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SIR】對野馬國際供股的看法 (2017/01/20)

20161220-1166

    讀者Robby於上週末 (1月14日) 透過臉書問我對 野馬國際 (0928) 供股的看法,宣佈日期為去年12月22日晚上,供股價為0.126元,較當日收報0.194元折讓35.05%,因已超過三成,屬於大折讓供股。供股比例為1供1,因大於2供1,除了屬於比例較大的供股,同時也必須通過股東特別大會之決議案方可進行。此外,集團還加入更改每手買賣單位的條款,由現時的4,000股,將改為20,000萬股,表示若不持有五手或其倍數的股份,於更改單位後就會產生碎股,要以較市價折讓的方式沽貨,更壞的情況是因無人承接碎股而無法沽貨。     向下炒之佈局 從大折讓供股、較大比例供股,加上改大每手買賣單位,明顯是將股價向下炒的設局,所以宣佈供股翌日裂口低開7.22% (0.194 → 0.18元),未有超過一成,跌幅已算輕微,預示股價續跌機會大。最終當日收報0.159元,單日下跌18.04%,之後股價反覆向下,於上周五 (1月13日) 收報0.151元,再跌八個價位,考量點自然落在股價是否仍有下行壓力。參考於去年12月22日收報0.194元,按供股價為0.126元及供股比例為1供1計算,理論除權價為0.16元,較上述的0.151元已多跌九個價位。由於0.16元的參考價早已失守,存在股價續跌的可能。事實上0.15元較供股價仍高逾19%,倘若有心人是部署「供乾」,預算股價至少會跌近0.13元水平,更甚者是貼近供股價0.126元。     未有供乾結論 值得留意供股公告顯示除了最大股東Powerful Software (現時佔權13.37%) 已承諾按配額供股,另一大股東卓慧集團有限公司 (現時佔權12.74%) 未有承諾供股,並且該公司由王亮全資擁有,他在去年8月22日已辭任董事會副主席兼非執行董事職務,由此推斷王亮不參與供股機會大,暗示這12.74%供股貨會落在包銷商手上。若扣除Powerful Software已承諾認購約3.20億供股貨,經扣除後的供股街貨約20.71億股,相對包銷商會承接約3.05億股,佔供股街貨只有14.71%,暫未能得出部署「供乾」的結論。     貨源已被歸邊 雖然如此,因着上述的決議案,有心人必須在公眾持股量之佔權不少於一半,才能確保供股獲批進行。參考於1月14日的中央結算系統 (簡稱CCASS) 數據顯示,參與者有251名,持有約21.43億股,佔已發行股數約23.90億股的89.65%,即有大約2.47億股未有放於CCASS。而於去年8月9晚上宣佈完成的代價發行,賣方收到集團約2.46億新股,與上述約2.47億股接近,暗示該批股份未有放於CCASS。因此,經扣除兩大股東的持貨後,於CCASS的街貨量約15.19億股,而首七名參與者均持有超過4,000萬股,認為屬有心人持貨機會大,她們佔參與者總數2.79%,卻持有約9.49億街貨 (已扣除兩大股東持股),計出街貨佔比為62.46%,因已高於五成,暗示有心人已準備好在決議案投票,暫看將於2月7日舉行的股東特別大會延期機會不大。同時佔比亦已逾六成,反映貨源已被歸邊,有心人具備操控股價條件。     另外我留意到集資淨額不少於2.90億元,其中約1.10億元用於還債,佔比近四成,隱若看到「供錢」才是真正目的,大大減低「供乾」的可能性。故此認為早前股價下跌是讓有心人收貨,如今已沒有再收貨之必要,加上「供乾」的前設已不成立,股價下行壓力不大,預算於除權首日 (2月9日) 之前股價於0.145至0.155元橫行機會大。若能於0.145元進場,較供股價0.126元只高出約15%,風險不算大,可考慮於此價進場套取供股權來圖利。     聶Sir 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並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  

