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SIR】对一只股份于全购要约之股价分析 (2017/05/26)

.1(2B)

    早于4月24日有读者问我对于飞尚非金属 (8331) 全购要约后股价走势的看法,于4月26日回复时表示自2015年12月29日上市以来,此股未尝进行任何股本集资,可见鲜有发动财技。到了今年4月12日开市前宣布停牌,并于4月19日晚上宣布股权易手及全购要约,以及于4月20日复牌。停牌前收报1.26元较复牌后开报1.34元仅差6.34%,当日虽一度高见1.48元,令升幅扩大至17.46%,但最终仍以1.34元收市。之后两个交易日 (4月21和24日) 分别收报1.36和1.38元,较1.34元只差两个及四个价位,可见股价变动不大。     此股于去年7月25日创上市以来收市价新高,收报1.04元,却于五个交易日后 (7月29日) 下滑至收报0.47元,跌近55%,不排除当时为“细价股洗仓潮”有关。不过之后便见股价逐步回升,若以去年7月29日收报0.47元,对比今年4月11日停牌前收报1.26元,历时约八个半月升幅为1.68元,但期间此股并无发动任何财技,反映毋须任何消息刺激,股价也可大幅上扬,暗示有心人已具备操控股价的条件。我又留意到于去年8月3日集团发布“股权高度集中”消息,公告表示于去年7月25日十九名股东持有9,457万股,已占街货量1.25亿股的75.66%。于中央结算系统 (简称CCASS) 显示参与者有64名,持有近1.25亿股,反映全属街货,而第1、2、5及6名参与者合计持有9,575万股,又与十九名股东持有的9,457万股,认为他们的持股就在其中。     到了同年12月12日,那第5及6名参与者成了当日的第3及4名参与者,她们合计持有9,650万股,增持75万股,证明当时那十九名股东未有散货,翌日才见控股股东Feishang Group Limited持有的3.75亿股放进CCASS的中国光大证券。其后控股股东分别于2016年12月15日和2017年1月12日各沽出5,000万股,卖出价同为0.70元,而中国光大证券则分别于2016年12月19日和2017年1月16日分别减持4,880万和4,690万股,并于那两天元大证券增持4,527万和4,302万股,合计8,829万股,但于2017年1月16日的持股结余为8,029万股,表示已减持800万股,另于2017年2月21日及4月21日分别持股量为9,372万股 (最大持股量) 和8,767万股,期内净减持605万股,所以元大证券最少仍持有7,424万股控股股东所释出货量。     再者,于今年4月19日晚上宣布读者指出的股权易手和全购要约,翌日CCASS的中国光大证券有2.75亿股转入金利丰证券,跟控股股东现时的持股量相同,并且金利丰证券就是代表买方的金融中介,加上于4月24日晚上集团发布“委任独立财务顾问”公告,反映今次交易成事机会高。若参考去年12月12日收报0.77元、上述控股股东沽出1.00亿股之每股作价为0.70元,以及今次易手及要约价同为0.70元,暗示有心人的成本价不会高于0.77元,相对今年4月24日收报1.38元,有心人的账面回报率已不少于79%,有心人或仍会拉升股价。     结果股价截至5月9日轻微下行至1.35元,翌日便见显著上扬,单日升近三成 (1.35 → 1.75元),并于之后一天收报1.83元,再创上市以来新高收市价,继而股价连跌四日。当然若以高位2.00元 (仅见于5月12日开市首分钟) 来说,却略嫌有点偏差。此股于5月17日收报1.57元,较1.83元仅于六日跌逾14%。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以上纯属个人分享,并不代表本网站、笔者或其雇主之意见、立场、推荐、陈述、诱使、支持或安排,亦非任何投资建议或劝诱。读者务请运用个人独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任何投资决定。)  

Read more

[聂升专栏] 分析管理层角力后的股价动向 / 配股 (2017/05/26)

20170526NIP-0
按此成为付费会员或请先登入
Read more

[聂升专栏] 谈论多元收入的无限可能性 / 串连财技 (2017/05/25)

20170525N-0
按此成为付费会员或请先登入
Read more

【聂升股解码】集资压力 内藏契机 (下) (2017/05/25)

.1(2B)

