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再hea(2) – 神魔之塔篇

IMG-20131005-WA0016

“游戏”梦想家   “反艇最多的,最终爬得最好。”独木舟教练对Terry 笑说。10 年前就读科技大学参加独木舟课程时,Terry 是众学员中反艇最多的。但凭著不认输的态度,Terry 取得证书并担任课程助教。   这位年仅32 岁的IT 公司Mad Head 创办人,就是创立令很多人疯魔的手机及电脑转珠游戏“神魔之塔”者,游戏靠转珠杀下一众怪兽过关,至今已有超过800 万人下载,每天超过150 万人次玩这游戏。然而,在创业的过程中,Terry 跌跌碰碰,曾经,他的银行户口结余只有9.96 元。   两兄弟创业之路   Terry 的父母亲都在地盘工作,自小让他就读国际学校。Terry 大学生活多姿多彩,除了加入主修科的土木工程师学会,还参加青年航空课程学驾驶飞机,学滑水、参加青年狮子会大使,到匈牙利、巴西、斯里兰卡交流。他主动得连参加Mentorship programme 也一口气找了八位mentors,并主动约见。他一直认为,“成功不是外界给予,是你争取多少。”   入读科大时,选修土木工程科,并非为兴趣,只因朋友及师兄大力推荐,但仍然努力读好书并完成硕士课程,毕业时认为做Consulting 顾问工作最型,结果在银行当了“财务顾问”,后来发现原来是“财务产品推销员”,虽然收入不错,但却缺乏满足感。   于是,Terry 跟做IT 的弟弟Terrance 决定创业。   当时他们的手头资金有60,000 元,租不起办事处,请不起员工,两兄弟齐齐每天24 小时在家中工作,选择资本最低的IT 业。虽然未有清晰的业务目标、没有最佳的business model,Terry 及Terrance 只知一定要开始, 并 尝试。   他们首先想到做E-card 网站,让人可以送电子圣诞卡、生日卡、心意卡给朋友。结果,18 个月没有收入,Terry 银行户口结余是109.96 元,用ETC卡按了100 元来用,结余9.96 元。没钱继续生意,他们就去当中学补习老师。一众好友及母亲都为了两兄弟好,劝他们放弃创业,回头当个打工仔罢了,连女朋友也忍受不了而分手,两兄弟仍然坚持,但不是“等运到”。 创业继续亏本 仍支撑著   二人发现科学园有Incubation […]

Read more

生活不再hea(1) – Timable篇

“哎呀,其实我也曾经想过这concept,不过一直没有时间做而已!”Mike 说这两年他跟朋友分享创立Timable 的故事时,不少人都有此回应。   其实,Timable 并非什么惊人的创意或科技,两位创办人Mike 及Sam胜人之处是当别人都只不断停留在“谂”的层次,但Mike 及Sam就付诸实行了。   Mike 及Sam两位都是在屯门公共屋邨长大的八十后,童年及青年成长期读的不是英国贵族寄宿学校,也不是国际学校,亦非华仁或拔萃般的传统名校,只是屯门学校,空余时就只是跟邻舍在屋邨走廊玩“何济公”及捉迷藏。   吹水后 落实做   沙士时,他们分别毕业于港大及科大的Computer Engineering,Sam进了PCCW当trainee,Mike 因为相信特首董生会大力发展香港物流业,并开发物流港,所以他就进了DHL 集团投身物流业。   在大集团工作稳定,Mike 及Sam经常见面吹水。有次两位“宅男”在港大聊天时互诉心声,说两人都没有女友,公余时间如何打发。找消遣节目须到处搜寻,资讯分散,想到上网找食肆可以上Openrice,但找消遣节目却没有一站式的网站。   于是,就觉得大有可为,想创立一个一站式消遣节目网站,方便有闲余时间的人找消遣节目。谈理想,说目标,讲方向,每天都有上亿人在做,但“吹水”完毕后便回家继续看剧集,上Facebook在朋友的post上给个Like后搭讪,再不然就玩“神魔之塔”或Candy Crush考验自己能否突破过关;而Sam及Mike却坐言起行。   兼职创业者 几乎无休   要创业,办网站成本够低,只需万多元,不像搞餐厅或其他生意须租舖、装修、聘请员工,没有千万资金不用想。而这两位IT 毕业生除当上老板外,还是“无薪”员工。当大家都说要脱离老板的枷锁,辞掉全职工作去创业,Mike 及Sam就深明创业不易,且需要有稳定收入支持,所以两位就选择一边做打工仔,兼职做创业者。   兼职创业者的代价,是每天放工后就返第二份工,不是回家,就是到港大的电脑中心。完成了网站平台,然后就在网上到处找寻节目资讯内容的“手作仔”工作,再放上自己的网站。揼了一年石仔后,2010 年7 月14 日,以“生活不再hea”为主题的网站Timable 正式诞生。然后不断以不同方式吸引人流,除了用SEO Search,他们找了身边朋友帮助网上支持及帮助推广,又送赠低成本的演唱会门票。   行动后 机会随至   当众人都在批评董建华的数码港项目失误时,Mike 及Sam却发现原来数码港有个Incubation programme 培育计划,不但提供免费办公室、资助公司的推广及员工聘请,更可安排讲座、会见天使基金(Angel Fund)投资者等大好资源。于是他俩就去申请,令Timable 终于有自己的办公室。   随着人流日增及名气日响,2011 年尾,Yahoo 香港主动接触Timable,邀请加入放在Yahoo香港的版面。2012年4月,Timable在Yahoo香港正式登场。Mike 及Sam认为已到闯出去的时机,辞工全职做老板。   […]

