countdown,預先替生命倒數,及早為夢想起步。」那麼我又為自己的夢想起步了沒有?假若我的面前有個 i-Countdown,上面的數字大概是顯示着16,600,而我為自己定下的願望,是希望這個數字在變成15,999之前,能夠為自己出第二本書。 兩個月前,出版社問我有沒有興趣再出第二本書,我說我想出,但我想出一部小說。閒逛書局的時候,發覺香港原來有很多小說,但卻沒有一部代表作。台灣有《那些年》,英、美兩國的著作更是不計其數。我們香港,除了金庸和衛斯理,好像後繼無人。就因為這個夢想,我跟一位著名小說家吃了一頓飯,然後發覺自己完全不是寫小說的材料。他說未有故事,要先有人物,因為所謂故事其實就是人物的互相交締和發展。聽他分享心得之後,我知道這個夢想很難實現,因為寫小說原來要好像為自己預演一幕又一幕的精神分裂似的。 – 雖然接近沒有可能,但起碼這不是空想,我會堅持這個願望,因為願望必須要堅持才能實現。話時話,你還記得上年、前年、大前年,在那個插滿蠟燭的生日蛋糕前面,你為自己許下甚麼願望嗎?可以跟你打賭,你已忘記,可能在你心目中,那個願望的份量實在太輕了。下次的生日,我祝你,可以為自己許一個值得自己記住的願望。 自主場新聞博客群 http://thehousenewsbloggers.net/2014/10/13/%E8%A8%B1%E9%A1%98-%EF%BC%8F-%E8%91%89%E6%9C%97%E7%A8%8B/ ———————-