Read more

【美股隊長│視頻】吳瑞麟:美股一分鐘 (2017/01/19)

________

 

Read more

【聶升股解碼】從本質看合股 (2017/01/19)

.1(2B)

  命題為2015年11月19日撰文時所訂,當時就著「合股」的話題才了詳細講解,有興趣瞭解更多的讀者,不妨購買筆者於去年初出版著作《細價股奪金攻略》。     至於當日分析股份為中國上城 (2330),於前一晚發佈配股公告,規模為1.88億股,佔已發行股本14.09%,每股作價為0.329元,與2015年11月18日收報0.38元比較,折讓為13.42%。今次集資淨額為6,100萬元,擬用於支付收購深圳市隆盛行供應鏈有限公司之保留款的部分款項,以及用作營運資金。我查看公司2015年中期報告,見銀行結存及現金為2.21億元,理應可騰出6,100萬元注資附屬公司,但從公司今次配股有配售代理介入,並列明承配人不少於六名,反映配股給「街外人」機會大,證明公司有實際集資壓力,而非引入策略性股東。     有錢不能用 透過看上述中期報告的綜合現金流量表,確認公司真的有集資壓力,當中列出2014年上半年的投資活動所用現金淨額為-1.63億元人民幣,意思是「現金流出」,主要由「存放短期銀行存款」構成。然而,於2015年上半年此項目卻顯金額為「零」,其實於2014年全年業績和2013年中期業績,這項目同樣為「零」,獨有在2014年中期業績出現,同時該年的「有抵押銀行貸款」為2.52億元人民幣,較2013年同期的702萬元人民幣顯著增加,由此可見「存放短期銀行存款」為抵押品,是「能看不能用」的現金。     注資為借錢 到了2015年上半年,「有抵押銀行貸款」為3.96億元人民幣,較2014年同期增加超過46%,抵押品由存款轉為若干租賃土地及樓宇以及在建物業。以我的理解,公司用了上述於2014年上半年的「存放短期銀行存款」作發展之用,再以那些項目作抵押品。但由於抵押貸款的3.96億元人民幣於本年必須清還,而截至2015年6月30日公司的「銀行結存及現金」卻只有2.21億元人民幣,根本無法應付清還貸款。從兩者差額為1.75億元人民幣,而今次集資淨額為6,100萬港元來看,仍不足以還債,但公司卻表明用途是注資附屬公司而非還債,我相信有可能是公司透過注資到附屬公司,增加其資產淨值,再作為抵押品借錢,清還上述貸款,暗示今次配股集資志在必得。     托價實難免 以配股價為0.329元及宣佈配股當日收報0.38元計算,承配人的賬面回報率為15.50%,明顯不具吸引力,預算托價促銷配股,在所難免。股份踏入2015年8月起成交量漸見疏落,反映貨源歸邊,炒上股價沒有難度。例如5月份和7月份分別以四天和兩天時間,分別令股價上升97.70% (0.435 → 0.86元) 和 56.82% (0.44 → 0.69元)。配股最早於11月20日完成,最遲於12月9日完成,當時制訂策略為進取投資者可於0.42元或以下買入股份;謹慎者可於0.36元或以下買入;保守者則可於0.30元或以下買入。初步目標價為0.50至0.55元;買入價下跌30%可考慮離場。     失敗的操作 結果分析當日開報0.43元,高於進取者的買價範圍,及至開市後約五分鐘,股價回落至0.42元,可以考慮進場,並於上午10:00前一度高見0.47元,賬面賺近12%,以「即日鮮」而言效果算是不俗。但因我們的切入點是配股,加上股價未有上揚至目標價,理應不會止賺離場。配股最終在12月8日晚上宣佈完成,當日收報0.39元,較0.42元的賬面損失為7.14%。從2015年12月9日至2016年1月14日,收市價介乎0.37至0.40元,期間一直成交疏落,及至1月15及18日 (星期一) 股價分別高見0.435和0.43元,視為脫身的機會,倘若不願離場,便只能看作股價持續陰跌,於上周五 (2017年1月13日) 收報0.24元,與0.42元比較,持股近十四個月之賬面損失近43%,成交依然疏落,真的不知有心人何時才會行動,可見是一次失敗的操作。     聶Sir 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並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  