    承接本周二 (5月23日) 的话题,今日继续谈论锐康药业 (8037) 于2015年12月21日晚上宣布配股后之操作情况,展示股价的后续发展,实际操作重点,以及最终绩效。   遇上高追诱惑第一关 结果分析当日开报0.111元,虽较进取者价0.11元仅高一个价位,但若以安排的操作角度,理应稍作观望,奉行“宁可走鸡,切莫高追”的原则为佳。股价更于上午9:36前一度高见0.118元,所以笔者绝对明白要战胜当时高追的诱惑的确有难度。但于开市后十分钟升幅渐见收窄,于上午11:05后确认低于0.11元,乎合进取者的买价范围,不过基于当时股价似有续跌迹象,再作观望未尝不可。当日余下时间只有20宗成交,成盘价介乎0.103至0.11元,累计成交量为138万股,相对成交金额为148,100元,显然进场有难度,并且即或成功进场,可买入股份亦不多。翌日交投更少,只有8宗,成盘价则介乎0.109至0.112元,成交量和成交金额分别为208万股和不足23万元,可见进场更有难度。   遇上高追诱惑第二关 另一高追诱惑见于之后更个交易日,高位分别为0.121和0.125元,较2015年12月22日开报0.111元之升幅为9.09%和12.61%。而于12月24日成功进场机会很大,理由是成交量为1,984万股,股价则乎介0.108至0.121元,相对成交金额约219万元,计出平均成交价为0.1104元。然而当日于0.11和0.111元均没有成盘,所以最接近的买入价为0.109或0.112元。考虑到成交量分别为988万和12万股,认为以0.109元成功进场机会较大,同时此价亦低于0.11元,进取者理应会被吸引进场。   蚀三成仍持股的理由 问题是自2015年12月29日起,股价走势急转直下,到了2016月1月13日低见0.062元,较0.109元之账面损失为43.12%,最终收报0.08元,账面仍蚀26.61%。翌日 (2016年1月14日) 再低收于0.077元,损失又扩大至近三成,加上配股早于2015年12月31日傍晚已宣布完成,当时存在不止蚀进场的原因吗?答案是成交量与配股货未能配合,从2016年1月4至14日的累计成交量约3,358万股,较配股货约5,054万股最多散货约66%,不足自1月11日起收低于配股价0.10元,理应承配人不会离场。另可留意于2015年12月31日的中央结算系统 (简称CCASS) 显示当日配股货全数被放进康证,正是当时的配售代理,到了2016年1月14日康证仅减持400万股,与同期君阳证券增持股数相同,认为属“射仓”活动机会大,暗示当时承配人全然未开始散货,所以即或录得账面已蚀近三成,理应继续持股观望。   不足半年逆转倍升股 虽于两个交易日后 (1月18日) 股价重上0.105元收市,仍较0.109元低四个价位。另可留意2月23日合股生效,比例为2合1,所以经调整后相入价为0.218元。从1月18日至4月5日,收市价于0.16至0.214元 (经合股调整) 之间徘徊,可见又要“挨价”近两个半月。于4月5日收报0.205元,翌日却见裂口高开15个价位 (0.205 → 0.220元),最终收报0.233元,单日升幅13.66%,亦高于0.218元近7%,总算图利渐见曙光。其后股价反复向上,于6月16日收报0.49元,较0.218元升近1.25倍,并且当日一度高见0.65元,令账面回报率超过1.98倍,于持股不足半年有此成效,理应令人感到满意!   结合十八载经验忠告 从整个操作来说,于进取价进场的确“挨价”风险不少,但只要确认承配人的成本价与我们的买入价相若,以及承配人未有离场,甚至是全然未有沽货,便有继续持股观望的理由。另外,若是考虑于谨慎价或保守价才进场,“挨价”风险除了能大幅减少,同时潜在回报率也价增加,就以上述的锐康药业为例,于谨慎价和保守价上限0.10和0.095元才进场,经合股调整为0.20和0.19元,相对上述高位0.65元的升幅就是2.25和2.42倍。要赚得如此高的利润,当然进场时机是关键,首要必须压抑买入股份的冲动。综合笔者超过18年投资经验,给与大家的忠告是没有必要追逐每一个可能获利的机会,而是要捕捉一些胜算较高的机会,这样每年即或进场的次数不多,那怕只是两至三次,却能于账面赚得50%或以上的利润,每年累计就能赚本金的一至两倍。五年之后,累计利润就是31至242倍,你还会认为细价股操作是蝇头小利吗?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Read more

[聂升专栏] 问与答 (2017/05/24)

Intercom_QA_04_Logo
按此成为付费会员或请先登入
Read more

【聂SIR】“不能买的港股”我有SAY (下) (2017/05/24)

.1(2B)

