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SIR】分析万隆控股集团是否已易主 (2017/01/23)

.1(2)

  上周四 (1月19日) 晚上学生Anson于脸面Messenger问我对万隆控股集团 (0030) 的看法,他留意此股源于易主,加上去年初至今进行四次关于股本集资,包括发行可换股债券、配股、供股,以及于今年1月19日晚上宣布的另一次配股,综合这样资料学生之结论是此股经已暗中易手,认为不论是承配人和包销商都是同一伙人,他们合计占权较现时两名大股东持股更多,而从1月16日开报0.122元至1月18日收报0.137元累升超过12%,是要托价让大股东沽货离场。另外,此股于供股完成后不足半个月又宣布配股,该如何解读呢?     额外供股来增持股份 于翌日早上六时我给他回复,主席兼执行董事周泓借着额外供股,占权由2.47%增持至8.38%,却还未成为主要股东 (占权为10%或以上),假若成了最大股东,因权占不足三成而不能于董事局有主导权,明显不是要入主此股,更何况部分参与供股的方科虽然占权由12.40%降至8.71%,但仍是高于周泓,进一步确认主席没有入主此股的意图,否则必定占权高于8.71%,可见易主看法不成立,所以股价不会因此炒上。当然Anson的着眼点是有心人经已大量股权,才是集团的主导者,值得留意其观点建基于承配人和包销商是同一伙的,但我对此看法有所保留,皆因上述四项集资,均用上不同的金融中介代劳,即有四间券商介入,若是真的同一伙,何以不用上相同的金融呢?     揣摩供股后配股原因 至于从供股完成后不久便宣布配股来看,暗示此股有财政压力,于配股公告表明集资净额为拨备作还债之用,进一步确认存在财政压力,这点可视为配股完成后有望股价上扬的线索。但事实上回复当日股价已上扬超过13% (0.136 → 0.154元),反映今次配股集资不容有失。此外,我也向Anson表示分析财技股不宜单纯猜测,要有证据支持论点,从上述他有关股权分布的观点,对比现时集团向公众发布资料,暂未看到他提出的论点是否属实。不过于1月19日中央结算系统 (简称CCASS) 显示参与者有265名,持有约39.96亿股,占已发行股本99.73%,反映两大股东持货在其中,合计约6.85亿股,经扣除后在CCASS的街货量约33.11亿股,而首9名参与者均持有超过8,000万股,认为属有心人持货机会大,她们占参与者总数3.40%,却持有约21.24亿股 (已扣除两大股东持股),计出街货占比为64.15%,因已高于六成,反映货源已被归边,证明股价具备炒上条件。     此股经已供干的证据 参考于1月4日发布的供股结果,公众股东透过按配额供股和额外供股分别认购7.62亿和1.24亿供股货,早前供股日期为去年12月13至23日,收市价介乎0.133至0.123元,较供股价0.11元之差距为20.09%和11.82%,理应散户参与供股意欲不大,暗示属有心人认购供股货机会大,加上包销商承接约1.61亿股,合共约10.47亿股,占总体约13.35亿供股货之78.44%,证明此股已被“供干”,可将0.11元视为有心人的每股持货成本价,而此价又与今次配股价相同,不论供股货和配股货的承接者是否同一伙,于股价上扬时也存在散货诱因。此股于上周五收报0.154元,较0.11元高出四成,一般高于三成视为具备散货诱因。至于上述约10.47亿供股货,连同今次约5.34亿配股货,合共多达15.82亿股,相对当日成交量约1.37亿股,最多仅散货8.67%,暗示股价仍有很大上升空间。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Read more

[聂升专栏] 一只潜在易主的股份 / 代价发行 (2017/01/23)

508583560
按此成为付费会员或请先登入
Read more

【聂SIR】对野马国际供股的看法 (2017/01/20)