Read more

【財技簡易宮略】翌日披露報表搵玄機

按此成為付費會員或請先登入
Read more

【美股隊長】吳瑞麟:千倍股Monster Beverage發跡史(下) (2017/01/18)

______0

    上回講到,千倍股Monster Beverage(MNST)CEO Mark Hall新官上任,先將產品改名,再加大容量,以期與紅牛一決高下。Mark Hall還有各種奇招怪招,部分可謂在商業史上,寫下漂亮一章:     Mark Hall先在產品形象上,痛下苦功。他稱紅牛是白領、嬉皮士的提神玩意,他則將Monster定位為藍領、老粗豪飲的對象,以 「Unleash the beast」(釋出野獸)為口號宣傳。一柔一剛,一雅一豪,減低抄襲味道。     當年Hansen公司缺水缺糧,難以大打廣告,宣傳品牌;相反,對手紅牛是私人公司,不用向股東交代,只要老闆同意,大可全力開動宣傳機器。Mark Hall另覓它途,他知道美國流行極限運動(X-game),每年均有大賽,他與助手們便帶着現金,前赴賽場,一見好手將入決賽,便即場付鈔簽約,替Monster宣傳。此招甚妙,因X-game廣受年輕人歡迎,他們正是Monster目標顧客之一。而X-game玩家,起初只是駕着滑板、單車飛來飛去的無名小子,並非如勒邦占士、居里等NBA超級球星,廣告代言費動輒過百萬、千萬美元。區區七百美元,極限運動選手已經甘之如飴,快樂如仙,任由Monster在他們的座駕、戰衣,貼上品牌貼紙。     決賽直播時,品牌便在全國播放中廣泛亮相,遂極速走紅。而廣告經費卻僅用了2.5萬美元!小注,博了特大贏!     2002年在拉斯維加斯的全美便利店產品展,Monster下了血本,在入口擺設大型攤位,極盡聲色犬馬,放了個大結他,又有大型商標,吸引訪客眼球。大家可以想像,在食品展中,維他奶的攤位,忽然有穿三點式的女郎亮相,會是何等驚訝?Hansen由健康飲品品牌,漸成野性象徵。原本Hansen在美國知名度不高,但聰明地靠展覽會示眾後,公司名氣在便利店間迅速建立,變成無人不知。此亦Mark Hall經典戰役之一。     Mark Hall與眾手下,更喜死纏爛打,駕車穿州過省,到覆蓋不足處,游說便利店讓其上架。人家不肯,推說無位,他竟為便利店在玻璃門上,加裝可盛載數罐的小貨架,小小無拘。用盡千方百計,逐點攻陷,全國網絡漸成氣候。     奇招打入便利店 成功打入全國便利店,是Monster起飛的主因。因為便利店常營業至深夜,而Monster顧客多為夜貓年輕人,晚上或出外夜蒲、或留家自娛,就是不睡覺,需要提神飲料,能量飲料正是首選。故此便利店一環,不可或缺。文化上亦食正潮流,可樂(KO)變成老套標誌,潮人卻要飲「表現自我個性」的飲料,Monster可謂適逢其會。     2006年公司與啤酒商AB簽約,可靠對方強大銷售網,分銷全國,業績更上層樓。Monster Beverage股價自1992年Hansen Juice年代,至今連股息總回報,逾1,500倍。     Monster Beverage的故事,盡顯部分美國公司的增長潛力。持平而論,外國股票,經營不善的,亦多不勝數,但仍堅持隔山買牛,純因他鄉牛股數量,遠多於中港,遂不避重洋,看似冒險,其實是捨難取易。   (系列完)

Read more

【美股隊長】吳瑞麟:千倍股Monster Beverage發跡史 (上) (2017/01/18)

