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Sir】踏入七月,恆指能否望翻身?

上月初筆者有「分析六絕月恆指的可能走向」的撰文,當時表示在傳統的「六絕月」,於2014至2017年之四年表現普遍不如想象般差,分別為+0.47%、-4.28%、+0.10%和+0.41%,而2015年6月累跌逾4%,建基於2015年首四個月已累升近兩成 (23,605.04 → 28,133.00點),為近五年升幅最高一年,即使2017年同期升幅逾不足12% (22,000.56 → 24,615.13點)。回看2018年,首四個月累升不足890點 (4月收報30,804.45點),升幅亦不足3%,所以認為大跌機會不大。而觀乎過去四年6月即或錄得升幅,也不多於0.50%,故不排除今年同為低波幅格局,樂觀地以升幅為0.50%計算,僅升152點,預算月尾收於30,600點水平,但實際恆指月結收報28,955點,較預期的低逾1,600點,顯然與外圍因素有關。

 

內地出現斬倉潮
自6月14日起恆指已收低於30,600點,實則在6月8日起恆指開始利淡,當時受中美貿易戰陰霾影響,當日恆指大跌逾550點,其中騰訊控股 (0700) 影響恆指下跌107點,傳聞成為新一輪被美國調查對象有關。之後於6月15日美國佈對500億美元中國進口貨品,加徵25%關稅;又於6月19日表示因中國有意發動反制措施,所以特朗普考慮再對2,000億美元中國貨物加徵關稅10%。此外,傳統內地於中期結算前往往出現銀根偏緊,不少民企相繼宣佈違約,影響A股表現,相對6月7和19日上證指數分別收報3,109和2,907點,累跌已近6.50%,令內地的孖展和借貨沽空活動出現斬倉潮。

上周五反彈解讀
《彭博》引述消息指,內地券商在進行大額股權質押時,要獲得監管部門同意,才可以出售,不容許強行平倉。人民銀行亦於6月24日宣佈定向降準50個基點,7月5日實施,這是不足三個月內第二次,卻未能動上證回升,截至6月26日收報2,844點,較6月19日收報2,907再跌近2.18%,最終在6月最後交易日才反彈逾2%,收報2,847.42點。恆指亦反彈近460點,收報28,955點,仍收低於29,000點。對於中港股市反彈,市場解讀是憧憬人行出手支撐大市,皆因人行例會新聞稿指出要「引導貨幣信貸及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流動性由「合理穩定」轉為「保持合理充裕」。

七月屬於波動市
若7月純以技術分析判斷恆指走向分析,觀乎恆指於6月27日大跌525點,當日開報28,957點,相對6月29日收報28,955點仍高兩點,又見自6月27日起連續三日大市成交金額不斷減少,可見投資者入市取態審慎。觀乎自6月26日起恆指失守250天平均線,參考6月29日數據恆指低平均線逾400點,一般以低500點或以上確認為步入「熊市」,本來未算轉勢,但連同7月3日恆指再跌逾400點,收報28,545點,低250天線超過800點,加上已是連續五日收低於250天線,步入「熊市」在即,所以要重新確認回到「牛市」,應以收高於250天線達500點或以上為界,以7月3日250天線報29,367點計算,就要恆指收高於29,867點,較昨日收報28,545點,升幅超過4.63%。而再參考6月29日的恆指牛熊街貨分佈,牛證比例為53%,低於60%視為對後市走向啟示不大。至於牛證和熊證重貨範圍分別是介乎28,158至27,800點,以及29,218至29,499點,波幅達1,700點,加上外圍充滿變數,投資者現不宜急於判斷後市走向,但以牛證和熊證最近收回指數較恆指分別只差797和263點,初步認為恆指於7月上旬重上29,200點以上機會大。不過考慮到美國對華徵收額外關稅於7月6日生效,中美貿易拉鋸持續,預期7月整體屬波動市,高低波幅隨時可達2,000點,即介乎27,500至29,500點水平,投資者以確認後市走向才作投資部署為佳。

聶振邦 (聶Sir)
證監會持牌人

筆者確認本人及其有聯繫者均沒有出現以下兩種情況,其一是在執筆前三十天內曾交易上述分析股票;其二在文章發出後三個營業日內交易上述的股票。此外,筆者現時也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以上純屬個人研究分享,並不代表本網站、筆者或其僱主之意見、推薦、陳述、誘使、支持或安排,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資決定。




本網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資料或材料僅為提供信息,並根本不打算令閣下根據這資料來作交易或投資之用。
對於網站上傳輸的任何資料或材料的正確性、實用性或可獲得性,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對於任何基於此類資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資決定,本網站也不承擔任何責任。

承印人:Home Concept Group Limited

地址:尖沙咀金巴利道35號金巴利中心13樓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