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加息,香港要跟嗎?

美國加息,香港要跟嗎?

 

導致今次強美元的一個原因是,市場預期美國會比其他經濟大國較早加息。在聯系匯率下,一般人認為美國加息,香港便要跟隨。但現實係,由2007年金融海嘯至今,聯邦基金利率合共減左5厘多,但香港至今只減左3厘,兩者當中有約2厘息差,詳情可參閱圖7。因此,很多人認為的美國加息、香港便要馬上跟隨,我對這個論點是相當有保留,尤其今天香港並無「借大左」的情況,出現新興市場般走資機會不大,我認為等香港加息還是須要相當耐性。

 

以今日美國乍暖還好寒的經濟情況來看,我估美國加息半至一厘應該都好勉強,尤其其他國家已開始放水及減息的情況下,美匯已變得好強,當美國加息即使是1/4厘,亦會使到美息 (in relative terms) 變得好高。不過,加息對美國並非冇好處,因為加息可引渡資金流入美國,支持其資本賬、股市等。

 

圖7 香港最優惠利率與美國聯邦基金利率(1/2006 – 1/2015)
p1
 

關於按息反而有一點要留意,就是金管局要求銀行明年中前將按揭組合的風險加權比率下限升至15%水平,這會使到銀行資金成本上升,理應有機會使到按息會上調。到底是現有貸款及新造貸款按息一齊加,或者只加新造貸款按息,這個我就不太確定。不過,若只加新造貸款按息,對舊業主冇壓力,只會使到現有業主更不願賣樓,尤其時間仍是業主的朋友。

 

 

強美元下的香港基本因素

 

坊間好多人認為過去曾發生多次強美元、港樓跌的現象,就認定今次美元強港樓便要跌。但我認為要預測強美元下的港樓表現,必須要知道兩件事:

 

第一是導致強美元背後的原因,譬如,1980年初,聽D前輩講,當時香港供樓要20厘,但當時導致20厘息的原因是1979年石油危機導致油價及通脹急升,當時原油價格從1979年的每桶15美元左右最高漲到1981年2月的39美元,當時聯儲局長Paul Volcker大幅加息撲通脹,他任內3月國庫卷曾見21厘;至於今次強美元的原因是,美國QE退市及開始「擬幻擬真」的加息,但同時其他大經濟體系則增加QE及減息,一來一回美金相對其他貨幣就會變強,但實際上市場資金沒有因美國所謂退市及強美元而減少。

 

第二,必須知道香港的經濟基本因素能否抵禦強美元帶來的衝擊。若然,香港有好強的基本因素(豐厚的儲蓄及政府財政儲備)且無「借大左」,強美元便不能如1997年金融風暴般衝擊到香港經濟。若然,香港經濟基礎脆弱及「借大左」,就算強美元與否,一樣會爆煲。爆煲後,香港要削減消費及投資去減債,若然這個減債過程中遇上強美元,經濟情況只會更雪上加霜,情況好似1998 – 2003年般。

 

以下我嘗試以宏觀、high level去看看今日香港的債務情況及是否有「借大左」:

 

1:家庭債務佔GDP 約6成多?

 

某人經常話現在家庭債務(信用卡、按揭、私人貸款)佔GDP 6成,與2002年時的歷史高位相若,好危險,詳情如圖8。的而且確,2014年第3季這所謂的家庭負債比率更上升至64.2%,而1997年這個比率只是約48%,今日個數64.2%望埋去好似好恐怖。但是,金管局這個所謂的家庭負債佔GDP 的比率完全忽略左債務與存款之間的差距。若然今天香港人在擁有足夠的儲蓄,就算比以前借多左,是否就等如「借大左」。

 

圖8

 p2

1997年12月,認可機構存款只有$26,660億,而認可機構貸款卻有$41,210億,淨貸款$14,550億,當年GDP約$13,730億,貸款 > 存款約1997年GDP 的1.1倍。2014年12月,存款有$100,740億,貸款$72,760億,2014年末淨存款約$27,980億,是2014年GDP 的1.3倍。若考慮今日擁有的豐厚存款及存貸兩者之間的差異後(圖9),這個今天所謂什麼家庭債務佔GDP 約6成的說法是否已變得毫無意義,具體數字可參閱圖5。

 

若然今天香港市民及政府並無「借大左」及擁有豐厚的儲蓄,大家要認真考慮一下強美元是否能衝擊到本港樓市。獨孤一味用GDP 6成去靠嚇有咩用,老實說,唔識就俾佢嚇死,識果D就真係俾佢笑死,實實在在搵多D地、起多D屋好過,「驚方」用得多冇用架,咪搞到冇哂公信力,為咩呢?