______0

    兩年前起,棄港股攻美股。所寫的文章,亦改筆名「美股隊長」以明志。身邊朋友,大惑不解,問所為何事?美股股齡漸長,慢慢覺得中外市場,恍如兩個世界。外國月光,特別圓乎?     先講故事一則,熱嚇身,大家再作討論:香港講美股,蘋果、迪士尼路人皆知;然而美股實有更多港人不識,回報卻數以千倍(絕不是手民之誤,十倍奉還,誤寫為「千」倍奉還)的「無名股王」。飲品生產商Monster Beverage(MNST),便是其一。     講一下Monster Beverage的故事:公司原名Hansen Juice,在1930年代創立,位於加州的汽水廠。1992年,經營不善,陷入困境,遂易手予兩名南非人Rodney C. Sacks和Hilton H. Schlosberg。二人接手後,原本也只打算繼續賣汽水、果汁,當時Snapple(一款玻璃樽果汁)剛興起,公司決策以「年晚煎堆,人有我有」。你賣果汁,我便賣茶。但因產品分別不大,「廉」師傅扮「康」師傅,難逃失敗命運。   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他倆到歐洲旅行時,發現能量飲品(energy drinks)紅牛(Red Bull)開始流行。再抄一次,是為Hansen Energy,1997年4月面世,就是Monster飲品的前身。     贈軍師認股權 扭轉乾坤 每一商業帝國,例必有一諸葛亮坐鎮。君主勞勞碌碌半生不果,候其出山,公司方能立時脫胎換骨, 振翅高飛。Monster Beverage的孔明,名曰Mark Hall。     此人行業經驗豐富,南非二人組三顧草蘆,挖角加盟,希望扭轉乾坤。其時公司,產品平庸,人才凋零,利潤低微,衰微至極。對話不兩合,Mark Hall便直言:「貴寶號爛得嚇人,自己才疏學淺,無力回天,請容告辭。」南非二人組,做生意沒啥過人頭腦,卻極像劉皇叔,深懂人情世故。沒有廢話連篇,勸之以情;只用公司認股權(company options),動之以利。每次Mark Hall口沫橫飛,彈三彈四,二人組便將認股權數量加碼,一而再,再而三。直到認股權數量極多,Mark Hall難以抗拒:一開始便有15萬股,絕對值得一博,蓋股價稍升,已有大筆進賬。     坐正後,Mark Hall深知Hansen Energy產品質素不差,而紅牛橫掃歐陸,早已證明同類產品大有可為。美洲市場剛起步,尚餘大量成長空間。但所謂「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產品命名失誤,非立改不可,上任首事,就是將健康格的Hansen Energy,改為Monster,還把飲品罐弄得古靈精怪,極其搶眼。究其原因,Hansen形象健康,主業是果汁,一如香港的維他奶(345),很難想像其推出一款叫「維他超能量」的飲品。品牌與產品性格不合,令消費者混淆,是Hansen Energy最初成績不佳的原因之一。     易名後的奇招,是將飲品容量提升。紅牛容量較少,一罐8盎斯;Mark Hall則推出16盎斯大罐,價錢一樣,份量卻多對手一倍。當質素相若,自是「大件夾抵食」者勝。抵飲之外,Mark Hall還有多種怪招,篇幅所限, 橫豎老友阿梅,尚會休假兩周,不妨就此打住,下回 分解!      

Read more

【股海崢嶸】潘家榮: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 (2017/01/18)