Read more

曾鈺成:我們走進了一個惡性循環

自紐約時報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41010/cc10zengyucheng/zh-hant/ 如果曾鈺成出來競選,他可能是香港最有希望當選民選特首的人。 作為傳統左派,建制派第一大黨民建聯的創黨主席,他的「愛國愛港」背景令中央放心。「六七暴動」時,他的弟弟曾德成曾因張貼標語被捕入獄,而曾鈺成當時從香港大學數學系畢業,放棄去美國留學的機會,加入整個社會已經聞之色變的左派學校(培僑中學)做老師,這段傳奇經歷在香港至今為人津津樂道。時隔多年,他也曾在接受採訪時公開反思,認為六七暴動給香港造成深遠傷害,而他們當時所追求的社會主義,也因為中國後來的改變失去意義。作為建制派中開明人物的代表,他2008年開始連任兩屆立法會主席,被公認為做事公允,講話誠實,一直致力於彌合泛民主派與建制派之間的分裂,頗得民心。在唐英年與梁振英鏖戰的2012年,連著名親泛民媒體《蘋果日報》都寫社論力撐曾鈺成,標題就是:《曾鈺成是下屆特首的最適合人選》。 – 不過他最終沒有在2012年參選。他自己說是因為「準備時間倉促」。2017再戰?他說自己到時已經年滿70歲,老了,寧可把精力放在推動普選的實現上。全香港人都看得到他為此殫精竭慮。還有網民笑言:為了力推普選,「曾鈺成可以去到幾盡?」(意思是可以拚命到什麼程度) 2007年,人大給香港政改列出時間表,當時香港社會一片半信半疑。曾鈺成卻在接受訪問時表示,堅信中央說到做到,2017年香港一定有普選。2012年,北京沒有清晰回應2017年普選「門檻」的問題,但曾鈺成對「真普選」信心滿滿。2012年他接受《明報》訪問時說,這不是信念問題,而是邏輯問題,「沒有普選,無法管治,就這麼簡單」。他說自己多次向中央官員提及,「如果你想通過一個篩選機制的行政長官選舉方法,是行不通的」,因為後果是「災難性」的。2013年,普選議題開鑼,曾鈺成直言:中央需「放下心魔」,不要篩選高民望的泛民人士參選特首。結果被親建制陣營攻擊,說在激進派主導形勢的情況下還叫中央坦然以對,是出賣「愛國愛港」陣營,網友則笑談,普選壓力竟然把曾鈺成「逼成了民主派」。 – 2014年8月31日,人大常委會宣布對香港政改的決定。這一決定給香港2017年普選定下方案,其中含有明顯的針對不同政見人士的篩選。人大還強硬聲明,這是最終決定,如果香港立法會不通過,則此後香港若要再次重提普選,也都要遵照這一決定。曾鈺成此前苦口婆心的諫言,沒有實現。 決定一出,香港輿論大嘩,泛民主派議員宣布要集體杯葛方案,醞釀了一年多的「佔領中環」公民抗命也宣布將展開行動,香港中文大學的民調數字稱,有超過50%的市民不接受人大方案,認為立法會應該予以否決。 – 在這個時候,曾鈺成卻接受現實,并力勸社會及泛民政黨接受這個方案。接受我的採訪時他說,如果方案被否決,不僅香港的管治將陷入更深的危機,中港之間的互信跌入谷底,更會刺激中央進一步收緊治港政策,而這也會給一國兩制帶來「最嚴峻、最重大的考驗」。明年立法會將表決這一方案,作為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原則上不應參與投票,但他9月公開聲明,不惜採用投票然後辭職的方式,希望可以力保方案通過。 在北京有明確決議之前,他力勸北京克制;在決議之後,他則力勸港人接受。曾鈺成的務實風格可見一斑:不談政治理念,而講現實邏輯。 – 9月28日,至少十幾萬人坐滿了香港核心政治及金融區的馬路,進而是商業區旺角和銅鑼灣。從計劃中的「佔領中環」演變至「佔領香港」,爭民主的公民抗命發展到這一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此前一直與「佔領中環」發起人陳健民維持着私人交往的曾鈺成。大規模的「佔領運動」陷入僵持階段時,曾鈺成也是少數幾個在對峙雙方中間斡旋的重要人物。10月1日,他與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蘋果日報》創始人黎智英私下會面,但事後向傳媒表示,雙方底線差距太大,會談沒有結果。 10月3日,佔領運動的第6天,我在沙田一家酒店的咖啡廳專訪了曾鈺成。他個頭瘦小,走路速度很快,談話時條理清晰,記憶力尤其令人印象深刻,可以記住三四個複雜的問題連續回答。但因為時勢關係,他的情緒也顯得相當沉重。他並不願意長時間正面談論「佔領」,但講到香港所陷入的困境,頻頻嘆氣。他從中央治港政策的角度理解目前的普選僵局:2007年是特首民望最高,回歸以來香港最強政勵治的時候,令中央放心,覺得即使普選,建制派也可以當選特首,所以才給香港開出2017普選的時間表;而2008年後民情逆轉,到2012年爆發了中學生帶頭反對國民教育的運動,並且竟然成功迫使梁振英政府撤回了國民教育科,曾鈺成說:「聽說這一點,北京當時是很不高興」,由此激化了北京對香港政改的控制。 – 曾鈺成說,自己最擔心的是,北京越來越緊的控制與香港越來越激的抗爭形成一個惡性循環,最終可能給一國兩制帶來根本傷害。現實中,這種循環似乎正在發生,但結果,無人知曉。 10月8日,曾鈺成宣布取消了原本要在這天舉行的立法會大會,而泛民主派議員原本計劃在會上討論警方是否使用過度武力鎮壓示威,以及提出彈劾特首梁振英的提議。佔領運動仍在持續。曾鈺成在記者會上,對取消會議的解釋是,由於出入口被佔領,警方無法進入立法會大樓,會場內外的秩序無法保障。 以下是經過編輯的曾鈺成專訪摘要,未交曾鈺成本人審定。 – 問:幾萬人坐在馬路上,已經超過一個星期,佔領運動會發展到今天這一步,您之前有預想到嗎? 答:完全沒有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最近大家見了面都說,從來沒有估計到。我看「佔中」的最初設想也不是這樣。至於原因,我想我還是不要評論。事實就是,參加佔領運動出來的市民,是比任何人,之前的估計都要多。其中年輕人佔了多數。 問:群眾運動發展到後期,最關鍵的問題就是如何退場。您怎麼評估這種可能性? 答:無論是最早發動「佔中」的「佔中三子」,或者說學聯的領頭人物,他們應該也從來沒有想到運動會發展到這麼大的規模,正是這個原因,他們也知道,他們不可能有效地規範和控制它的發展。這麼大規模的群眾運動,時間拖長了,出事的機會就高。我也知道,他們需要尋找安全退場的途徑。但是,起碼到現在,這是不容易。因為大家的口號已經叫響了──人大重啟政改、梁振英下台。這兩條訴求,老實說,我認為現在參加示威的大部分人也知道,是不可能實現的。但是提也提了出來,怎麼辦?學聯要求與政府對話,但佔領運動實際上沒有一個很權威的、大家都願意追隨的領導,學聯不能代表全部人,就算談成了什麼條件,參與示威的人也不一定會散去。 – 問:那您怎麼看待這場運動的發展? 答:我的看法,是還要過一段時間。過多久,要看社會民情的變化。現在拖下去,我認為,對佔領運動的人是不利的。因為時間拖長了,受到滋擾的人是越來越多。再加上他們不能保證運動的發展有一個最合理、最好的策略,同情你的人可能越來越少,反感的人越來越多,這對運動者來說就有壓力。為什麼要尋找退場機制,就是因為組織者看到這一點。運動的訴求還沒有達到,多次發出最後通牒,說你不下台,我就升級。你怎麼升級?你越升級,對運動本身的壓力就越大。比如你衝擊政府機構,政府很難不調動最大警力來防禦,衝突就會很尖銳。另外,你越升級,會造成更多普通市民的不滿。你不升級,這樣拖下去,能維持多久?發展到這個階段,對任何群眾運動的組織者,是很大的考驗。對政府的考驗當然也很大。很明顯,9月29日開始,政府也改變了28日的做法。28日施放催淚彈的做法,大家客觀上看到,完全不能起到讓示威者散去的作用,反而刺激更多的市民出來參與。29日開始,特區政府改變了對付佔領行動的策略,我認為還是對的。目前,我只能希望再過一段時間,大家都可以用一個比較務實的態度,提出一些比較可行的條件。 – 問:看學聯與學民思潮提出的四大訴求,包括要求人大撤回決定、特首梁振英下台、普選需要有公民提名、重開公民廣場,似乎重開公民廣場——就是那個政總門前在7月被加上鐵欄杆封閉起來的示威空間,是最有可能實現的? 答:相對其它三點,當然可以說比較容易。但也很難要求特區政府說,好吧,我們就開放。從政府的角度看,我開放了,能換來什麼?是不是馬路上的人就能撤離呢?也不一定。我開放了公民廣場,你就會放棄升級行動嗎?如果我開放,更方便你衝擊政府總部,那我為什麼要冒這個風險呢?就算政府是願意開放──這一點,我現在還不能太有信心──從示威者方面,你也要考慮,開放能換來什麼。 – 問:在這次運動里,明顯可以看到1989年天安門事件的影響,開槍流血的陰影籠罩着所有人,施放催淚彈那天,很多人會高喊口號:「香港不是天安門!」 答:我只能是這樣說,我認為歷史是不會簡單重複的。前事不忘,大家都記得以前的經驗。包括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都明白,要盡量避免出現大規模的流血事件。學生方面也是這樣,他們懂得怎樣從前人的經驗吸取教訓。大家都不願意看到,悲劇再次發生。 – 問:這次運動的起因是民主訴求,很多市民認為8月31日人大關於香港政改的決議,斷送了香港30年來爭取「真普選」的希望。有泛民主派的議員集體聲明,說將儘力在立法會集體否決這個方案。但您一直力倡讓人大方案通過,並多次強調如果不通過,香港會面臨很大的危機。這個危機到底是什麼? 答:我認為危機有幾個方面。第一,特區政府管治面臨非常大的困難,不說是無法管治,但是非常困難。這個困難不是個別人的能力問題,而是我們的體制上有內在的矛盾、問題,令到有效管治很困難。所以我們必須針對體制上的問題,去研究怎麼解決。