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榮昆]新石油危機 – 緣起

 

 

在正常情況下,全球平均每年有4單可對市場形成衝擊的地緣政治/突發事件。去年則有12單。將這些或天災或人禍的噪音過濾後,2015年的市場主旋律只有一個,即美國加息。而2016年的主題亦應只有一個:那就是油價。因原油價格過低而導致的經濟基本面和股市、匯市、及債市之異象,本欄稱之為新石油危機。

 

布蘭特在今年1月20日最低曾見每桶26.19美元。按照一桶42加侖計,彼時原油作價每加侖0.624美元;而Arrowhead 礦泉水2.5加侖裝在美國的零售價是3.09美元,即每加侖1.236美元。也就是說,現時的水竟然可以貴過石油成倍。

 

有人會問:油價跌難道沒好處?當然有,而且有很多。揸車入油便宜了,燃油附加費取消了,不但對汽車製造業及航空公司的生意有益,亦可在理論上令消費者的負擔減低,更願意花錢,從而促進消費。從國家層面舉例,印度,印尼及埃及在2014年更因油價大跌而合共節省了5,000億美元的燃油補貼。從更宏觀的角度看,低油價的作用,乃是把財富從石油生產者處轉移到消費者的錢包裡,長線並無什麼壞處。

 

但市場從來都是近視的。從短線來看,「過猶不及」可以是一個很驚悚的概念。原油這種扭曲的定價對債市和經濟基本面造成的負面影響,是當今投資者躊躇不前的主因。

 

在債市方面,能源公司的高收益債現時每一美元的面值平均只剩0.56美元(56 cents on a dollar),比次按風暴時更低。而美銀美林的美國能源高收益債券指數的收益率更已經是19.3%,比次按風暴的最高點更高。多家美國能源債發行公司在去年底已與債權人協商債務交換,且上述能源債指數的CDS水平代表今年會有18%的油氣公司違約,比Moody’s 預估的11%還要驚人。

 1

【圖一】

 

以目前30美元上下的油價來看,美國油井平均現金流已接近負數。即使資本開支大幅減少,但若把人事成本以及油井折舊成本計算在內,全球多數能源生產商都已處於虧損狀態。故此,現時油企垃圾債出現違約潮,並擴散至其他行業的垃圾債的風險實在不容忽視。這種違約潮會否以美國今個業績期,能源行業盈利大跌72%(彭博預期)為藉口而爆發?有可能。

 

在經濟方面,油價水銀瀉地式的跌法令全球的通脹預期減低至海嘯末期的水平,甚至令通縮的風險增加。這種風險已清晰地反映在債市上。圖二為美國10年期的Break-even rate – 即普通國債與抗通脹國債(如TIPS)間的收益率差,通常被視作市場對通脹預期的量化指標。這個指標在1月21日已跌到128個基點,與2009年剛脫離經濟衰退時相近。不僅在美國,同類的指標在德國、英國、和歐盟最近都已先後跌至或跌穿2009年時的低點。

 2

【圖二】

 

而這種對經濟持續擴張的擔心,亦令美國的借貸環境有愈發險惡的勢頭。從圖三中不難發現,美債的收益率曲線(yield curve)雖然離「倒轉」(inverted)還有一段距離,但在過去一個月中明顯變得不再陡峭。從圖四的對比中可見,現時的yield curve比半年前已經平坦了很多 – 據金融時報稱,這已是近8年來最平坦的收益率曲線。這意味著市場開始預期美國經濟成長將趨緩。 而且,因為歷史上多次的經濟衰退都是由倒轉的收益率曲線來做凶兆,「衰退」一詞今年在歐美財經新聞平台上出現的頻率亦顯著增多。
3

【圖三】
4

【圖四】

 

當了解完低油價衍生出來的危機之後,我們不禁要停下來想一下: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誰?究竟為什麼要咁做?時至今日,佢究竟玩夠未?未來的油價會循何種規律上落?對全球市場又有何種影響?請留意本系列的下集 – 《新石油危機 – 拆局》。










本網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資料或材料僅為提供信息,並根本不打算令閣下根據這資料來作交易或投資之用。
對於網站上傳輸的任何資料或材料的正確性、實用性或可獲得性,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對於任何基於此類資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資決定,本網站也不承擔任何責任。

承印人:Home Concept Group Limited

地址:尖沙咀金巴利道35號金巴利中心13樓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