20161220-1166

    读者Robby于上周末 (1月14日) 透过脸书问我对 野马国际 (0928) 供股的看法,宣布日期为去年12月22日晚上,供股价为0.126元,较当日收报0.194元折让35.05%,因已超过三成,属于大折让供股。供股比例为1供1,因大于2供1,除了属于比例较大的供股,同时也必须通过股东特别大会之决议案方可进行。此外,集团还加入更改每手买卖单位的条款,由现时的4,000股,将改为20,000万股,表示若不持有五手或其倍数的股份,于更改单位后就会产生碎股,要以较市价折让的方式沽货,更坏的情况是因无人承接碎股而无法沽货。     向下炒之布局 从大折让供股、较大比例供股,加上改大每手买卖单位,明显是将股价向下炒的设局,所以宣布供股翌日裂口低开7.22% (0.194 → 0.18元),未有超过一成,跌幅已算轻微,预示股价续跌机会大。最终当日收报0.159元,单日下跌18.04%,之后股价反复向下,于上周五 (1月13日) 收报0.151元,再跌八个价位,考量点自然落在股价是否仍有下行压力。参考于去年12月22日收报0.194元,按供股价为0.126元及供股比例为1供1计算,理论除权价为0.16元,较上述的0.151元已多跌九个价位。由于0.16元的参考价早已失守,存在股价续跌的可能。事实上0.15元较供股价仍高逾19%,倘若有心人是部署“供干”,预算股价至少会跌近0.13元水平,更甚者是贴近供股价0.126元。     未有供干结论 值得留意供股公告显示除了最大股东Powerful Software (现时占权13.37%) 已承诺按配额供股,另一大股东卓慧集团有限公司 (现时占权12.74%) 未有承诺供股,并且该公司由王亮全资拥有,他在去年8月22日已辞任董事会副主席兼非执行董事职务,由此推断王亮不参与供股机会大,暗示这12.74%供股货会落在包销商手上。若扣除Powerful Software已承诺认购约3.20亿供股货,经扣除后的供股街货约20.71亿股,相对包销商会承接约3.05亿股,占供股街货只有14.71%,暂未能得出部署“供干”的结论。     货源已被归边 虽然如此,因着上述的决议案,有心人必须在公众持股量之占权不少于一半,才能确保供股获批进行。参考于1月14日的中央结算系统 (简称CCASS) 数据显示,参与者有251名,持有约21.43亿股,占已发行股数约23.90亿股的89.65%,即有大约2.47亿股未有放于CCASS。而于去年8月9晚上宣布完成的代价发行,卖方收到集团约2.46亿新股,与上述约2.47亿股接近,暗示该批股份未有放于CCASS。因此,经扣除两大股东的持货后,于CCASS的街货量约15.19亿股,而首七名参与者均持有超过4,000万股,认为属有心人持货机会大,她们占参与者总数2.79%,却持有约9.49亿街货 (已扣除两大股东持股),计出街货占比为62.46%,因已高于五成,暗示有心人已准备好在决议案投票,暂看将于2月7日举行的股东特别大会延期机会不大。同时占比亦已逾六成,反映货源已被归边,有心人具备操控股价条件。     另外我留意到集资净额不少于2.90亿元,其中约1.10亿元用于还债,占比近四成,隐若看到“供钱”才是真正目的,大大减低“供干”的可能性。故此认为早前股价下跌是让有心人收货,如今已没有再收货之必要,加上“供干”的前设已不成立,股价下行压力不大,预算于除权首日 (2月9日) 之前股价于0.145至0.155元横行机会大。若能于0.145元进场,较供股价0.126元只高出约15%,风险不算大,可考虑于此价进场套取供股权来图利。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Read more

[聂升专栏] 仅于六日内便除权的启示 / 串连财技 (2017/01/20)

图片1719
按此成为付费会员或请先登入
Read more

【聂升股解码】从本质看合股 (2017/01/19)

.1(2B)