但是,我們政制發展的最後一步──普選行政長官、普選立法機關,已經成為社會和議會裡最主要的課題,這個問題不解決,其它問題沒有人有興趣,沒有人願意跟你談。如果不先解決這個問題──起碼,暫時,先把它掛起來,有個階段性的解決,才能凝聚社會的力量,去研究解決我們管治上的很多問題。 – 第二,2017年能不能普選行政長官,不光是2017年的事,是我們講了很多年,香港人等待了很多年的事。你今天問我,一人一票普選的政治制度是不是真的最好,最適合香港,我不敢說,但我們沒有其它選擇了,因為基本法已經寫了,2007年人大也做了決定了,大家都非常強烈地覺得2017年可以普選行政長官了。要是我們不成功,那香港很多市民一定感到非常失望。老實說,如果2017年沒有普選,我們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有,甚至可能以後都不可能有。剛剛說的,因為管治問題產生的矛盾,就會更加尖銳。過去這幾年,對特區管治不滿意的人,會說,我們等,等到這個普選再說。現在沒了,連這個希望都沒了。整個社會的氣氛肯定很壞,會更增加管治的困難。 – 第三,最終,行政長官普選產生,立法會全部議員普選產生(註:按照人大定出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時間表,立法會普選最快在2020年可以實現),是寫在基本法里的,是我們落實一國兩制的關鍵。我們如果不能達到基本法說的最終目標,也就不能說一國兩製成功了。要是我們2017年沒有行政長官普選,2020年也不可能普選立法機關。如果香港人就像最近的佔領運動一樣,用比較激烈的方式表示不滿,那中央也會考慮,香港的局面,還可以維持繁榮穩定嗎?當然習主席最近重新強調,會堅定不移地實行一國兩制,但是,如果真的發生威脅到香港繁榮穩定的事件,我認為,我們國家的領導,也需要考慮了,這個一國兩制到底怎麼落實。這直接影響到香港的命運,也直接影響到國際社會對香港成功推行一國兩制的信心。 – 問:所以您認為這是香港回歸以來,一國兩制遇到的最大挑戰,而且萬一出事,中央政府可以講,是你們先不要一國兩制的? 答:是,肯定是這樣。 – 問:但是為什麼很多非常資深的政治學者都認為,人大給出的這個「普選」不能要,寧可拉倒,也不能「袋住先」,否則再沒有改善的機會? 答:老實說,任何人你真的去研究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我認為不可能得到這麼一個結論:你接受了人大決議,就是大倒退,就是等於放棄了爭取普選。但是很可惜,在8·31以後,整個社會氣氛、政治氛圍,讓很多人,包括我們學者,都不能接受這個方案,真是很可惜。我認為是,第一,你認真地去拿人大決定來跟現在比較,肯定人大決議是一個很大的進步,絕對不是退步。更重要的,走了這一步,就等於保持我們的門繼續打開。要是泛民主派不滿意這一套,走了這一步,就可以為再往前走創造條件。反過來,要是你否決了,我認為等於把門關上了。你否決了,你覺得中央政府會轉過頭,拿一個你更滿意的方案出來?不可能。 – 問:您以前說過,需要分辨哪些事情是可以改變,哪些事情是不可以改變。您覺得這件事就是香港政治現實的天花板嗎?而很多人沒有意識到? 答:對,就是這樣。很多人認為,只要我們調動足夠多的民意來抗爭,就可以把這個天花板拆掉,或者把它抬高一點。但是天花板的高度,很大程度,是要看中央政府對香港的放心程度。你讓他越放心,他就越放開一點。你讓他越不放心,他就越感到所謂國家主權、安全受到威脅,就收得越緊。只能是這樣。如果說簽署中英聯合聲明、起草基本法的時候,維持香港繁榮穩定是中央政府的第一目標,甚至是唯一目標的話,那今天,這個情況已經變化了。香港發生的事,今天中央政府首先考慮的是,它對國家的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到底有什麼影響。如果中央政府最後要做衡量,一邊是香港的繁榮穩定,一邊是國家安全,就這幾年的情況來看,肯定是把國家安全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就是這樣。要是通過這次運動,讓更多人認識到你說的「天花板」,可能壞事會變成好事,否則…… – 問:中央對港政策轉到國家安全的思路上,這個變化是什麼時候發生的? 答:主要是2012年。2012年11月召開十八大的時候,中央政府第一次提出,中央政府對香港政策的基本宗旨,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以前不是這麼提。這不能不讓我們看到,就是因為2012年發生的一系列事件,一連串變化,促成中央重新思考,對香港政策的方向。 – 問:中央對香港政策在回歸以來,究竟發經過了哪些變化? […]

