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SIR】从CCASS持股分布探讨应否止蚀离场 (2017/07/26)

.1(2)

从CCASS持股分布探讨应否止蚀离场   早于7月初收到一名读者提问:“聂sir,国农金融投资 (8120) 股价于5月31日起下跌已超过25% (截至7月5日),然而仅于5月26日高见0.113元,跟配股价0.10元只差13%,有心人理应获利不多。再看中央结算系统 (简称CCASS) 首10多名持份者持股也似乎变化不大,请问此股近期的下跌,表示有心人受细价股暴跌潮影响要蚀卖股份,还是在哄骗散户沽货,之后再趁低吸纳股份呢?谢谢!”   早前配股货分布 笔者已于7月11日作出回复,当时表示此股早于3月31日晚上宣布配股,规模为1.538亿股,配股价则是0.10元,较宣布当日收报0.11元折让9.09%,较上限少于20%连一半也没有,反映属低折让配股。到了4月21日傍晚宣布配股完成,当晚配股货被放入CCASS,由三名参与者全数接货,分别是阿仕特朗资本管理 (7,380万股)、君阳证券 (4,500万股) 和康证 (3,500万股);而到了7月10日,三者持有的配股货变为1,756万、7,800万和3,334万股,并有1,070万和967万股分别在国农证券和新鸿基投资服务,五名参与者合计持有1.4927亿配股货 (如下表),即只有453万股已释出市场,占配股货不足3%,反映仍有大量的散货空间。但想指出于7月21日再看CCASS数据时,君阳证券和新鸿基投资服务均没有变化,阿仕特朗资本管理增持666万股,康证和国农证券则分别减持3,340万和260万股,计出净减持2,928万股,撇除“射仓”可能,仍有近1.20亿股配股货未有释出市场,占总体超过78%,反映散货量不大。     成交偏少呈阴跌 回看之前回复看法,诚如读者所言,股价于5月26日高见0.113元后便无以为继,其后两个交易日 (5月29和30日) 仍是收于0.109元,较配股价高出九个价位,而从6月1日至7月10日共28个交易日,只有24日录得成交,累计约1.16亿股,即或全数仅换手一次,占公众持股量7.75亿股仍不到15%,期内平均每日成交量约484万股,占公众持股量约0.62%,可见成交偏少,为“阴跌”格局,所以认为有心人暂时未有托价散货意欲,不排除与6月27日出现的细价股暴跌潮有关。观乎6月28日至7月10日收市价介乎0.085至0.08元,暂看呈横移状态,倘若收市价能维持在0.08元或以上,可视为股价已见喘定的讯号,能承受风险者可考虑继续持股观望。否则见连续两天或以上失守0.08元,便要有股价续跌的心理准备,届时可能要考虑是否该止蚀离场。   应否持股的考量点 观乎7月10日起的股价表现,未有收于0.08元,并于7月12和13日分别高收于0.101和0.095元,理应可持股继续观望。不过自7月14日起股价再见偏软,于7月20和21日分别收报0.081和0.083元,贴近0.08元,暂仍维持早前看法,若见连续两天或以上失守0.08元,倾向认为股价会续跌。最后想指出上述CCASS参与者的持股变化,应存在“射仓”可能,实则已释出配股货低于3,000万股,理由是于7月20日申万宏源证券增持1,180万股,应是来自国农证券和瑞邦证券分别减持780万和500万股产生,后者承接了早于7月14日康证释出货量,当日还有820万股由恒亿证券承接,截至7月21日没有变化,即连同上述申万宏源证券增持股数,保守计算最少2,000万股被“射仓”,就是最多只有1,381万股已释出市场,占总体配股货还不到9%,以配股价0.1元较7月21日收报0.083元,承配人的账面损失17%,金额约238万元,也可视为能承接风险者继续持股的另一理由。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 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以上纯属个人分享,并不代表本网站、笔者或其雇主之意见、立场、推荐、陈述、诱使、支持或安排,亦非任何投资建议或劝诱。读者务请运用个人独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任何投资决定。)

Read more

[聂升专栏] 拆解一只事与愿违的创业板新股表现 (2017/07/26)

按此成为付费会员或请先登入
Read more

[聂升专栏] 本周恒指有望上试二万七 / 转上主板 (2017/07/25)