  命题为2015年11月19日撰文时所订,当时就著“合股”的话题才了详细讲解,有兴趣了解更多的读者,不妨购买笔者于去年初出版著作《细价股夺金攻略》。     至于当日分析股份为中国上城 (2330),于前一晚发布配股公告,规模为1.88亿股,占已发行股本14.09%,每股作价为0.329元,与2015年11月18日收报0.38元比较,折让为13.42%。今次集资净额为6,100万元,拟用于支付收购深圳市隆盛行供应链有限公司之保留款的部分款项,以及用作营运资金。我查看公司2015年中期报告,见银行结存及现金为2.21亿元,理应可腾出6,100万元注资附属公司,但从公司今次配股有配售代理介入,并列明承配人不少于六名,反映配股给“街外人”机会大,证明公司有实际集资压力,而非引入策略性股东。     有钱不能用 透过看上述中期报告的综合现金流量表,确认公司真的有集资压力,当中列出2014年上半年的投资活动所用现金净额为-1.63亿元人民币,意思是“现金流出”,主要由“存放短期银行存款”构成。然而,于2015年上半年此项目却显金额为“零”,其实于2014年全年业绩和2013年中期业绩,这项目同样为“零”,独有在2014年中期业绩出现,同时该年的“有抵押银行贷款”为2.52亿元人民币,较2013年同期的702万元人民币显著增加,由此可见“存放短期银行存款”为抵押品,是“能看不能用”的现金。     注资为借钱 到了2015年上半年,“有抵押银行贷款”为3.96亿元人民币,较2014年同期增加超过46%,抵押品由存款转为若干租赁土地及楼宇以及在建物业。以我的理解,公司用了上述于2014年上半年的“存放短期银行存款”作发展之用,再以那些项目作抵押品。但由于抵押贷款的3.96亿元人民币于本年必须清还,而截至2015年6月30日公司的“银行结存及现金”却只有2.21亿元人民币,根本无法应付清还贷款。从两者差额为1.75亿元人民币,而今次集资净额为6,100万港元来看,仍不足以还债,但公司却表明用途是注资附属公司而非还债,我相信有可能是公司透过注资到附属公司,增加其资产净值,再作为抵押品借钱,清还上述贷款,暗示今次配股集资志在必得。     托价实难免 以配股价为0.329元及宣布配股当日收报0.38元计算,承配人的账面回报率为15.50%,明显不具吸引力,预算托价促销配股,在所难免。股份踏入2015年8月起成交量渐见疏落,反映货源归边,炒上股价没有难度。例如5月份和7月份分别以四天和两天时间,分别令股价上升97.70% (0.435 → 0.86元) 和 56.82% (0.44 → 0.69元)。配股最早于11月20日完成,最迟于12月9日完成,当时制订策略为进取投资者可于0.42元或以下买入股份;谨慎者可于0.36元或以下买入;保守者则可于0.30元或以下买入。初步目标价为0.50至0.55元;买入价下跌30%可考虑离场。     失败的操作 结果分析当日开报0.43元,高于进取者的买价范围,及至开市后约五分钟,股价回落至0.42元,可以考虑进场,并于上午10:00前一度高见0.47元,账面赚近12%,以“即日鲜”而言效果算是不俗。但因我们的切入点是配股,加上股价未有上扬至目标价,理应不会止赚离场。配股最终在12月8日晚上宣布完成,当日收报0.39元,较0.42元的账面损失为7.14%。从2015年12月9日至2016年1月14日,收市价介乎0.37至0.40元,期间一直成交疏落,及至1月15及18日 (星期一) 股价分别高见0.435和0.43元,视为脱身的机会,倘若不愿离场,便只能看作股价持续阴跌,于上周五 (2017年1月13日) 收报0.24元,与0.42元比较,持股近十四个月之账面损失近43%,成交依然疏落,真的不知有心人何时才会行动,可见是一次失败的操作。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Read more

[聂升专栏] 别对自己的眼光太自负 / 复合财技 (2017/01/19)

