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SIR】從CCASS持股分佈探討應否止蝕離場 (2017/07/26)

.1(2)

從CCASS持股分佈探討應否止蝕離場   早於7月初收到一名讀者提問:「聶sir,國農金融投資 (8120) 股價於5月31日起下跌已超過25% (截至7月5日),然而僅於5月26日高見0.113元,跟配股價0.10元只差13%,有心人理應獲利不多。再看中央結算系統 (簡稱CCASS) 首10多名持份者持股也似乎變化不大,請問此股近期的下跌,表示有心人受細價股暴跌潮影響要蝕賣股份,還是在哄騙散戶沽貨,之後再趁低吸納股份呢?謝謝!」   早前配股貨分佈 筆者已於7月11日作出回覆,當時表示此股早於3月31日晚上宣佈配股,規模為1.538億股,配股價則是0.10元,較宣佈當日收報0.11元折讓9.09%,較上限少於20%連一半也沒有,反映屬低折讓配股。到了4月21日傍晚宣佈配股完成,當晚配股貨被放入CCASS,由三名參與者全數接貨,分別是阿仕特朗資本管理 (7,380萬股)、君陽證券 (4,500萬股) 和康證 (3,500萬股);而到了7月10日,三者持有的配股貨變為1,756萬、7,800萬和3,334萬股,並有1,070萬和967萬股分別在國農證券和新鴻基投資服務,五名參與者合計持有1.4927億配股貨 (如下表),即只有453萬股已釋出市場,佔配股貨不足3%,反映仍有大量的散貨空間。但想指出於7月21日再看CCASS數據時,君陽證券和新鴻基投資服務均沒有變化,阿仕特朗資本管理增持666萬股,康證和國農證券則分別減持3,340萬和260萬股,計出淨減持2,928萬股,撇除「射倉」可能,仍有近1.20億股配股貨未有釋出市場,佔總體超過78%,反映散貨量不大。     成交偏少呈陰跌 回看之前回覆看法,誠如讀者所言,股價於5月26日高見0.113元後便無以為繼,其後兩個交易日 (5月29和30日) 仍是收於0.109元,較配股價高出九個價位,而從6月1日至7月10日共28個交易日,只有24日錄得成交,累計約1.16億股,即或全數僅換手一次,佔公眾持股量7.75億股仍不到15%,期內平均每日成交量約484萬股,佔公眾持股量約0.62%,可見成交偏少,為「陰跌」格局,所以認為有心人暫時未有托價散貨意欲,不排除與6月27日出現的細價股暴跌潮有關。觀乎6月28日至7月10日收市價介乎0.085至0.08元,暫看呈橫移狀態,倘若收市價能維持在0.08元或以上,可視為股價已見喘定的訊號,能承受風險者可考慮繼續持股觀望。否則見連續兩天或以上失守0.08元,便要有股價續跌的心理準備,屆時可能要考慮是否該止蝕離場。   應否持股的考量點 觀乎7月10日起的股價表現,未有收於0.08元,並於7月12和13日分別高收於0.101和0.095元,理應可持股繼續觀望。不過自7月14日起股價再見偏軟,於7月20和21日分別收報0.081和0.083元,貼近0.08元,暫仍維持早前看法,若見連續兩天或以上失守0.08元,傾向認為股價會續跌。最後想指出上述CCASS參與者的持股變化,應存在「射倉」可能,實則已釋出配股貨低於3,000萬股,理由是於7月20日申萬宏源證券增持1,180萬股,應是來自國農證券和瑞邦證券分別減持780萬和500萬股產生,後者承接了早於7月14日康證釋出貨量,當日還有820萬股由恆億證券承接,截至7月21日沒有變化,即連同上述申萬宏源證券增持股數,保守計算最少2,000萬股被「射倉」,就是最多只有1,381萬股已釋出市場,佔總體配股貨還不到9%,以配股價0.1元較7月21日收報0.083元,承配人的賬面損失17%,金額約238萬元,也可視為能承接風險者繼續持股的另一理由。   聶Sir 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 (以上純屬個人分享,並不代表本網站、筆者或其僱主之意見、立場、推薦、陳述、誘使、支持或安排,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任何投資決定。)

Read more

[聶升專欄] 拆解一隻事與願違的創業板新股表現 (2017/07/26)

按此成為付費會員或請先登入
Read more

[聶升專欄] 本周恆指有望上試二萬七 / 轉上主板 (2017/07/25)