Read more

法子-列車將於10分鐘後開出?

我上星期六晚撘港鐵經太子時,列車突然壞了,所有人都要下車,大家都留意住廣播。不一會,有廣播說:「列車將於10分鐘後正常運作。」於是個個都留在月台等。到10分鐘過去,又有廣播說:「列車將於10分鐘後正常運作。」就這樣月台的人不散,還有新加入的人。於是我離開了,但事後睇返報導,原來差不多兩小時才真正運作。美國人想全世界繼續用美元,保持美元的地位,這樣美國就可以抽全世界的稅(現金稅)。即係話,美國人想繼續抽稅(不想或不可正常開車)。又想你繼續相信美元(繼續等車)。於是就不停廣播「列車將於10分鐘後開出」。這覷準了乘客的心態,「我等咗20分鐘,萬一我一離開,下一分鐘就開車,我咪嘥咗之前的20分鐘。」這是心理學的 sunk cost,早兩年賣了自住樓的人,等了2年,如果現在買返,萬一明年真的加息樓價跌,就覺得好唔抵。但細心想一想,美國第一次說「加息」是「2009年說會在2010年加息」。美國用緊的,正是「列車將於10分鐘後開出」這策略。remark:我在此說的「加息」是指利率正常化的3.5%到6%。只要你唔離開,列車總有開出的一日,就好似加息,只要你唔買返層樓,總會有日加息,但到時樓價可能高到跌一半都仲高過你當年的賣出價。   已獲作者授權刊載

Read more

  2017 年 8 月 日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1 LY41 – –  2 – – –  3 KPB3 – – 4 – – – 5 LY42 – – 6 – – – 7 S40V – – 8 OP19 – – 9 JS22 OP20 RE02 10 KPB3 – – 11 – – […]

Read more

禁地 — 葉朗程

每次有朋友快要結婚,心裏總是萬二分興奮。我所指的朋友,是男性朋友。為甚麼會興奮?替那個男性朋友高興嗎?黐線,大家兄弟,心照啦,快要結婚的新郎哥可以有幾高興呢?Ok,就算真係為佢搵到一生最愛而有少少咁多開心,都一定未至於係「萬二分興奮」,人哋就算娶到林志玲又點?關你鬼事咩。那麼,朋友結婚,興奮從何來? 最近有個勉強都算係富二代嘅好朋友準備結婚,喜訊在面書公佈後還未夠半小時,我在手機上已經立刻看到一個新增group chat,加入者是新郎哥由細玩到大的五個最好朋友,當然包括我。次次都係咁,當有一個好兄弟就嚟要結婚,手機就總會立刻有個新 group chat,而每次的 subject 都是一樣的:Stag。 Stag 就是 stag party 的意思,唔係好知中文應該點繙譯,總之就是準新郎結婚前的一個瘋狂派對,目的當然是要哀悼那個快要脫離單身行列的他。是次,我就是想寫一篇關於 stag party 的。深知這篇文章屬於極度敏感話題,所以徵求過兩位將會一同去 stag party的好朋友意見才敢寫。 – 告別單身派對 隆而重之 兩位朋友的口徑一致:唔准寫。而且在「唔」和「准」中間,多了一個唔出得街嘅字,可見他們反對和反感的程度。好一句讓人毛骨悚然嘅「唔X准寫」,香港的言論自由果然非常有限度。 「Marcus 哥,唔好玩啦,Susan (假名)唔知你係葉朗程,但係佢有睇你寫嘢㗎,你寫到咁揚,個stag唔使去啦,一齊留番喺香港食手指囉。」朋友一號說,躁咗。然後朋友二號緊接,指着我罵:「你條友唔好咁冇人性啦,咁都寫,認真㗎,寫咗絕交呀。」絕交呢個咁可愛嘅單詞,自從小學畢業之後都冇聽過,連絕交都攞埋嚟講,睇得出,佢真係好驚。 究竟男人去 stag party 有乜嘢搞,點解我嗰兩位朋友會咁驚俾佢哋另一半知佢哋喺 stag party 做乜嘢?根據 wikipedia 的解釋,stag party 是一個由伴郎以及兄弟們安排給新郎哥的派對,在婚禮前的那天舉行,目的是要紀念新郎最後一晚的自由。最高興的是,由於這是新郎最後一晚的單身生活,兄弟們都會給新郎哥安排「female company such as strippers」,即是好像脫衣舞女郎這樣的女性伴侶。 竟然為新郎哥安排這樣的節目?這班根本是損友,算甚麼兄弟!No,根據 wikipedia 的說法,這些全都是兄弟們用心良苦的安排,目的是 lead the groom into temptation before the wedding to make sure he is fully […]

Read more

本網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資料或材料僅為提供信息,並根本不打算令閣下根據這資料來作交易或投資之用。
對於網站上傳輸的任何資料或材料的正確性、實用性或可獲得性,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對於任何基於此類資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資決定,本網站也不承擔任何責任。

承印人:Home Concept Group Limited

地址:尖沙咀金巴利道35號金巴利中心13樓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