Read more

预计到,她会“红”!

********************************************* 《Riccardo’s world 潮玩世界名牌股讲座》讲者陈振康先生为四间上市公司高层,亦是专业投资者,除了投资港股之外,亦有涉猎世界各地的股市情况,以赚遍全世界为投资原则。有“卧底经济学家”之称的Tim Harford,爱以日常生活实例,例如星巴克的咖啡为何卖这么贵,用来解读经济现象。陈振康亦爱以身边所接触的品牌来分析是否值得投资,如Facebook、Google、McDonald及Disney等,他会在8月8日Homeblogger书展讲座介绍此超凡投资概念2015年8月8日(六)下午17:00-18:00旺角奶路臣街28号麦花臣室内场1/F投资书展之内费用全免。留位请按下LINK填表: http://goo.gl/forms/hVv1B9SmTj ************************************************   早前在圣雅各福群会的讲座分享我的“上流”经历,讲座完结后,其中一位年轻人Ben 在WhatsApp 感谢我当晚的分享,并问我可否见面,多给些意见,我就约他吃个午饭。   Ben 中五毕业,于公屋长大,父亲是基层公务员,母亲是家庭主妇。说话时总是低着头,没什么眼神接触,不擅辞令,刚辞去办公室助理的工作。   问及他是否有专业技能或兴趣,他说喜欢拍摄,说如果再有读者聚会,可以免费帮忙拍照。我说当然好,再细问他喜欢拍那一类摄影,他不讳言特别爱拍摄女模特儿,更指自己是个“龙友”,跟我说曾见过一个这样的“o靓模”﹕       “我们一班龙友通常每人每次花约200 元夹份请‘o靓模’拍照,每次一小时,当中有三次是拍A 小姐的。其中一次,晚上8 时开始拍摄,我带着相机7 时50 分到达场地,A 小姐已换好衣服、化好妆在场,8 时正便准时摆pose 让我们拍照。我们要求她笑容多一点、跪着、半坐在桌上⋯⋯摆出不同姿势,她也一一办到。拍了15 分钟,她走到房间里换装补妆,只花五分钟又立即出来,继续摆pose。A 小姐‘交足功课’,从不迟到早退,态度友善客气,脸露笑容。拍完一小时后,还主动走到我们当中看照片,讨论哪些相片和pose拍得较靓,以后如何改善。所以,我们一班龙友对她莫不赞不绝口。”Ben兴奋的说。       “相比A 小姐,很多‘o靓模’都喜欢迟到,8 时5 分才匆匆到场,换装花10 分钟才出来,中场休息又拖10 分钟才出场,9 时正却准时说够钟收工,根本是在‘呃钟’!阿Ben 气愤地继续说:“要求她摆pose 时又爱理不理,拍照时才有笑容,予人一副看不起人的嘴脸。”       “可惜现在A 小姐‘红咗’,不会再出席龙友的摄影会了。不过她态度好,真系抵佢红呀!”阿Ben 竖起大拇指说。       大家可能对“o靓模”这职业有所保留,认为她们贪慕虚荣,只会发模特儿明星梦,但在云云发梦少女当中能够突围而出走红的,A小姐靠的除了样貌和身材外,原来还少不了的是努力尽责的专业态度。       […]

