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升股解码】从CB寻出两契机 (上) (2016/11/22)

20161122-0313

 

笔者于去年11月2日分析了两只关于可换股债券 (Convertible Bond, 简称“CB”) 的股份,今日先与大家检视第一只的绩效,就是裕田中国 (0313),于上周五晚上宣布发行CB,年利率为7%,对债券持有人而言算是不过不失,理应股价没有即时被炒上的诱因,然而公告内容有四方面吸引我关注。

 

首先:债券本金不算少

金额为1.3亿元,集资用途为偿还现有贷款。从2015年年报 (3月结算) 可见,流动负债超过21亿元,其中银行借款和应付税项具法律约束力,必须依期还款,合计已近7,800万元,并有应付账款和其他应付款项需要偿还,而相对现金及现金等值品只有约4,500万元,反映公司有很大的财政压力,不排除日后仍要再集资。由此推断,即或短期股价不被炒上,有心人也不会将股价压下。事实上这次配售于去年11月13日晚上宣布完成,并于11月17日晚上再宣布另一次配股,最终在今年8月1日晚上宣布完成,每股作价0.10元。

 

第二:转换价现为溢价

于去年10月30日收市价和转换价分别为0.097和0.1元,即溢价为3.09%。由于差距连5%也没有,转换价可视为近乎“平价配售”。而从5月至那时,最低收报0.087元 (9月4日),与0.097元比较升幅约11.5%,反映从9月至那时的股价变动不大。另外,早于4月1日,曾宣布3供1公开发售集资,主要股东王华 (当时占26.25%股权) 作包销商,集资用途主要可归纳为三大层面:拓展业务、偿还贷款和营运资金。公开发售于8月完成,结果显示有近六成供股货由包销商接手,所以王华的股权占比增至34.64%。王华至当时未有减持股份,而公开发售的每股作价为0.083元,与当时股价0.097元比较,账面赚不足17%。

 

第三:承配人只有一位

公告显示为何大昭,按“披露易”资料,此人于2014年6月曾持有13.95亿股,持股占比为15.60%,即曾是公司的主要股东,并于同年8月底全身而退。虽未有披露作价,但当时为另一大股东何光将股权转让给他,而巧合地两人同是姓何,不排除有亲戚关系,可见何大昭与公司有一定渊源。此外,今次配售公告未见有配售代理。这两项线索反映何大昭是“自己人”机会很大。

 

第四:债券之期限甚短

CB于2016年4月30日到期,以公告发布日期为2015年10月30日计算,相距只有半年,即按比例计算息率为3.5%,却愿意借出逾亿元。而何大昭理应知道公司财政状况,当公司用了集资来还债后,按上述提到现金约有4,500万元计算,其实没有能力还款给何大昭。更甚者是首3,000万元贷款将于两个月后到期,倘若股价不高于0.104元,何大昭肯定不会转换股份。而即使首期还款能过关,之后两个月,于每月分别须偿还3,500万元的情况下,我认为除非公司再度集资,否则肯定无力还款,所以托价让何大昭转换股份在所难免。假设届时股价为0.11元,账面回报率为10%,既高于3.5%的息率,同时在较还款期限要短得多的日子本利兼收,何乐而不为呢!

 

 

 

超过一年股价未有炒上

然而,从去年11月2日至今年2月26日 (星期五),以及今年7月26日至今,股价主要乎介0.09至0.10元,根本股价完全没有炒上。至于在今年2月29日至7月25日,股价虽显著回落,一度低见0.07元 (于6月24日),之后股价开始回升。此股昨日收报0.096元,对相配售CB于去年11月13日晚上宣布完成,距今已超过一年,股价却未被炒上,相信股价必须连续三天或以上收高于0.1元,确认已突破横移区,股价才有望上扬,故此仍然持货的读者,敬请耐心守候!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

以上纯属个人研究分享,并不代表本网站、笔者或其雇主之意见、推荐、陈述、诱使、支持或安排,亦非任何投资建议或劝诱。读者务请运用个人独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资决定。

 






本网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资料或材料仅为提供信息,并根本不打算令阁下根据这资料来作交易或投资之用。
对于网站上传输的任何资料或材料的正确性、实用性或可获得性,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对于任何基于此类资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资决定,本网站也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