圖片0
按此成為付費會員或請先登入
Read more

【聶SIR】於新股暗盤交易時段進場明智嗎? (2017/07/24)

.1(2)

筆者於7月21日 (上周五) 收到Sammy問:「萬分焦急,希望聶Sir幫忙解答!我於上市前一天 (7月20日) 透過暗盤交易以0. 39元買入新達控股 (8471),理由是看了招股結果後認為就算全數公開發售部分皆屬散戶申請,也只佔招股規模 (全數視為「街貨」) 一成,按上市價0.30元計出涉資只有600萬元,理應有心人可恣意推高股價大撈一筆。然而,上市後表現卻強差人意,與同日上市的明樑控股 (8152) 表現簡直是天淵之別,未知為何前者股價不如我的預期發展呢?此外,聶Sir曾經在文章提到新股若主動沽盤 (又稱B盤) 的累計成交量超過街貨量,經查閱上市首日交易記錄後,留意B盤成交量為1.054億股,佔2億股招股規模52.70%,同時A盤 (主動買盤) 成交量 (超過1.33億股) 也比B盤多,是否可理解為有心人未散貨,短期有望股價逆轉上揚呢?」   貨源歸邊結論 就著招股結果,我們不妨以此入手分析,假設讀者分析正確,有心人只於配售部分獲發股份,那麼第一件事情要探討為是否配售中的1.80億股,均屬於有心人持貨呢?按著獲發股數分類,可分作五組,其中第三組有20人,獲發股數介乎500,001至1,000,000股,以每手買賣單位10,000股計算,每人最少持有51萬股,按上市價0.30元計出涉資153,000元,認為是散戶可付出的成本。因此,我認為最高持貨量的兩個組別,就是介乎1,000,001至5,000,000股,以及5,000,001及以上合計的70名 (62 + 8) 承配人,才可視作有心人持股。首25名承配人獲發8,900萬股,連同餘下45人每位最少獲發101萬股,所以合計134,450,000股,佔招股規模67.23%,雖已高於六成可得出貨源歸邊的結論,不過較普遍當炒新股有心人之街貨佔比為八成或以上明顯偏少,反映於上市前一天已暗盤進場不是好選擇。   處於不利位置 理由是在暗盤交易時段沽貨的,大家認為屬散戶還是有心人機會大呢?難道已獲發股份的散戶不會像讀者那樣憧憬上市後股價上揚嗎?由此推斷暗盤交易時段產生的成交量應是有心人沽貨所產生。當日成盤價介乎0.335至0.42元,就最低價而言有心人賬面也賺11.67%,更何況最活動成交價為0.38元,較上市價0.30元高逾26%,全日成交量13,070,000股相對成交金額4,980,650元計出平均成交價為0.3811元,低於讀者買入價0.39元,並且0.39元較上市價高出三成,證明讀者進場時已處於不利位置。   存在壓價可能 再看上市首日成交分佈,誠如讀者所言,B盤成交量為105,400,000股,連同上述暗盤產生的13,070,000股,合計約1.18億股,較有心人持股量約1.34億股少了1,598萬股。然而,不能忽略開市前的競價成盤,成交量高達3,846萬股,以成盤價0.325元計出涉資近1,250萬元,顯然是有心人釋出貨量,故此三者合計應是156,930,000股,較有心人持股量多出2,248萬股,存在有心人已散貨離場的可能。以三者合計成交金額約5,284萬元計出平均成交量為0.3367元,較上市價高出12.24%。誠然有心人賬面利潤約576萬元屬偏少,沽貨的誘因甚低,但也可以反過來看有心人認為上市價定位偏高,所以於取得微利離場後便恣意壓價,當股價大幅低於上市價後再吸納股份。不過要留意實屬推測而已,還要看今日股價會否收低於0.30元方可確認。暫看股價走勢不用太灰心,皆因上周五到了下午3:22前見股價由全日低位0.32元開始回升,於那分鐘完結時已報0.325元,重上開市價,繼而升勢持續,一度於下午3:34及3:29前高見0.385元,最終收報0.34元,較上市價仍高13.33%,顯然有心人曾於尾市托價,所以未必短期壓破上市價。最後想指出於上周五中央結算系統 (簡稱CCASS) 顯示首三名參與者持有近1.50億股,較總體在CCASS近2.00億股計出街貨佔比為74.97%,基於「T+2」結算,於本周二 (7月25日) 持股分佈變化不大,就是確認有心人未有散貨,才有望股價上揚。     聶Sir 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 (以上純屬個人分享,並不代表本網站、筆者或其僱主之意見、立場、推薦、陳述、誘使、支持或安排,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任何投資決定。)