Read more

铁饭碗再见

Henry 于1986 年在广州出生,袓父是医生,父母经营医疗用品生意,属于中产家庭,因受家庭背景影响,Henry 自小的梦想就是当医生。1997 年,他12 岁到香港成为新移民,入学后因为英文科不合格要重读。如何赶上,不是找英文补习天王恶补,也没有找传媒及立法会议员投诉政府的新移民扶助政策及资源不足,更没有结集一班新移民同学到政府总部穿黑衣静坐,甚至绝食抗议,要找政府出钱找牛津英语教师特别帮助新移民改善英语。Henry 就是用最古老,但最有效的方法,每天在家听英语课程的录音带,然后跟着朗读。最终,他以优异成绩考进了名校张祝珊纪念中学。   拔尖生的大胆行径   读了一年,有位老师力劝Henry 转校,并非因只顾打机踢波令学业成绩差,或是吸毒打架操行出现问题而被劝告离校,竟是因为Henry 的成绩“爆灯”,考了全级第一名,老师认为Henry 非“池中物”,除了读书还应多参与课外活动,令学习及成长更丰富全面。老师认为张祝珊在学业方面绝对可满足Henry,但课外活动不足。结果,Henry 就转到皇仁书院继续学业,校内参加不同的活动如英语话剧、朗诵、辩论等扩阔眼界,会考时更成为8A状元。   “我没什么特别,因为那年皇仁有9A 状元。”Henry 说。其后,8A 令Henry成为港大的“拔尖生”,“打尖”取录为医科生。   儿子成为状元并“拔尖”成为“准医生”,Henry 的父母当然大喜,但Henry却想出走,思考从医以外的出路。在港读完中六预科后,了解到美国长春藤联盟(Ivy League)中八大名校的Dartmouth College 校风好,喜欢这间学校着重小组教学,跟教授有更多的沟通交流,就不犹豫的去读。   2008 年在Lehman Brothers 香港办事处当暑期实习生,并取得毕业后的暂取“聘用书”。Henry 不负父母的期望,以cum laude(拉丁语,北美大学的优等成绩,即类似我们认识的first honor,distinction 一级荣誉)毕业。   只怕“穷得只剩下钱”   Henry 毕业时刚遇上金融海啸, 当时美国财爷Henry Paulson 决定任由Lehman Brothers“自然死亡”,Henry手执Lehman Brothers的暂取“聘用书”也成了废纸,加上海啸后美国的经济奇差,他寄了超过百封求职信也没有回音。在朋友的邀请下,回到上海当海外升学中介,帮国内学生到外国求学。   半年后,Henry 竟然收到日资证券行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请他上班当分析员(Analyst)。原来, 当年Lehman 拆骨出售时,Nomura 买了Lehman 在亚洲及欧洲的业务,因Henry 曾在Lehman 实习加上表现出色,所以聘请了他。Henry […]

Read more

80后赢得人心、创业故事尽在细节(下)