 

圖9

 p3

2:貸款的結構

 

從圖5及圖9去看,由1997金融風暴後,認可存款 > 貸款的差距逐漸拉闊,當然這是一個很好的趨勢,這很大程度反映香港沙士後的經濟繁榮並非由過度借貸所致,且有豐厚的儲蓄,因為靠過度借貸得到的繁榮最終係要還,情況有如今日歐豬一樣。

 

若然深入研究當中認可機構的貸款的組成部份,會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根據圖10,由2004年12月時,用于香港境內的貸款佔整體貸款約89.2%,但是,2014年12月用于香港的貸款佔整體貸款的比率下跌至69.7%,而用于境外的貸款由2004年12月的10.8%升至2014年的30.3%。反映香港本地經濟持續強勁增長的同時,但原來用于本地的貸款之比例卻由2004年的9成下跌至2014年的7成,過去十年認可機構之存款還一直高於其貸款約GDP 1.3 – 1.9

 

從圖10可以看到,導致用于本地的貸款之比例由2004年的9成下跌至近期的7成,主要來自幾個近年被標籤為「萬惡」的貸款用途:

 

<1>

個人購買私人住宅物業按揭貸款由2004年的28.3%,一直下跌至2014年的14.2%。

 

<2>
用于建造業及物業發展與投資的貸款由2004年的17.9%,上升至2008年的20.9%,然後下跌至2014年的14.6%。

 

<3>
用于與財務公司的借貸由2004年的7.8%,升至2008年的8.6%,然後下跌至2014年的5.4%。

 

<4>
用于個人 – 其他(信用卡及私人貸款)由2004年的6.9%,升至2007年的7.5%,再跌至2014的6.2%。

 

從圖11可以看到,用于香港本地的貸款按年計的增幅(包括住宅按揭、物業發展/投資、與財務/金融公司借貸、個人貸款信用卡等)一直遠遠跑輸境外貸款的升幅,再加上認可機構存款大於貸款約1.3倍香港GDP及政府擁有豐厚儲備,香港整體「借大左」的風險其實好低。

 

圖10 
p4
 

3:政府的財政儲備

 

引述林奮強先生“未來基金一錯再錯  香港可有未來?”一文(刊登于2015年3月3日),其中有一段如下:

 

政府可用儲備有$15,000億,佔GDP70%。若按歐盟的財赤安全線每年GDP3%去計,這筆錢可讓香港「搣」23年!又或者,2000年代初科網泡沫、911、沙士打擊下,4年間財赤總額是1,700億,極粗略估計,1.5萬億足夠抵禦同樣衝擊近9次。…….. 而且,過去5年是環球經濟自大蕭條以來最差時期,香港依然錄得每年GDP 3%的盈餘…….

 

個人覺得,香港在政府及市民有錢到咁的情況下,歐盟都仍未爆,香港就要先爆,我估普遍業主應該會認命吧,冇得怨,如果係咁,真係抵輸啦……..

 

 

若然,今天香港擁有堅實的財政底子,市民及政府且並無「借大左」的情況,就算真的出現強美元引申的資金外流、或者甚至很多人口中但卻「up」唔出的黑天鵝,香港是否真的會頂不住,倒值得大家想一想。

 

4:財務公司的影響

 

節錄自金管局副總裁阮國恒2015年3月20日“財務公司的物業按揭貸款情況與逆周期措施” 一文,內容如下:

 

1.    金管局有否了解財務公司承造物業按揭貸款的情況? 有沒有最新的數據? 對樓市和銀行體系有何影響?