图片0
按此成为付费会员或请先登入
Read more

【聂SIR】于新股暗盘交易时段进场明智吗? (2017/07/24)

.1(2)

笔者于7月21日 (上周五) 收到Sammy问:“万分焦急,希望聂Sir帮忙解答!我于上市前一天 (7月20日) 透过暗盘交易以0. 39元买入新达控股 (8471),理由是看了招股结果后认为就算全数公开发售部分皆属散户申请,也只占招股规模 (全数视为“街货”) 一成,按上市价0.30元计出涉资只有600万元,理应有心人可恣意推高股价大捞一笔。然而,上市后表现却强差人意,与同日上市的明梁控股 (8152) 表现简直是天渊之别,未知为何前者股价不如我的预期发展呢?此外,聂Sir曾经在文章提到新股若主动沽盘 (又称B盘) 的累计成交量超过街货量,经查阅上市首日交易记录后,留意B盘成交量为1.054亿股,占2亿股招股规模52.70%,同时A盘 (主动买盘) 成交量 (超过1.33亿股) 也比B盘多,是否可理解为有心人未散货,短期有望股价逆转上扬呢?”   货源归边结论 就著招股结果,我们不妨以此入手分析,假设读者分析正确,有心人只于配售部分获发股份,那么第一件事情要探讨为是否配售中的1.80亿股,均属于有心人持货呢?按著获发股数分类,可分作五组,其中第三组有20人,获发股数介乎500,001至1,000,000股,以每手买卖单位10,000股计算,每人最少持有51万股,按上市价0.30元计出涉资153,000元,认为是散户可付出的成本。因此,我认为最高持货量的两个组别,就是介乎1,000,001至5,000,000股,以及5,000,001及以上合计的70名 (62 + 8) 承配人,才可视作有心人持股。首25名承配人获发8,900万股,连同余下45人每位最少获发101万股,所以合计134,450,000股,占招股规模67.23%,虽已高于六成可得出货源归边的结论,不过较普遍当炒新股有心人之街货占比为八成或以上明显偏少,反映于上市前一天已暗盘进场不是好选择。   处于不利位置 理由是在暗盘交易时段沽货的,大家认为属散户还是有心人机会大呢?难道已获发股份的散户不会像读者那样憧憬上市后股价上扬吗?由此推断暗盘交易时段产生的成交量应是有心人沽货所产生。当日成盘价介乎0.335至0.42元,就最低价而言有心人账面也赚11.67%,更何况最活动成交价为0.38元,较上市价0.30元高逾26%,全日成交量13,070,000股相对成交金额4,980,650元计出平均成交价为0.3811元,低于读者买入价0.39元,并且0.39元较上市价高出三成,证明读者进场时已处于不利位置。   存在压价可能 再看上市首日成交分布,诚如读者所言,B盘成交量为105,400,000股,连同上述暗盘产生的13,070,000股,合计约1.18亿股,较有心人持股量约1.34亿股少了1,598万股。然而,不能忽略开市前的竞价成盘,成交量高达3,846万股,以成盘价0.325元计出涉资近1,250万元,显然是有心人释出货量,故此三者合计应是156,930,000股,较有心人持股量多出2,248万股,存在有心人已散货离场的可能。以三者合计成交金额约5,284万元计出平均成交量为0.3367元,较上市价高出12.24%。诚然有心人账面利润约576万元属偏少,沽货的诱因甚低,但也可以反过来看有心人认为上市价定位偏高,所以于取得微利离场后便恣意压价,当股价大幅低于上市价后再吸纳股份。不过要留意实属推测而已,还要看今日股价会否收低于0.30元方可确认。暂看股价走势不用太灰心,皆因上周五到了下午3:22前见股价由全日低位0.32元开始回升,于那分钟完结时已报0.325元,重上开市价,继而升势持续,一度于下午3:34及3:29前高见0.385元,最终收报0.34元,较上市价仍高13.33%,显然有心人曾于尾市托价,所以未必短期压破上市价。最后想指出于上周五中央结算系统 (简称CCASS) 显示首三名参与者持有近1.50亿股,较总体在CCASS近2.00亿股计出街货占比为74.97%,基于“T+2”结算,于本周二 (7月25日) 持股分布变化不大,就是确认有心人未有散货,才有望股价上扬。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 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以上纯属个人分享,并不代表本网站、笔者或其雇主之意见、立场、推荐、陈述、诱使、支持或安排,亦非任何投资建议或劝诱。读者务请运用个人独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任何投资决定。)