>>>到上回 “你有好的生意头脑!那你说的网上广告公司是什么经营模式?”我最有兴趣的是靠“食脑”的网上广告公司。   “时代变了,传统的电视、电台及报纸杂志广告收入都在下跌。试想现在一般年轻人甚至成年人,看电视时间多还是上网时间多?所以连TVB 的广告收入每年都在下跌。   “我们的公司是帮助客户在网上卖广告,包括在Facebook 做fans page 设计,然后用方法吸引人流;在网上讨论区做打手,评论产品, 引起话题;亦会联络各大网站,安排客户广告出现在网站上。而传统广告的成本极高,比如要在电视卖广告,得先向广告公司买桥,再找制作公司、演员拍摄,找明星拍摄更是花费不菲,最后买air time 的费用更加惊人,没有几百万无法成事。”   我点头赞同,因为我也有这方面的经验。   “网上平台的特点是对制作的要求不高,最重要是条桥够爆、够特别、够出位,能够引起话题,最好可以疯传。所以收费便宜得多,几十万已有交易,但效益高,所以愈来愈多品牌接受。”John 继续说: “但员工创意和投入很重要,所以我们的员工全是80 后。”   John 说大部分80 后对工作的期望是:“最紧要开心!”,甚至视工作的满足感比工资更重要,“要好好管理80 后,要信任他们的创意,因此,我会放权让员工做决定,即使他们‘撞板’, 会自动修正,如是者,他们慢慢就会变得独立。”John 的理念, 不是跟施永青“无为而治”的管理思维有同工异曲之妙吗?   另外,John 指公司文化亦讲求民主,当他作重大决策时,会先咨询员工意见。例如之前搬办公室的选址,也询问过员工,才作最后决定。80 后员工很讲求work and life balance,故为员工提供康乐活动及设施,也是先由员工提议,才购买电子游戏机及飞镖靶等,让他们在工余时间轻松一下、减减压。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就凭John 的那一套环环相扣的管理艺术,我已深信此子绝非池中物。John 最难得的是,他从未停止过脚步,当他做手机拆家赚到第一桶金之后,没有停下来只满足于做手机拆家,而是转行做冻肉贸易生意;当冻肉生意取得了成绩,他又看到了网络发展带来的商机;当他和合作伙伴把自己创办的网络广告公司做到全港最大时,又开始打老人院的主意。   每次转行,他都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从不打无准备的仗。从03 年大学毕业至今不过8 年时间,凭著一股年轻人的冲劲,John 已经干了可能是别人一辈子也干不到的事。115   许多年轻人对现在的香港感到失望,说已没有向上流的希望。无可否认香港社会结构稳定,又有地产霸权、制度不公、贫富悬殊等一大堆问题,令没有靠山的年轻人感到无力。像李首富那样的奇蹟虽然不大有可能再出现,但从John 的故事可以看到,只要心中有火,勇于尝试,机会仍然有,只是你有没有去挖掘,够不够创意和胆识去实现自己的想法。   John 现在有8 个小型单位收租,也有7 […]

Read more

80后赢得人心、创业故事尽在细节(上)

出版《上流力》后,我不时举办读者交流会,John 就是第一批报名参加的人。   他在电邮这样自我介绍:“我是阿John,今年29 岁,2003 年岭南大学毕业后,就出来创业,很想跟你交流一下。为什么想和你见面? 第一,我觉得和你有点相似,都不是来自什么名牌大学,也不是含着金钥匙出世都是靠自己拼搏力争上游。读你的书,很有共鸣。第二, 我正经营一家贸易公司和一家食品公司,另外,还跟一班伙伴营运网上广告公司,要管理近60 位80 后员工,希望向你请教一下,回去跟他们分享。”   赢得人心 尽在细节 那次读者饭局在又一城,除了John,还有另外6 位读者。John 身穿有点发黄的白色Polo 衫,下身配已脱色的松身蓝色牛仔裤,国字脸,外形不算突出,但脸上总带着微笑。John 提到他创办的网上广告公司,现已算是全港最大的同类公司。席间,John 突然起身说对不起, 要走开一会。10 分钟后,John 回来了,手里多了2 个胶袋,原来他将Page One 的所有《上流力》存货买下来,准备回去送给他的80 后员工。   我随即向John 的支持表示感谢,心想:“好厉害,懂得收买人心!”那晚因要顾及几位读者,我跟John 只能浅谈,但已觉得他是想法独特的聪明人。   过了两星期,John 再打电话来约我吃饭。我对这个主动又有趣的80 后甚有好感,就约了在就近的茶餐厅吃个下午茶。那天,John 仍是Polo 加牛仔裤,手里拿着一份报纸,脸上挂著阳光的笑容。 我坐下叫了冻柠茶少甜后,问John 有什么想谈谈。   John 也很直接:“一是找个机会与你详谈,二是问你有无兴趣合作投资生意。”   我倒欣赏他的单刀直入:“先说说你的想法。”John 说:“有没有考虑过投资老人院?这是一盘稳赚不赔的生意。政府每年会拨款给老人院买位,是社会福利的一部分,收入有保障,支出却有数可计。”   我笑着回应:“哗,你数口都好精!我有正职在身,难以抽身参与管理,没多大兴趣,不如转话题,我很有兴趣知道你的创业经过。”     小本创业 由认识大庄家开始 “我的第一盘生意是在先达当手提电话拆家。”John 笑着说。   我发出一连串的疑问:“手提电话拆家?如何赚钱?卖手机还用给中间人赚一笔?哪来的资本?向家人借?”   […]