    本周一 (5月22日) 结尾时卖关的股份,相对呼之欲出,就是瑞声科技 (2018),于5月2日被沽空机构葛咸城狙击,若以4月28日收报114.20元,与现报82.60元比较,不足一个月跌逾27%,按每手买卖单位为500股计算,每手损失15,800元,更于5月18日下午3:17起宣布停牌,难道投资此股不高风险吗?另看德普科技 (3823),于2016年7月28日暴泻超过86% (2.27 → 0.31元),翌日再泻逾56% (0.31 → 0.135元),两日累跌逾94%。若以2013年12月31日收报0.95元 (经1拆4调整) 计起,截至2016年5月3日收报2.75元,约两年零四个月累升1.89倍,并且看股价图是以稳步上扬的方式攀升,谁会料到两日便令其股价一落千丈呢?而此股于2012至2015年全年业绩均录得亏损,金额介乎约1.20亿至2.46亿元,你能想像到仍会被沽空机构Glaucus指控盈利夸大吗?   买股票也是防证监 还有远一点日子的汉能薄膜发电 (0566),当时虽没有沽空机构狙击,却因受到证监会调查而于2015年5月20日暴泻近47% (7.37 → 3.91元),实则当日上午10:40更被证监会勒令停牌,至今停牌已逾两年。此股若以2014年11月28日收报1.95元,与2015年5月19日收报7.37元比较,不足半年2.79倍,并于2014年全年业绩显示盈利增长近六成,谁会想到顷刻之间除了暴泻近47%,还会停牌已逾两年,面临清盘风险呢?更甚者是中金再生 (前上市代号:0773),被证监会除得法庭颁令而要清盘,于2016年2月4日正式取消上市资格。此股于2013年1月28日开市前宣布停牌,前一个交易日 (1月25日) 收报9.53元,以每手买卖单位为600股计算,当时市值为5,718元,表面看来算不得什么,不过此乃当时受散户追捧股份,除了因为进场门槛偏低,亦因属当时的强势股,若以2012年6月4日计起,不足八个月累升46.43%,同期恒指仅近约三成,可见当时恒指表现亦是气势如虹,却仍跑输中金再生超过16%。当时有“中国女股神”之称的刘央,由持有约8,521万股 (占权7.24%),于2013年6月8日以“残价”1元沽出超过442万股,相对停牌前收报9.53元,账面损失超过3,771万元,又于同年10月29日再减持超过3,318万股,却没有披露作价,不排除比1元还要低,若单是假设卖出价同为1元计算,账面损失超过2.83亿元,两次合计超过3.20亿元。   绩优股价亦可无常 笔者想指出当时此股业绩表现优秀,从2007至2011年的五年营业额增长率介乎78.15%至236.01%,而盈利增长率则介乎62.49%至195.31%,若以2007年和2012年的股东应占溢利分别约1.38亿和18.62亿元比较,累计增幅为12.52倍,即四年之每年平均增幅近92%。不过自此股于2009年6月29日上市,至2012年12月31日累升54.83% (5.18 → 8.02元),同期累计每股盈利增长率为287.54%,可解读为超过2.30倍的盈利表现未有反映到股价上,难道不会令人心动吗?若于2012年12月31日收报8.02元进场,相对2013年1月25日收报9.53元,持股不足一个月升近19%,又难道不会令人以为基本面未有反映到股价上的分析正确吗?可惜,实则结果是散户投资者要输尽所有本金。   参与者均为自己谋 由此可见,不论是“大价股”还是“细价股”,随时存在令投资者输尽本金的风险,解决之道是选好自己喜欢投资类型的股价,并且努力钻研怎样可以掌握这些股份之股价升跌的规律。最后给大家一个温馨提示,在市场高调叫你不要买某只或某类股票的人,不一定单纯为了造福人群,不排除是另有所图,大家不妨查看David Webb于2015年9月1日持有隆成集团 (1225,现名“隆成金融”) 多少股份,又于同期此股宣布1供3的公开发售方案后输了多少钱,却在其“50只不能买的港股”名单中又见隆成金融,未知是否巧合,还是别有用心,敬请读者细味思良。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Read more

[聂升股解码] 集资压力 内藏契机 (上) (2017/05/23)

.1(2B)

    锐康药业 (8037)   包销商离场有迹可寻 2015年12月,曾六个交易日有五日下挫,最低收报0.15元 (2015年9月30日),较0.189元跌逾20%,而较0.25元更是跌了六成,不过却是保守者之买价范围。那六天累计成交量为1.82亿股,参考包销商“包底”承接供股货逾6.79亿股,并且供股价为0.18元,账面损失为16.67%,认为包销商已离场机会不大,对保守者而言应可入市。持股近半个月,股价高见0.26元,为目标价上限,账面回报率高达73.33%,绩效令人满意。之后两天分别收报0.222及0.22元,账面回报率仍超过46%。而9月21日 (供股股份开始买卖首日) 至10月15日,累计成交量近6.77亿股,与上述的6.79亿股相若,相信包销商已差不多散货完成,便应离场。翌日 (10月16日) 股价大泻近16% (0.22 → 0.185元),之后连跌八日,反映包销商已离场的推断正确。   多项证据见集资压力 回看2015年12月的情况,此股12月21日晩上宣布配股,规模约5,054万股,占已发行股本4%,表面看来股数不多,但实际已是公司以一般授权可配股额度的上限。而配股价为0.10元,与宣布当日收报0.107元比较,折让6.54%。踏入12月起,股价介乎0.114至0.096元,并且0.096元为52周低位,可见是“低价配股”,所以只有极少折让空间。再加上配售佣金占集资金额3.5%,高于一般的1.5%至2.5%,并且当时留意到集资金额和净额分别为505万元和大约476万元,计出整体集资开支占比更是高达5.74%,而集资净额为476万元,明显金额偏少,但考虑到于供股完成后约三个月便要用尽配股额度再宣布集资,反映公司极有财政压力,急需短期资金周转,暗示今次配股不容有失。   看配股潜在完成日期 由于当时配股有配售代理介入,并且承配人不少于六名,相信属“街外人”机会大,预算托价促销配股在所难免。公告显示最早完成配股为三个交易日后,即2015年12月24日,最迟则为2016年1月11日。此股的年结日期为12月31日,不排除需要资金周转的最后限期就是该日,预算股价短期被有心人炒上机会大。   至于股价的后续发展,实际操作重点,以及最终绩效,将于本周四待续。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Read more