Read more

[聂升专栏] 分析一只人事多变的创业板股份 / 配股 (2017/07/24)

20170724
按此成为付费会员或请先登入
Read more

【聂SIR】胡乱出招 丢人现眼 (2017/07/21)

_聂SIR503+369

    笔者早于今年6月13日晚上8:49收到一个电邮,标题是一个连结,正是我于去年12月19日在本专栏的撰文,命题为“再谈冠华供股布局”。骤眼看来撰写此电邮的人来意不善,内文既无上款,亦无下款称位,只是留了一行字:“师苦,你唔系好掂㖞”,明显是想“挖苦”笔者,前文我表示对于此股不论我们如何揣测有心人的部署,几乎可以肯定都会输钱。可能如此,那人见今年6月13日收报0.365元,较我发布前文当日收报0.26元,累升超过四成,认为有人分析错误。     再一次怀着感慨 于收到电邮后约16分钟 (晚上9:05),我回复此人电邮如下: “冠华国际控股 (0539) 于今年1月5日傍晚发布供股结果,其后于4月25日晚上宣布发行可换股债券,并且那是关连交易。当日收报0.27元,与早前供股价0.25元只差四个价位。到了6月9日 (上周五) 收报0.29元,较供股价高出16%,最近两日 (6月12和13日) 均见股价上扬,同时于6月12和13日收市后集团发布有关上述可换股债券的通函和公告,明显是有心人压价收够货来开会投票,所以现在推高股价令散户较难进场。难道你认为是跟早前的供股有关吗?敬请阁下在出招前,先做足功课,以免贻笑大方!” 至今已事隔超过一个月,并无再收到此人的电邮。   继前文用上“感慨”一词后,不禁令我于本文要再度“感慨”,若那人纯粹为了“挖苦”笔者,才写下那封电邮,我认为实在没有必要,皆因笔者未尝自负到觉得每次分析都是准确无误,只是在每次发表分析之前,均会进行资料搜集。那怕只是在免费文章表达一个观点,可能背后已用上数小时来求证,比撰文的时间还要长,只为让读者看到分析股份的实况。     分析要持开放态度 再者,我对每一只股票,都是怀着存开放态度作分析,就如上述的冠华国际控股,有学生于今年4月26日早上问对其在前一晚发表的配售可换股债券 (转换价为0.30元,较4月25日收报0.27元为溢价11.11%) 公告有可看法,当时表示今次配售对象为大股东,目的是要扩大持股量,预算有好消息。另于6月13日下午学生留意到股价异动,两日累升近26% (0.29 → 0.365元),股价是否准备炒上,再问有何看法。当时回应是6月12和13日均发布相关通函和公告,的确可能在开会后便散货,不等换股债配售完成。而在4月26日股价介乎0.265至0.27元,较6月20日收报0.44元,不足两个月累升超过六成。     赚尽从来都不易 然而,要“赚尽”从来都不容易,股东特别大会召开日期为6月30日,但股价自6月21日起已见回落,连跌八日至6月30日收报0.28元,与4月26日收报0.27元只差两个价位。之后股价再无起色,截至7月15日 (上周五) 仅于0.285至0.25元之间徘徊,就股价上下大幅波动的日子与配售换股债的极为吻合,从6月12日至7月10日,此股共发布7则跟换股债相关的公众文件,再次证明有心人借着换股债的财技活动将股价舞弄一番。惟有持守客观的状态,加上不断钻研公司公告的发表意图,才有望成功捕捉股价规律,达致避险与获利并重的股票投资果效。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 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以上纯属个人分享,并不代表本网站、笔者或其雇主之意见、立场、推荐、陈述、诱使、支持或安排,亦非任何投资建议或劝诱。读者务请运用个人独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任何投资决定。)

Read more

[聂升专栏] 仔细分析每项披露的成本价 / 供股 (2017/07/21)

cost-accounting-40
按此成为付费会员或请先登入
Read more

[聂升专栏] 不足六月 七发财技 / 串连财技 (2017/07/20)

图片0
按此成为付费会员或请先登入
Read more

[聂升专栏] 问与答 (2017/07/19)