Read more

择友方程式 从“广”到“深”

第一是要“广”,“广”当然不是指“滥交”,而是不论什么类型的朋友,只要有正面人生观,多一个总比少一个好。   试问大家有多少个经常交往的好朋友? 10 个差不多吧,20 个已算很多了,30 个那就不得了。很多时,旧朋友会因环境变迁而感情转淡, 若不每年补充“新朋友”,好朋友就会慢慢变少,最后,有一天发现自己身边只剩下一两位好友也不出奇。   以我为例,读书时的好友在毕业后各奔东西,已很少联络;工作后在“安永”会计师公司跟一班好同事成了挚友,但转职后来往就减少; 加上97 移民潮、结婚生子、兴趣改变……很多朋友都疏远了。以前45 的一班网球同好,每星期都见面,后来各有各忙,少了打波,见面少了,感情也转淡。   不断认识新朋友令自己的database 扩阔是有必要的。“储朋友”和“储钱”一样重要,一样有意义。   怎样的朋友圈子才算“广”?来自“五湖四海”的人能够聚在一起, 不外乎源于相近——有共同的文化背景、兴趣、理想、信仰,这就是所谓志趣相投。跟“相近型”的朋友一起,当然舒服自然,大家有共同语言,特别投契。但我相信每个人都是上帝的“Tailor-made”创造, 每人都有其所长及缺点,若尝试接触一些跟你一些差异较大的人,可能你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惊喜。我不介意认识一些较“极端”的朋友, 因为从他们的“与别不同”,可为我带来新的冲击。   第二是要“深”。世上无条件对你好的人。只有你的父母,没有其他。其他的人际关系中,别人喜欢跟你交往总有原因,可能因受你的外貌、性格、地位所吸引。我对一些认定可以“深交”的朋友,必定投放资源,巩固关系。   若一年认识100 个新朋友,只要跟30% 的人保持来往(做“泛泛之交”,或者只是facebook 朋友),其实不难。从这30 个朋友中, 应该至少会有3 个比较投契,做到好朋友吧!对于那些我认定想跟他“深交”的朋友,必会投放资源,跟他们多联络,持之以恒, 令关系更巩固,不让时间让感情凋淡。 ********************************************** 陈振康 (Thomas Chan) ,一个寂寂无名的打工仔,借着正面思维、忠诚,再加一点努力,成为高级打工仔及心灵励志作家 著作:《上流力-CEO的“脱宅”成才方程式》