图片934
按此成为付费会员或请先登入
Read more

【聂SIR】转板溢利要求多面睇 (2017/01/18)

_聂SIR503+369

    今日与大家讨论创业板股份转上主板的要求,事源学生Eric留意到百本医护 (8216) 于去年9月2日晚上宣布申请转板,至今未有公布进一步消息,根据六个月的期限安排,若于今年3月1日未能获批转板,暗示不获港交所批准,届时集团仍有意转板,必须向港交所重新提出申请,于是他查阅集团过去三年 (2014年6月底至2016年6月底) 的财务资料,结果是不合申请资格,问我有何看法。     三项溢利要求 就著Eric的提问,我查阅港交所的相关规则,根据“股本证券基本上市规定 ”(https://www.hkex.com.hk/chi/listing/listreq_pro/listreq/equities_c.htm),若要通过“盈利测试”要求,提出申请之创业板股份必须在“股东应占溢利”上达到过去三个财政年度至少5,000万港元 (最近一年溢利至少2,000万盈利,及前两年累计溢利至少3,000 万港元),而百本医护过去三年的股东应占溢利分别约870万、2,239万和2,684万港元,即累计三年、累计两年和一年的溢利约5,793万、4,923万和2,684万元,理应已乎合上述三项溢利要求。       需为日常业务 而学生的着眼点,应是“上市规则第8.05(1)(a)条之最低溢利规定”(https://www.hkex.com.hk/chi/rulesreg/listrules/mbrules/documents/chapter_8_tc.pdf),内容是申请人必须具备不少于3个会计年度的营业记录 (参阅《上市规则》第4.04条),而在该段期间,申请人最近一年的股东应占溢利不得低于2,000万港元,及其前两年累计的股东应占溢利亦不得低于3,000万港元。上述盈利应扣除日常业务以外的业务所产生的收入或亏损。关键在最后一句,参考百本医护过去三年的“其他收入及收益”分别约186万、284万和342万港元,经调整后的三年溢利分别约684万、1,955万和2,343万港元,即累计三年、累计两年和一年的溢利约4,981万、4,298万和2,343万港元,可见累计三年溢利少于5,000万港元,故此得出不合要求的结论。       解法未必如此 笔者的看法是上市规则第8.05(1)(a)条的解法未必如此,损益表之中的项目是否被视作日常业务所产生的收入或亏损,是由港交所自行定夺的,而三年的溢利计法,亦未必如我们在年报上看到的数据。参考于去年6月30日申请转板的扬科集团 (1460,转板前代号为8140),于2014年、2015年和2016年3月底的股东应占溢利约-159、2,007和2,882万港元,即累计三年、累计两年和一年的溢利约4,729万、4,888万和2,882万元,理应累计三年溢利少于50,000千港元,结论是不乎合转板要求,然而此股却于同年10月3日获批准转板,并于10月11日生效。           公众难知真相 再看中国基建港口 (8233),申请转板日期为去年6月27日,并于同年10月7日宣布申请未获批准,原因为本公司并未符合主板上市规则第8.05(1)(a)条之最低溢利规定。参考此股于2013年、2014年和2015年12月底的股东应占溢利约474万、2,559万和2,458万港元,即累计三年、累计两年和一年的溢利约5,491万、5,017万和2,458万港元,应是完全乎合要求才对。当然我们可以指出此股过去三年的其他收入约463万、1,123万和1,175万港元,经调整后溢利约11万、1,436万和1,283万港元,即累计三年、累计两年和一年的溢利约2,729万、2,719万和1,283万港元,就能解释此股不能成功转板的原因。然而这只是一种“推测”,除非中国基建港口再发公告进一步交代未获批准原因之详情,否则只有港交所和申请人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Read more

[聂升专栏] 问与答 (18/01/2017)

图片1711
按此成为付费会员或请先登入
Read more

【聂升股解码】巴黎恐袭对后市之启示 (2017/01/17)

