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個仔,終有一天要學會講粗口的

粗口,我細細個就講了。 今日,我依然有好多時候會爆粗的。特別係睇波既時候,我每次都係粗口橫飛的。前年阿仙奴俾人入咗八球果場波,大概係我人生裡面,講得最多粗口既九十分鐘。 然而跟細個既時候有所唔同既,只係我會懂得響某啲場合,又或者面對住某一啲人,我會懂得收斂。總係有人喜歡將「講粗口」同「教壞細路」扯上關係,但我總係唔能夠理解,一個會爆粗既人,同一個做壞事既人,兩者之間有啲乜嘢必然既關係?粗口對某些人黎講,係一種比較難聽既語言,呢點我其實都明白。不過將講粗口,上綱上線成為好似一件大罪行般,到頭來我相信只會更加教壞細路。係咪我只要忍得住「唔爆粗」,就等於我既說話有幾惡毒,背後既動機有幾陰險,都冇問題? 社會上絕大部份既大壞旦,都係表面斯文有禮,一副謙謙君子咁既款的。 ***** 我個仔,終有一日要學識講粗口的。 我細個既時候,思辨能力欠奉,只覺得爆粗好型,所以成日都講,講到俾同班既女同學投訴,老師因為我響校園裡面爆粗,罰咗我一鑊甘既。隨住年紀增長,就慢慢地明白到,爆粗其實唔係好型,所以爆粗既「頻率」,亦減少咗。但係粗口確確實實響社會上面存在既一種文化,我亦肯定唔會刻意阻止我個仔接觸粗口。反而我覺得,響佢成長既過程當中,應該要學識,乜嘢時候乜嘢場合對住乜嘢人,係有需要講一點粗口,而又有啲乜嘢時候乜嘢場合,要懂得收斂。 我冇打算刻意教佢講,事實上,一個男孩子,始終有一日係會接觸並學會講粗口的。儘管有點政治不正確,但粗口對男孩子黎講,我覺得係必須要學會既求生技倆。問題在於,你要懂得駕馭呢堆粗口,懂得分析面前既處境,係咪有需要加番三兩個「助語詞」響你既說話當中。 我諗,我作為一個自己都成日爆粗既家長,我實在冇辦法同個仔講:「阿仔,講粗口係好唔啱,好曳架…」之類既說話。對住自己個仔,咁講也太虛偽了吧? 我大概可能會教囝囝:「阿仔,爆粗唔係唔得,不過要爆得醒目啲。社會上好多『有心人』,你隨口以為冇乜嘢既一句助語詞,響某啲時勢,係會俾人擺上檯的。小心。」 ——————————– 連結:人在中環 此文張貼已獲作者授權