Read more

不值钱的时间

Phemry对我说: “反正这段时间唔值钱。” 哗!Phemry是否傻了。我们从少已被教导时间是最宝贵的资源,从老掉大牙的“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到街头的市井智慧: “时间就是金钱”,我们都深信时间宝贵及是最重要的“无价宝”。 我亦敢跟大家打赌一餐“阿一鲍鱼”晚宴,从BilI Gates、Buffett到李首富,如果能用一百亿美金换多一年寿命,众超级富豪亦肯定会毫不犹疑地付款,若能打电话上天堂跟苹果教主Steve Jobs沟通,教主亦会用iPhone加Toy Story的股份来换取多三年在世的时间。 我却认为Phemry这句说话,是反映了他不单聪明醒目,更是有智慧的。     上星期有一天独自一人在茶餐厅吃晚饭时,拿着iPhone上Facebook看朋友的post,突然看到Phemey的Post:“通天经纪早餐分享会,有兴趣参加者请发电邮我”,这个Phemry又抄桥!我搞“上流力早餐会”,Phemry就搞“XXX早餐会”,下次见面时要跟他追追版权税! 昨天我碰到Phemry,我劈头第一句便对他说:“又做copycat搞早餐会,只懂抽我水!”我打趣的跟Phemry说。 “Hehe,互相学习嘛!我已见了七名粉丝,其中一位都是你的读者Stanley。”Phemry还是以他一贯的超级高EQ,嬉皮笑脸的说。 “你这个方法真好。我约粉丝们7:30am到佐敦我的办事处附近酒楼喝早茶,两人分享交流个半小时,喝几壶茶及四个点心就够了,早茶优惠时段才盛惠港币60大元,我请客找数,分享自己的绝技‘无本创业法’ ,还有跟你学的‘饭局人脉法’ 。再听取粉丝们的情况及困难,提供意见。粉丝 们都感激我会有条件的分享及教导,,最后还埋单找数,真是百分百的无私付出。个个都多谢我这位有心人!”Phemry继续说,他一贯“口水多过茶”的本色,haha!     “60元当然没啥大不了,但是你不觉得花费了宝贵的一个半小时?”我试探地追间Phemry。 “Thomas,I’m not stupid.我的办公室在佐敦,所以要粉丝们相就过来,而早上七时多的时段,一来可以考验一下粉丝们是否‘有心人’ ,愿意在地点上迁就及付出代价早起。还有,就是如果那天早上有大客户约我谈生意,那就是超级值钱的无价时段!那么早,我的客户多数都没起床,没生意可做,如果不是约粉丝见面,我可能还在懒床,再不就自己一个人在看报纸,玩iPhone’或者Candy Crush!反正这段时间唔值钱!正好用来跟读者分享,将通天经纪的哲学传播!短期没收入,但长期做必有回报。”     好一个通天经纪,聪明以外,还以金钱来衡量时间的价值。时间当然是有限的无价宝,因为过去了的时间,任凭你有Steve Jobs的智慧、Warren Buffett的财富、习近平的权力,都追不了回来。 当我鼓励身边的朋友及读者去多做运动,多看书,一年结识1 00个新朋友时,大部分的回应都是“大忙,没时间”,但我却看见他们在Facebook种田偷菜,参加红酒品赏会,到兰桂坊饮酒蒲吧。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当然理解,努力工作赚取酬劳或赚取其他短期回报的工作也是首要,但大家如果能向Phemry学习如何将“唔值钱的时间”在没有短期及即时回报的事上播种,但却会累积长远收益,你的人生长远必定向上流!

Read more

让老板看到你的实力

我在《上流力》曾提及晨早5 点起床找到好工的Ricky,前阵子忽然来电,要当面向我请教。这位80 后i-banker 地产分析员自改变了散漫的生活态度后,事业有不少突破,这次他在电话上说话吞吐,不知是否在事业又遇挫折?   事业爆发期的挑战 见面当日,Ricky 的残样吓了我一跳,脸色苍白,一对熊猫眼像几日通宵没有睡过般。Ricky 向我大吐苦水,原来他过著全天候工作的非人生活,令他很苦恼。“除了睡觉时间外,完全没有私人时间,跟老婆跟妈妈见面的时间都没有,唉!自己辛苦到死!她们又抱怨!”   Ricky 在我认识的年青人中,属于少数“好仔一族”,对家人关怀备至,现在却忙得“六亲不认”,心里难受我也很理解。但我跟他说, 能在大型的金融机构工作,机会难得,人工较高自然压力也大,但人生没几个黄金10 年,年青时搏杀,虽然挨至金睛火眼,但若能沉住气,忍耐一下,将来的回报定可观。错过了黄金搏杀时间,想搏杀也没本钱了,到时只有后悔莫及。   现代人人权意识高涨,社会鼓吹work and life balance,不少80、90 后对超时工作就say no,挨更抵夜更是天方夜谭。但我总觉得年青时蚀底一些,不要太斤斤计较,得益的总是自己。我并非提倡铁人耐力赛,Ricky 的苦恼我很明白,但我觉得只要坚持一段时间,挨过最难过的日子,让老板看到你的能力和韧力,雨后总会见到彩虹。(上)   未及一年 不要转工 令Ricky 感矛盾的另一个地方,是旧老板邀他回巢,答应工作可轻松一点,返工时间亦短一些,可多些时间放回家庭。我直接不客气地说: “这对你的CV 不好,工作未及一年又转工,真的不能坚持吗?那你旧老板给你的offer 有多好?比你现时的薪金高很多吗?有没有30% premium ?”Ricky 不情愿地说,比现在的薪金还要少10%。   我忍不住教训他:“你相信市场经济吗?你现在的薪金比外面公司高一点是因为你在这里的贡献比较大。你应该在能够发挥多点的地方工作,而不是逃避到可以hea 但不能发挥才能的地方!我不是说只向钱看,是前途!假若一时意气,未想清楚就离职,只会半途而废,破坏了大好前程。你正处于事业爆发期,辛苦总难免,迟些就可以开花结果。我不是叫你不要转工,但连一年也挨不过,将来的雇主会如何看待你?”   Ricky 听完我的意见郁郁寡欢,但当晚却收到他的电邮,除了感谢我的意见,还承诺今年的其中一个目标是不转工。4 个月后,Ricky 又再找我,“我有好消息通知你。”   单听见他雀跃的声音,就知他心情不错。一见Ricky,气色跟上次见面时截然不同,不单红光满面,说话更像开笼雀般:“我加了50% 人工!”   “哗! 你人工岂不是有7 位数字, 过百万年薪!”我替他高兴。Ricky 展开一个会心微笑,说难关已度过,银行多请了两位同事,工作时间不再是朝7 晚11,有时间回家了。最令他喜出望外是,加薪是因上司认为他表现出色,为他fight 回来的special review —— 不是人有我有的检讨。大型机构事事讲制度,这special […]