 

金管局不時要求銀行提供它們貸款予財務公司的資料,以便了解銀行與財務公司的信貸關係。根據金管局收到的資料,在2014年12月底,有45間銀行向59間財務公司提供融資。當中,29間財務公司有經營物業相關貸款業務,這包括大部分目前市面上比較活躍的財務公司,涉及以物業抵押的貸款(包括按揭和其他一般周轉使用)總額約為92億元(去年6月底為86億元),跟本港銀行業總體約9,900億元未償還住宅按揭貸款總額比較,僅約為百分之一。可見財務公司借出的置業貸款金額並不足以影響香港樓市的發展

 

此外,香港銀行向該59間財務公司提供融資的總額只有270億元,佔銀行體系總貸款額不足0.4%,比例甚低。當中,有提供物業相關貸款的29間財務公司從銀行取得的資金總額為200億元。因此,這些財務公司是否穩健,並不會對銀行體系帶來系統性影響。

 

若大家有興趣,可到金管局網頁參閱全文。

 

 

5:黃金5年的經濟表現

 

引述“黃金五十創辦人 林奮強﹕供應不足 是樓市最大隱憂”(刊登於明報2015年4月2日),其中有幾段文字講及香港經濟表現,原文節錄如下:

 

香港最近公布的按年經濟增長率只有2.2%,財政司長曾俊華更預測未來一年的GDP只會介乎1%至3%,但去年香港樓價卻升了約13%,似乎樓價與香港經濟表現極度脫節。不過,正如中國總理李克強曾表示內地GDP數據意義不大,所以會參照他另行選擇的「李克強指標」,林奮強也指香港的GDP未必能準確全面反映經濟實況,所以他會採用四個更實在的「硬指標」﹕(一)政府利得稅和薪俸稅收入;(二)就業人口;(三)家庭收入中位數;以及(四)接受綜援的人數變化。

 

實際經濟 遠好於GDP數字

 

林奮強解釋,「一個地方的經濟變好,人們一定可以容易找到工作,也更容易加人工,要申領綜援的人數便會減少,商業機構也更易賺錢,於是打工仔和公司便會交更多薪俸稅和利得稅。」

 

那回顧林奮強提出的黃金五年(2010至2014年),該四項指標表現如何?其間,香港的就業人口增加了約10%,香港的家庭入息中位數則增加了約33%(圖1),領取綜授人數卻減了21%(圖2),至於利得稅,由932億元升至1361億元,薪俸稅收則由443億元增至580億元

 

「我提出的四個硬指標,在黃金五年內都表現強勁,但財政司長卻連年對香港經濟預測悲觀,說要審慎理財,政府亦由此而不察覺港人收入上升,自然對房屋需求強烈,未能積極增加土地供應,當需求急升而供應受約束,樓價和租金便也自然會爆上。」

 

高收入人士過去5年增近半

 

另外,林指過去5年高收入人士的收入快速增長(月入5萬至10萬的家庭增加了46%,月入10萬以上的則增加了59%),透過「滴漏效應」,令到月入2萬至5萬元的中等收入家庭也增加了24%,收入少於2萬元的家庭則少了18%(圖3),呈現「均富」效應,也解釋為何細價樓多了大批買家。

 

p5
 

 

總結

 

從近期的強美元趨勢下,香港根本並無出現很多傳媒評論員口中的走資及加息,甚至近期利率在強美元下更有下跌旳趨勢。要知道強美元下是否對香港樓市的影響,必須要知道導致強美元的背後原因,不能一通書睇到老就話美元強樓價跌,否則只會得出離天萬丈的結論。其次,就算美國要「真加息」又如何,以美國今天乍暖還寒的經濟情況,可以加息幾多厘呢?利息係相對的,當美國加息少少,而其他國家則減息,美息(in relative terms)尤如係大升一樣,對經濟復甦的影響不能被低估。還有一點,金融海嘯時,香港並未完全跟足美國減息的步伐,就算美國加息,香港仍有很大不跟隨加息的空間。

 

還有一點,就算香港真的出現強美元下的走資,大家仍要想想香港市民及政府是否擁有足夠的底子,去抵禦走資對經濟的衝擊。

BY PETER PAKER

http://property.hk/article_content.php?author=PHK_PETERPAKER#4

 

 










本網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資料或材料僅為提供信息,並根本不打算令閣下根據這資料來作交易或投資之用。
對於網站上傳輸的任何資料或材料的正確性、實用性或可獲得性,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對於任何基於此類資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資決定,本網站也不承擔任何責任。

承印人:Home Concept Group Limited

地址:尖沙咀金巴利道35號金巴利中心13樓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