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瑞士炸彈

       瑞士最著名的出口業是銀行,數万億美元的全球資產麋集在歐洲一個小小的山國,也算是傳奇。瑞士銀行之所以有此魅力,一是靠不為外力所屈服的保密法,二是靠磐石般的瑞士法郎信用。但是保密法為美國所攻陷,瑞士法郎則被央行自毀長城。
 
       瑞士儲備銀行上週四突然宣布,瑞士法郎與歐元脫鉤。消息傳出後瞬間內,瑞士法郎兌歐元跳升28%。外匯投機一般都用槓桿運作,匯率波動一般在千分之幾,最多百分之幾範圍內,何況這是一個聯繫匯率的貨幣。全球最大的貨幣交易商已經宣布因此清盤,對沖基金也倒下了一片,銀行和投資銀行的虧損估計會陸續報來。這是匯率市場記憶中最血腥的一場屠戮,更是無妄之災。瑞士央行總裁曾經信誓旦旦地說,瑞士企業有幾年的時間準備匯率脫鉤,央行副行長在脫鉤前兩日仍表示政策一定不變。以瑞士央行的信用,交易員放心地做套利交易,企業也沒有做匯率對沖。       當時瑞士央行將貨幣與歐元掛鉤,為的是保護出口競爭力。但是熱錢湧入,帶來了房價和租金的上漲。在過去數週,資金流入明顯加速,瑞士央行為維持匯率穩定被迫釋出巨額的基礎貨幣,為日後通脹埋下隱患。歐洲央行加碼QE的呼聲越來越高,盯歐元的政策變得越來越不可持續,風險日增。貨幣當局被迫作出一個痛苦的決定,其政策意圖無可厚非,不過卻讓市場措手不及。       無獨有偶,在瑞士出招後未久,中國證監會宣布規範券商融資融券的消息,A股市場暴跌,創下七年來最大的單日跌幅。關鍵詞同樣是“措手不及”及“槓桿”。

       市場很傷心,筆者看來市場很錯。監管部門從來都不是市場的保護神!八十年代沃爾克領導下的美國聯儲,曾經明言要與市場對著幹;九十年代朱鎔基的宏觀調控,殺死了一大批中國房地產開發商。只是格林斯潘之後的央行變得比較market friendly,金融海嘯後則大家暫時坐在同一艘救生艇上。

       首先,經濟和市場環境改善後,監管當局會另有打算。其次,當政策走向極限,副作用顯現時候,政策環境可能出現改變。寬鬆得越極端,政府出手前的預警就越有難度,一旦政策變招對市場的殺傷力便越大。再者,監管當局不斷會犯判斷錯誤。市場與監管,本質上是一對矛盾,在特定環境下,可以是同路人,為著共同的短期目標而苟合,但是他們的長期目標一定不一致。喝狼奶長大的羊,如果以為自己是狼,跑出去和其它狼混,可能付出慘痛的代價。

       筆者看來,監管已經成為又一個市場風險源頭。












本網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資料或材料僅為提供信息,並根本不打算令閣下根據這資料來作交易或投資之用。
對於網站上傳輸的任何資料或材料的正確性、實用性或可獲得性,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對於任何基於此類資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資決定,本網站也不承擔任何責任。

承印人:Home Concept Group Limited

地址:尖沙咀金巴利道35號金巴利中心13樓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