Read more

5am Club /清晨五点,你在哪里?

    ************************************************ 本文作者:陈振康先生简介: 现为两间上市公司主席,两间上市公司的上市总经理,一力包办众多收购与合并计划,手到拿来 在十月五日致富教室和陈先生办了题为“向上流”之创业讲座   有一天,一位八十后的朋友阿强跟我说,他的朋友想跟我见面,向我请教工 作上的难题。 我立即回应:“不敢说指教,交个朋友吧!”     两天后收到阿强朋友Ricky 的电邮,相约翌日见面。见面那天我刚到达约定 的餐厅,一位戴黑粗框眼镜、身材略瘦的年轻人前来跟我打招呼。他面色有 点苍白,应该属书生型,他就是Ricky。 各自挑选食物后,我先打开话题:“不如介绍一下你的背景。” “我在理工大学毕业,读工商管理。毕业后本想入投资银行做分析员,但多 次应征都不成功。最后在中原地产当初级分析员,做了三年。现时在一间房 地产投资基金公司(REITs)做财务分析员。” “其实我最想入高盛、汇丰、瑞银这几间大行,但竞争实在太大,自己的履 历不是特别出众,几次first in 后便没有下文。在中原工作其实不错,施老 板是企业的灵魂,其他高层员工和智囊团都是有魄力、有热诚的高人。公司 虽不算大,但胜在有创意、有活力。”       “那么为何会转到REITs 做财务分析呢?”我问。“这份工是朋友介绍的。我本来不想走,后来想清楚中原是地产代理, REITs 是代表业主,我想学习从不同角度去分析地产市道,这样会较全面。” 看来Ricky 是一个“识谂”的人。 “那不错啊! REITs 是大机构,人工好,福利高,工作相对稳定,你应该很 满意吧?” 埋首工作非成功之道 “虽然是不错,但我希望可以更进一步。你是如何做到今天的成就?可以教 我一些成功之道吗?”我没看错,Ricky 果然是个上进的年青人。 “我没有什么成功之道,不过可以分享一些看法。”说完便问他一个问题: “你有看书的习惯吗?” “有,主要是一些经济分析的书,财经杂志及报纸。”Ricky 的阅读习惯很 正路,但不足够。       “我建议你多读励志书,特别是一些关于正面思维、尝新事物、敢于梦想等 内容的书,我刚才买了两本书送给你。”分别是《The Greatness Guide》 […]

Read more

本网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资料或材料仅为提供信息,并根本不打算令阁下根据这资料来作交易或投资之用。
对于网站上传输的任何资料或材料的正确性、实用性或可获得性,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对于任何基于此类资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资决定,本网站也不承担任何责任。

承印人:Home Concept Group Limited

地址:尖沙咀金巴利道35号金巴利中心13楼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