Read more

[聶升專欄] 分析一隻人事多變的創業板股份 / 配股 (2017/07/24)

20170724
按此成為付費會員或請先登入
Read more

【聶SIR】胡亂出招 丟人現眼 (2017/07/21)

_聶SIR503+369

    筆者早於今年6月13日晚上8:49收到一個電郵,標題是一個連結,正是我於去年12月19日在本專欄的撰文,命題為「再談冠華供股佈局」。驟眼看來撰寫此電郵的人來意不善,內文既無上款,亦無下款稱位,只是留了一行字:「師苦,你唔係好掂喎」,明顯是想「挖苦」筆者,前文我表示對於此股不論我們如何揣測有心人的部署,幾乎可以肯定都會輸錢。可能如此,那人見今年6月13日收報0.365元,較我發佈前文當日收報0.26元,累升超過四成,認為有人分析錯誤。     再一次懷着感慨 於收到電郵後約16分鐘 (晚上9:05),我回覆此人電郵如下: 「冠華國際控股 (0539) 於今年1月5日傍晚發佈供股結果,其後於4月25日晚上宣佈發行可換股債券,並且那是關連交易。當日收報0.27元,與早前供股價0.25元只差四個價位。到了6月9日 (上周五) 收報0.29元,較供股價高出16%,最近兩日 (6月12和13日) 均見股價上揚,同時於6月12和13日收市後集團發佈有關上述可換股債券的通函和公告,明顯是有心人壓價收夠貨來開會投票,所以現在推高股價令散戶較難進場。難道你認為是跟早前的供股有關嗎?敬請閣下在出招前,先做足功課,以免貽笑大方!」 至今已事隔超過一個月,並無再收到此人的電郵。   繼前文用上「感慨」一詞後,不禁令我於本文要再度「感慨」,若那人純粹為了「挖苦」筆者,才寫下那封電郵,我認為實在沒有必要,皆因筆者未嘗自負到覺得每次分析都是準確無誤,只是在每次發表分析之前,均會進行資料搜集。那怕只是在免費文章表達一個觀點,可能背後已用上數小時來求證,比撰文的時間還要長,只為讓讀者看到分析股份的實況。     分析要持開放態度 再者,我對每一隻股票,都是懷着存開放態度作分析,就如上述的冠華國際控股,有學生於今年4月26日早上問對其在前一晚發表的配售可換股債券 (轉換價為0.30元,較4月25日收報0.27元為溢價11.11%) 公告有可看法,當時表示今次配售對象為大股東,目的是要擴大持股量,預算有好消息。另於6月13日下午學生留意到股價異動,兩日累升近26% (0.29 → 0.365元),股價是否準備炒上,再問有何看法。當時回應是6月12和13日均發佈相關通函和公告,的確可能在開會後便散貨,不等換股債配售完成。而在4月26日股價介乎0.265至0.27元,較6月20日收報0.44元,不足兩個月累升超過六成。     賺盡從來都不易 然而,要「賺盡」從來都不容易,股東特別大會召開日期為6月30日,但股價自6月21日起已見回落,連跌八日至6月30日收報0.28元,與4月26日收報0.27元只差兩個價位。之後股價再無起色,截至7月15日 (上周五) 僅於0.285至0.25元之間徘徊,就股價上下大幅波動的日子與配售換股債的極為吻合,從6月12日至7月10日,此股共發佈7則跟換股債相關的公眾文件,再次證明有心人藉着換股債的財技活動將股價舞弄一番。惟有持守客觀的狀態,加上不斷鑽研公司公告的發表意圖,才有望成功捕捉股價規律,達致避險與獲利並重的股票投資果效。       聶Sir 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 (以上純屬個人分享,並不代表本網站、筆者或其僱主之意見、立場、推薦、陳述、誘使、支持或安排,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任何投資決定。)

Read more

[聶升專欄] 仔細分析每項披露的成本價 / 供股 (2017/07/21)

cost-accounting-40
按此成為付費會員或請先登入
Read more

[聶升專欄] 不足六月 七發財技 / 串連財技 (2017/07/20)

圖片0
按此成為付費會員或請先登入
Read more

[聶升專欄] 問與答 (2017/07/19)

