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日本通縮陰霾深全球放水熱情高

上週市場缺乏方向。美國消費數據弱過預期,GDP增長低過上季不過總體動力不差。耶倫指出決策層在“認真地考慮加息”,但是升息會“緩慢”。沙特阿拉伯轟炸也門叛軍,油價一度被扯高,然後很快回落。中國PMI速報疲軟,但是股市旺暢。受經濟復甦加快刺激,歐元對美元一度反彈至1.10,不過隨後便無以為繼。日本通貨膨脹見零,日元兌美元卻走強。黃金和銅的走勢相對穩定向上,不過也不算有突出的表現。如果勉強說趨勢的話,就是市場對聯儲“並非沒有耐心”的解讀依然分歧,資金對歐洲短期復蘇感到樂觀。美元指數對不同資產種類的表現影響仍在,VIX恐慌指數低位反彈。

 

日本二月份核心CPI(扣除消費稅因素)跌到了零,而日本銀行原先誓言在今年四月將通貨膨脹推到2%。低迷的消費和大幅下挫的油價,令通脹目標成為無法完成的任務,令安倍經濟學越來越尷尬。沒有通脹預期,消費更加滯後,企業也沒有投資的動力。東京財經圈裡流傳著一則笑話,說安倍的貨幣政策得A分,財政政策得B分,結構改革得E分(不及格),三個分數放在一起恰好是ABE(安倍的英文名字) 。然而這三支箭的重要性是不同的,貨幣政策實際上是在為結構改革提供一個短期的運作平台,日本擺脫出持續25年的低迷,唯有依靠改革,尤其是在勞工市場和社會福利領域的改革。安倍的第三支箭遲遲未能射出,貨幣擴張所帶來的窗口期卻在關閉。筆者對日本經濟出現根本性改善不樂觀,但是恰恰如此貨幣環境需要進一步寬鬆,這對企業盈利是好事,對海外資金購買日元資產是好事。

 

美國QE對資產價格的影響大過對實體經濟的影響,這是有目共睹的,也被實證研究所證實。日本隨後推出的QE,亦顯現類似的政策效果。歐洲又推出QE,中國也搞變相的QE,目的均在於向實體經濟注入流動性,但是金融中介功能並未恢復,實體投資的意欲依然低迷,結果是資產價格得益更多。不能不說這是政策選項有限情況下的尷尬,又是資本市場之福。同時各國央行紛紛大量購入國債,擠占了低風險資產的空間,拉低低風險債券的利率,將資金引導到次高甚至高風險資產。民間資金攀爬風險曲線,是各國股市先後走強的動力,是QE環境下的必然產物。油價大跌,通脹不興,讓央行更有空間拉長QE的時間;通縮壓力,讓政府更有需要開足水喉注入流動性。這一切最終如何收場難以預料,但是短期的確給股市增添了新的動能。

 

本週看點:希臘週一提交改革方案以避免4月違約,美元、歐元、日元在“比差”過程中匯率持續波動,美國非農就業預計增加240K,失業率5.4%,工資增長0.2% 。美國其他數據上,PCE通脹估計維持上月水平,消費信心和二手房成交略升,ISM下滑。在歐元區,德國HICP可能強過市場預期,歐元區CPI預計0%,亦強過市場預期。在亞太區,日本短觀料與上季度持平。中國PMI較上月稍降。

 

本週記每週六刊出,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本網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資料或材料僅為提供信息,並根本不打算令閣下根據這資料來作交易或投資之用。
對於網站上傳輸的任何資料或材料的正確性、實用性或可獲得性,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對於任何基於此類資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資決定,本網站也不承擔任何責任。

承印人:Home Concept Group Limited

地址:尖沙咀金巴利道35號金巴利中心13樓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