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唔定」 = 唔專心嗎?

學習一定要坐定定嗎?「坐」 必須要 「定」 嗎? 

我們自小就被訓練安坐,從 playgroup 到 N 班……「坐定」似乎與專注劃上了等號。的確,學生隨便離開座位,到處亂跑時,難免會對身旁的同學做成影響,亦可能會影響教學。但這都不代表這名學生沒有專心上課,正如上一篇文章所提及到的,這些動個不停的行為,大有可能是在回應內在警醒度不足的需要。

不同的專家學者分別就一些動態的座椅(Dynamic Seating) 如:波波椅、充氣坐墊、和搖搖椅等動態的座椅系統作出了研究。研究發現這些工具都能減少ADHD 學生離開座位的情況,並提昇他們於課堂的參與度,及學習的效能 (Schilling et al, 2003; Pfeiffer et al, 2008)。其中 Schilling et al, 2003 �š �研究發現,良好的效果在轉換使用普通座椅的時侯便隨即消失,而恢復使用動態座椅時又立刻恢復。有此可見,「動」可能是一種用來輔助專注的 「方法」。*但「動」的需要並不是透過短期坐動態座椅便能減少的。*要「動」多一點才能專注就好像近視要戴眼鏡一樣,是不可透過多用輔助工具而減少對其的需求。

雖然有研究證實動態的座椅系統有效,但亦有研究發現效果不大。這與我們臨床所見的情況完全吻合。問題不在於座椅是否有用,而是在於學生的多樣性。簡單來說,就是學生會因為不同的原因而不能專注

首先, 警醒度的不足是普遍 ADHD 學生共同出現的情況,但這不是必然的狀況。比如說,學生警醒度過高,以致他常處於緊張,不安的狀態時,同樣有機會出現 ADHD 的行為症狀,而被診斷為 ADHD。而透過甚麼感覺è ��入才能最有效調節警醒度亦因人而異。再者,若面對前庭平衡感覺有障礙的學生,坐在波波椅上可能會容易失去平衡,那波波椅就變得更難令他專注了。

哪麼,當我們面對孩子的專注力問題時,我們可以如何了解他們更多呢? 

1. 了解他的專注與警醒度的關係。例如:放鬆或是醒神一點的時候比較能專注 ? 

2. 他會透過甚麼感覺來協助自己專注 ?

例如: 

– 搖動/跑跳 (前庭覺)?

– 哼歌/强烈拍子的音樂 (聽覺)?

– 喜歡光亮或是昏暗一點 (視覺)?

– 觸摸不同質料的物件 (觸覺)?

– 用力的活動 (肌肉關節感覺)?

– 吸、啜、咬東西 (口腔感覺)?

以上都是一些我見過有效的方法,但沒有一個方法能完全適合所有學生,唯有包容與愛是尋找合適方�³ �的不二法門,亦適用於所有學生 – “Love never fails” (林前13:8)。

若學生已確診或懷疑患有 ADHD,就必須盡快尋求合資格的專業人仕作出評估及介入。 

Pfeiffer, B., Henry, A., Miller, S., & Witherell, S. (2008). The effectiveness of Disc ‘O’ Sit cushions on attention to task in second-grade students with attention difficulties. American Journal of Occupational Therapy, 62, 274-281.    

Schilling, D. L., Washington, K., Billingsley, F. F., & Deitz, J. (2003). Classroom seating for children with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Therapy balls versus chairs. American Journal of Occupational Therapy, 57, 534-541.


本網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資料或材料僅為提供信息,並根本不打算令閣下根據這資料來作交易或投資之用。
對於網站上傳輸的任何資料或材料的正確性、實用性或可獲得性,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對於任何基於此類資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資決定,本網站也不承擔任何責任。

承印人:Home Concept Group Limited

地址:尖沙咀金巴利道35號金巴利中心13樓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