20170719-0
按此成為付費會員或請先登入
Read more

【聶SIR】論新股上市的不良現況 (2017/07/19)

_聶SIR503+369

  筆者於本周一 (7月17日) 撰文時表示,本月可謂「新股當道」,截至上周五 (7月14日),已有12隻新股上市,表面看來股票市場集資反應熱烈,不過實際是「旺丁不旺財」,上述12隻新股之中,於主板上市的6隻,按中間價計算,雖有 鴻騰六零八八精密科技 (6088) 「撐場」,招股時預算集資淨額約25.69億元,不過實際上市價2.70元卻略低於中間價2.73元,故此集團實收集資淨額約25.39億元。其餘5隻股份按中間價計出集資淨額介乎大約9,940萬至2.24億元 (招股時預算‧同下),較鴻騰六零八八精密科技就是「相形見絀」。同期在創業板上市的6隻股份,較大隻的盛業資本 (8469),按中間價計出集資淨額約3.35億元而已,其餘5隻股份則介乎大約2,860萬至5,910萬元,平均值約4,204萬元,較合理水平為1.00億元明顯偏少。   淺談創業板條例內容 除了「旺丁不旺財」,新股被「圍貨」情況亦見嚴重,不然原定於7月12日上市的合寶豐年 (8406),也不會於7月11日開市前發佈「延後配發結果公告」,內容提到原因有二,其一是「為使公司及包銷商確保證券有一個開放的市場」;其二是「因應監管機構就創業板上市規則第11.23條的規定作出查詢」。論到第一點,應是此股被質疑未能確保證券有一個開放的市場;第二點所指的創業板上市規則第11.23條,當中有11個細項,當中第2項列出公眾人士持有的股本證券的市值 (於上市時釐定) 必須最少為3,000萬港元,以及於上市時,公眾持有的股本證券須最少由100個人持有 (包括透過中央結算系統持有其證券的人士),單以公眾持股市值來說,合寶豐年的招股規模為2.00億股,按招股價下限0.20元計出市值為4,000萬元,較門檻高出1/3。至於公眾股東數目為100名或以上,更是輕而易舉,此股每手買賣單位為10,000股,以招股價上限0.35元計出成本為3,500萬元,100名股東持有一手股份之成本總計為35萬元而已,略有財力的散戶也能辦到。   證監會罕見出手介入 因此,我認為此股被查詢的是招股結果顯示的認購股份人士,是否乎合「公眾股東」定義,於上述的第11.23條有附註第二點列明公司 (包括附屬公司) 的董事、行政總裁或主要股東,或任 何該等人士的緊密聯繫人,不被視為公眾人士;第三點也列明任何人士獲得上述人士直接或間接資助購買證券,他們亦不被承認為公眾人士。而於7月11日晚上此股再發「公開發售不予進行」公告,內容提及上述監管機構就是香港證監會,證監會認為鑒於上市後股權高度集中對公開市場及本公司 (所指就是「合寶豐年」‧同下) 現有股份的公平有序市場的可能性造成疑問,本公司股份上市不符合公眾投資者或公眾利益。筆者認為證監會如此高調行動,實屬罕見,不排除是看到「圍貨」對散戶利益損害的嚴重性。關報導亦見於翌日早上不少的財經網站或報章,標題字眼普遍為「合寶豐年遭證監會反對上市」,可視為市場對此事的理解。   再申請上市難度極高 當然,由於此股沒有發佈招股結果,因此「圍貨」結論實屬筆者按上述兩則公告的推測。但若推斷正確,合寶豐年再申請上市可謂「荊棘滿途」,理由是觀乎今年2月份曾擱置上市的4隻創業板股份,其後自5月26日起陸續成功上市,當中3隻是以全公開發售方式招股上市,回看合寶豐年經已用了全公開發售方式招股,仍被證監會質疑上市後股權高度集中,到底此股的管理層,還能採用怎樣的招股方式,才能說服監管機構,股份於上市後能締造出公平有序的市場呢?       聶Sir 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 (以上純屬個人分享,並不代表本網站、筆者或其僱主之意見、立場、推薦、陳述、誘使、支持或安排,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任何投資決定。)

Read more

本網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資料或材料僅為提供信息,並根本不打算令閣下根據這資料來作交易或投資之用。
對於網站上傳輸的任何資料或材料的正確性、實用性或可獲得性,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對於任何基於此類資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資決定,本網站也不承擔任何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