....1_1:1B

  品牌中国 (0863) 是笔者于2015年11月17日分析股份,留意原因是前一晚发布配股消息,配股规模为49,362,038股,占已发行股数20%,为一般授权上限。从集资净额拟用作新业务发展资金及一般营运资金,加上过去12个月未有进行集资活动而言,反映没有集资压力,相信今次配股旨在引入新股东。分析重点落在认购人身分上,分别是三名私人投资者,以及一间有限公司。由于前三者于配股完成后股权占比均少于5%,因此只属公众股东,加上披露易未有他们持有其他上市公司股份的资料,初步认为不属“炒家”。论到后者的公司,将会取得股权占比为9.90%,成了第三大股东,故此公告虽列明所有认购人将成为公众股东,但从占比而言不具说服力。另外今次配股没有配售代理介入,不排除部分,甚至是全部认购人均为管理层所认识,相信属“自己人”机会大。     认购方为合作伙伴 同时认购公司之母公司“上海大丰”于分析前一天也跟品牌中国签了备忘,出售联营公司“上海临港”31%股权,品牌中国又计划向上海临港的另一现有股东收购3%股权,即合共34%股权。由此看来,认购公司将成为品牌中国的合作伙伴,进一步确认为“自己人”。公告又表示那名股东跟公司已签署备忘,可参阅2015年11月16日发布公告,但我在披露易未有看到此公告,预料短期会补发公告 (果然于翌日开市前已发布)。不过收购3%股权按常理涉资有限,即或未看公告内容,也无损我们对股份之分析。     参考昔日股价变化 若查阅昔日公告,知道股份于2015年9月7日正式转上主板,最初申请日期为2月9日,但由于超过六个月仍未成事,申请已自动失效。公司于8月7日重续申请,可见公司转上主板的决心。股价于2月9日收报2.98元,翌日高见3.13元,升幅约5%,最终收报2.97元,较前一日收市价微跌一个价位,反映消息未有刺激股价显著做好。踏入3月,股价才见反复向上,并于6月2日高见5.80元,不足四个月,升幅近95%,同时期间成交量显著增加。高位过后,股价变为反复向下,于7月8日收报2.00元,为2015年度当时最低收市价,而配股价则为2.42元,与2.00元比较溢价21%。分析前一天收市价为3.00元,与转上主板前股价相若,反映股价回到原点,形成配股价有19.33%折让,与一般授权上限折让为19.99%接近。由此看来,配股价定位不全是一面倒“优惠”认购人,而就集资金额来说对公司也有益处。以认购人为“自己人”的推论下,应属“配股后炒”,不过要留意全部认购人已作了股份“不出售承诺”,为期12个月。配股最早于五个交易日 (11月23日) 完成,最迟则为2016年2月29日,不排除配股完成后股价会被短炒。     检视昔日买卖绩效 前文也指出当时成交量极之疏落,自2015年9月至分析前一天之单日最高录得13.8万股成交,预料有心人于配股完成前不会托价,理应可待股价低于3.00元时才伺机吸纳。进取投资者可于3.20元或以下买入股份;谨慎者可于2.80元或以下买入;保守者则可于2.40元或以下买入。初步目标价为3.60至4.00元;买入价下跌30%可考虑离场。结果分析当日开报3.10元,乎合进取者买价范围,至12月7日高见4.18元,超出初步目标价范围,持股不足一个月之账面回报率为34.84%,绩效算是不足。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Read more

[聂升专栏] 近乎零折让供股的机遇 / 供股 (2017/01/17)

No-Discount-300x225-1f6tsm5
按此成为付费会员或请先登入
Read more

本网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资料或材料仅为提供信息,并根本不打算令阁下根据这资料来作交易或投资之用。
对于网站上传输的任何资料或材料的正确性、实用性或可获得性,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对于任何基于此类资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资决定,本网站也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