Read more

中年

唔知幾耐之前開始,忽然感覺到自己踏入咗中年。若干年前,我曾經幾期待中年嘅來臨,我當時覺得,男人走到中年,事業同權力都進入高峰,人生最得意最風光嘅日子,亦係呢段時間。然而幻想永遠同真實係有啲距離,到今日中年真係來臨嘅時候,感覺,原來係相差好遠。     中年嘅感覺係咪好差呢?咁又未至於。我同自己講,起碼我頭上仍然幸運地保有一堆烏黑而濃密既頭髮,老老實實,頭髮真係唔係必然的,應該要好好感恩了。 然而原本以為會感受到既「風光」同「高峰」感覺有冇呢?其他人我唔知,但我肯定感受唔到。比較合理既解釋係,我既事業根本稱唔上風光,所以feel唔到係理所當然。但更強烈既感覺,係感受到自己既limit。這種感覺,其實最差。   Feel到自己既limit響邊度,代表住對自己嘅認識。你越認識自己,你就越懂得避重就輕,也越懂得work smart。Work Smart好唔好?梗係好啦,起碼唔會浪費無謂氣力。邊一件事做得到,邊一件係做唔到,有經驗既中年人,一睇就知。但就係這個「一睇就知」既能力,掠奪咗人生好多樂趣。二十幾歲既時候,對自己有幾多能力,掌握甚少,但盲頭烏蠅咁試呢樣試嗰樣,反而感到有種不斷突破既感覺。你以為自己能力係得咁多?你試多幾次,撞多幾次板,你又會感受到自己嘅能力有所提升。後生既可愛之處,係覺得,唔知自己個頂響邊,亦唔知可以去到幾遠。那種可以發夢既感覺,其實幾正。 踏入中年之後,這個感覺會消失。踏入中年,你太過清楚自己,也實在太精於計算。你知道自己既能力去到邊,有啲嘢,你覺得成功機會唔大,你會很自然地放棄。好聽的叫做理性,正確一點,我覺得這是冇膽。中年人,有家庭考慮,也有時間考慮。人生已經過了一半,會悲哀地開始思考如何可以「安全地」渡過餘生。後生既時候,苦幹十年最後即使得到不多,覺得自己輸得起冇所謂,踏入中年,人家叫你再捱十年搏舖大既,即使最後輸了還是贏了過程,你第一時間會懷疑叫你咁做果位人兄係咪靠害,還是精神有點問題?講到呢度,忽然「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呢句柴九名句響腦裡面響起。廿幾歲既時候,呢句話係拎黎同朋友開玩笑既說話,人到中年,響出席喪禮分分鐘多過婚禮既年頭裡面,呢句話,份量好重。     睇過好幾個report話,「中年」其實係人生最唔happy嘅一段時間:責任重;體能開始走下坡;人生也踏入樽頸階段…中年,係真係會有危機的。我唔識點樣去解釋呢種感覺,但對我嚟講,感覺到自己踏入中年,係一個好「突然」既感覺,絕對唔係「循序漸進」的。某年某月忽然有一日,朝早起身突然醒起自己今年貴庚,心裡不自覺地慘叫了一聲「Shit」,然之後,覺得心態需要轉變了。 以我既年紀來計,我應該還在中年既早期,我還在揣摩,如何可以快快樂樂地走過這個人生既時段,與及怎樣避開種種中年既危機。然而好多年輕既朋友們,佢地跟中年還有好一大段距離,卻提早有著中年人既種種困擾同煩惱。或者佢地比較早熟吧,但年輕人最大既優勢,往往係佢地既不確定性,佢地既世界,還有無限既可能;太早同我們這班「中佬」睇齊,感受同一樣既煩惱,其實唔太值得吧? CK 人在中環 Click here to add CK on your Facebook

Read more

起跑線

今屆冬季奧運會,最引人注意的「新聞」之一,是有關Vanessa Mae和她那個虎媽的故事。這個故事在Facebook不斷流傳,亦有許多人勸告一眾香港的怪獸家長應該好好反省,並以此為鑑。  故事讀完,但香港的怪獸家長會反省嗎?我幾可肯定絕大部分都不會。在這個城市的家長心裡其實都明白,情況其實並不一樣。  在我的心目中,「虎媽」的定義,當中包含一股望子成龍的渴望。為了達成這個目標,虎媽們會接近「不擇手段」,不惜犧牲孩子的童年和快樂。孩子未來的成就幾乎等於那些「虎媽」自己的人生價值了。虎媽愛孩子嗎?也許。但我傾向相信,虎媽們其實更愛自己。    香港也有許多對孩子教育升學異常緊張的家長,但我個人認為,她們的心態跟那些真正虎媽還有一大段距離。社會流傳的講法是人人希望孩子贏在起跑線,但我發現大部分家長在為孩子教育升學籌謀時,心裡根本不是想著要「贏」。實際上,她們只是害怕「輸得太遠」。她們所做的一切也只是怕孩子日後變成underdog,而不是真正的望子成龍。    香港的家長們是否都過火了?也許吧。但大家坦白一點吧,我們身處這個產業單一、憎人富貴厭人貧的城市,大家都明白,「搵唔到食」的人生會是怎樣。在許多西方國家,家長傾向願意對孩子的教育放輕鬆,很大程度即使孩子將來搵錢不多,但生活不至太潦倒就可以了;社會也不會過分傾向,以財富多寡去衡量一個人的價值。香港的家長清楚知道孩子長大後,會遇上甚麼環境。她們也許真是過火了,但過火的背後,其實是一份揮之不去的擔心。 CK – 人在中環 Click here to add CK on your facebook

Read more

本網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資料或材料僅為提供信息,並根本不打算令閣下根據這資料來作交易或投資之用。
對於網站上傳輸的任何資料或材料的正確性、實用性或可獲得性,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對於任何基於此類資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資決定,本網站也不承擔任何責任。

承印人:Home Concept Group Limited

地址:尖沙咀金巴利道35號金巴利中心13樓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