20170719-0
按此成为付费会员或请先登入
Read more

【聂SIR】论新股上市的不良现况 (2017/07/19)

_聂SIR503+369

  笔者于本周一 (7月17日) 撰文时表示,本月可谓“新股当道”,截至上周五 (7月14日),已有12只新股上市,表面看来股票市场集资反应热烈,不过实际是“旺丁不旺财”,上述12只新股之中,于主板上市的6只,按中间价计算,虽有 鸿腾六零八八精密科技 (6088) “撑场”,招股时预算集资净额约25.69亿元,不过实际上市价2.70元却略低于中间价2.73元,故此集团实收集资净额约25.39亿元。其余5只股份按中间价计出集资净额介乎大约9,940万至2.24亿元 (招股时预算‧同下),较鸿腾六零八八精密科技就是“相形见绌”。同期在创业板上市的6只股份,较大只的盛业资本 (8469),按中间价计出集资净额约3.35亿元而已,其余5只股份则介乎大约2,860万至5,910万元,平均值约4,204万元,较合理水平为1.00亿元明显偏少。   浅谈创业板条例内容 除了“旺丁不旺财”,新股被“围货”情况亦见严重,不然原定于7月12日上市的合宝丰年 (8406),也不会于7月11日开市前发布“延后配发结果公告”,内容提到原因有二,其一是“为使公司及包销商确保证券有一个开放的市场”;其二是“因应监管机构就创业板上市规则第11.23条的规定作出查询”。论到第一点,应是此股被质疑未能确保证券有一个开放的市场;第二点所指的创业板上市规则第11.23条,当中有11个细项,当中第2项列出公众人士持有的股本证券的市值 (于上市时厘定) 必须最少为3,000万港元,以及于上市时,公众持有的股本证券须最少由100个人持有 (包括透过中央结算系统持有其证券的人士),单以公众持股市值来说,合宝丰年的招股规模为2.00亿股,按招股价下限0.20元计出市值为4,000万元,较门槛高出1/3。至于公众股东数目为100名或以上,更是轻而易举,此股每手买卖单位为10,000股,以招股价上限0.35元计出成本为3,500万元,100名股东持有一手股份之成本总计为35万元而已,略有财力的散户也能办到。   证监会罕见出手介入 因此,我认为此股被查询的是招股结果显示的认购股份人士,是否乎合“公众股东”定义,于上述的第11.23条有附注第二点列明公司 (包括附属公司) 的董事、行政总裁或主要股东,或任 何该等人士的紧密联系人,不被视为公众人士;第三点也列明任何人士获得上述人士直接或间接资助购买证券,他们亦不被承认为公众人士。而于7月11日晚上此股再发“公开发售不予进行”公告,内容提及上述监管机构就是香港证监会,证监会认为鉴于上市后股权高度集中对公开市场及本公司 (所指就是“合宝丰年”‧同下) 现有股份的公平有序市场的可能性造成疑问,本公司股份上市不符合公众投资者或公众利益。笔者认为证监会如此高调行动,实属罕见,不排除是看到“围货”对散户利益损害的严重性。关报导亦见于翌日早上不少的财经网站或报章,标题字眼普遍为“合宝丰年遭证监会反对上市”,可视为市场对此事的理解。   再申请上市难度极高 当然,由于此股没有发布招股结果,因此“围货”结论实属笔者按上述两则公告的推测。但若推断正确,合宝丰年再申请上市可谓“荆棘满途”,理由是观乎今年2月份曾搁置上市的4只创业板股份,其后自5月26日起陆续成功上市,当中3只是以全公开发售方式招股上市,回看合宝丰年经已用了全公开发售方式招股,仍被证监会质疑上市后股权高度集中,到底此股的管理层,还能采用怎样的招股方式,才能说服监管机构,股份于上市后能缔造出公平有序的市场呢?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 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以上纯属个人分享,并不代表本网站、笔者或其雇主之意见、立场、推荐、陈述、诱使、支持或安排,亦非任何投资建议或劝诱。读者务请运用个人独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任何投资决定。)

Read more

本网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资料或材料仅为提供信息,并根本不打算令阁下根据这资料来作交易或投资之用。
对于网站上传输的任何资料或材料的正确性、实用性或可获得性,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对于任何基于此类资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资决定,本网站也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