[聂升专栏] 清洗豁免带来的启示及机遇 / 供股 (2017/05/23)

istockphoto_thinkstock_insight_lightbulb_1_20
按此成为付费会员或请先登入
Read more

【聂SIR】“不能买的港股”我有SAY (上) (2017/05/22)

.1(2B)

近日笔者留意到除了David Webb,早于5月2日中金公司,以及一些报章传媒都发表对“老千股”看法,以及自制怀疑属“老千股”的名单。考虑到David Webb选出的50只股份,以及中金公司选出的66只当中有16只是重叠的,所以合计已有100只疑似“老千股”的名单,若连同上周六 (5月20日) 于某报章看到另外30只黑名单,已有130只。   市场眼中的老千股 随即在不少上网投资讨论区对此话题议论纷纷,我留意到普遍发表意见人士均认为“老千股”数目不只这么少。笔者于今年2月28日作统计,当日报价为1元或以下股份有826只,占港交所上市股份超过四成。市场主流认为“老千股”就是进行财技活动频繁的股份,参考中金公司的筛选条件中列出的财技活动有供股、公开发售 (即没有供股权可交易的供股)、配售 (包括发行新股、可换股债券和认股证)。不过论到财技活动,又岂止这么少呢?粗略数数还有合股、拆股、红送股和关连交易等,若是连同这些活动一并考虑,可能我所提出的800多只股份当中,有超过一半是“老千股”,即占港交所上市股份超过两成。   老千股可啼笑皆非 若再考虑到介乎1.01至2元的“蚊股”,也有可能存在进行财技活动频繁的股份,例如首控集团,从2015年10月5日至2017年1月27日,于不足16个月合共进行四次配售、一次代价发行和一次股份拆细,而此股于2015年10月5日收报2.29元,又于2015年6月5日和9月4日分别收报3.58和1.89元,三个月跌逾47%,这应否视为“老千股”呢?又例如丰盛控股 (0607),从2015年12月17日至2016年12月11日,不足一年前后与衍生集团 (6893) 和中国高速传动 (0658) 进行换股,又宣布三次配售和两次代价发行。若以2016年10月4日和12月9日分别收报4.61和2.71元计算,约两个月跌逾四成,该视作“老千股”吗?   随时变成无股可买 若连同一些货源归边和股权集中而股价持续下行的股份考虑在内,恐怕那疑似“老千股”名单可以延展至500只股份或以上,占港交所上市股份超过1/4,平均计算就是每四只股份就有一只疑似“老千股”。如果全数撇除不买,对于小资本的投资者又可能认为报价为10元以上的股份门槛太高,未能进场,那里按2月底的统计有198只,即大约700只股份不能买,占港交所上市股份超过35%,再考虑到基本面欠佳的实业股,在余下约1,300只股份当中保守预算有300只“入选”,即可能有1,000只股份不能买,也就是说每两只股份当中有一只不能买,那么根本没有投资港股的意思啊!   细股也可获利丰厚 笔者自2015年4月至今,大约26个月透过财技活动选股方式,合共选出76只倍升股,若考虑到有七只股份是重复选上的,选上倍升股是84次,期内分析股份超过440只,其中超过3/4的最高升幅超过一成,证明分析财技股不如市场渲染的那般不值一提,更何况投资“大型股”亦不见得很安全,大家会想到近期哪种股份呢?   由于不想篇幅太长,本周三待续。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Read more

[聂升专栏] 九个半月内三发财技的解读 / 串连财技 (2017/05/22)

图片2096
按此成为付费会员或请先登入
Read more

本网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资料或材料仅为提供信息,并根本不打算令阁下根据这资料来作交易或投资之用。
对于网站上传输的任何资料或材料的正确性、实用性或可获得性,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对于任何基于此类资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资决定,本网站也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