20160314-個人照5

  要說近日最大的財經新聞,應是長實地產(1113)再度出手收購非地產業務,夥拍長建(1038)和電能(006)計劃收購澳洲能源公司DUET,今天我並不是要跟大家討論這個作價合不合理、哪一間公司較有着數,又或者電能(006)分派5元特別息,好不好買來收息?而是想探討一下為何李超人要這樣做。     還記得兩年前,李超人大鑼大鼓說要將長江同和黃重組,將非地產業務轉去現的的長和(001),而地產業務就納入現時的長實地產(1113),目的是可以讓兩間公司的業務更加清晰,釋放股東價值。事實上在重組之後,兩隻股票的價值亦有被釋放,至少曾升過了一大段。     事隔兩年,超人的地產旗艦不但沒有積極做好老本行,反而不斷收購一些非地產業務,又再一次將業務複雜化,是否又要再一次走回頭路把價值埋藏,為將來再一次重組釋放價值作準備?應該不會這麼無聊吧。     想當日長實和黃重組,攪了一大輪動作,目的看似是釋放價值,但是若然大家認真去計,會發現到我們首富在這一連串的動作中,將所持有的地產比重減低了。現在,就連長實地產(1113)這個地產旗艦都要做少一點地產,做多一些其他業務,相信大家都可以看得到,他對地產市場的睇法可以有幾好。     有人辭官歸故里, 有人漏夜趕科場,有人看好,也會有人看淡,當樓價已經升了十四年,一般打工仔用畢生的積蓄都未必供得起一層跟車位差不多大小的蝸居,但他們因為恐懼,怕再不買便追不上樓價,所以強行上車。但那邊箱,卻看見誠哥做完全相反的動作,大家應該細心想想,要跟應該跟那一邊吧。       潘家榮 元大證券(香港)經紀業務部營業總監 筆者為證監會持牌人,並沒持有以上股票  

Read more

即時【行政長官梁振英發表《施政報告》】

未命名

行政長官梁振英發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2017) http://news.tvb.com/live/liveevent1  

Read more

【聶SIR】轉板溢利要求多面睇 (2017/01/18)

_聶SIR503+369

    今日與大家討論創業板股份轉上主板的要求,事源學生Eric留意到百本醫護 (8216) 於去年9月2日晚上宣佈申請轉板,至今未有公佈進一步消息,根據六個月的期限安排,若於今年3月1日未能獲批轉板,暗示不獲港交所批准,屆時集團仍有意轉板,必須向港交所重新提出申請,於是他查閱集團過去三年 (2014年6月底至2016年6月底) 的財務資料,結果是不合申請資格,問我有何看法。     三項溢利要求 就著Eric的提問,我查閱港交所的相關規則,根據「股本證券基本上市規定 」(https://www.hkex.com.hk/chi/listing/listreq_pro/listreq/equities_c.htm),若要通過「盈利測試」要求,提出申請之創業板股份必須在「股東應佔溢利」上達到過去三個財政年度至少5,000萬港元 (最近一年溢利至少2,000萬盈利,及前兩年累計溢利至少3,000 萬港元),而百本醫護過去三年的股東應佔溢利分別約870萬、2,239萬和2,684萬港元,即累計三年、累計兩年和一年的溢利約5,793萬、4,923萬和2,684萬元,理應已乎合上述三項溢利要求。       需為日常業務 而學生的着眼點,應是「上市規則第8.05(1)(a)條之最低溢利規定」(https://www.hkex.com.hk/chi/rulesreg/listrules/mbrules/documents/chapter_8_tc.pdf),內容是申請人必須具備不少於3個會計年度的營業記錄 (參閱《上市規則》第4.04條),而在該段期間,申請人最近一年的股東應佔溢利不得低於2,000萬港元,及其前兩年累計的股東應佔溢利亦不得低於3,000萬港元。上述盈利應扣除日常業務以外的業務所產生的收入或虧損。關鍵在最後一句,參考百本醫護過去三年的「其他收入及收益」分別約186萬、284萬和342萬港元,經調整後的三年溢利分別約684萬、1,955萬和2,343萬港元,即累計三年、累計兩年和一年的溢利約4,981萬、4,298萬和2,343萬港元,可見累計三年溢利少於5,000萬港元,故此得出不合要求的結論。       解法未必如此 筆者的看法是上市規則第8.05(1)(a)條的解法未必如此,損益表之中的項目是否被視作日常業務所產生的收入或虧損,是由港交所自行定奪的,而三年的溢利計法,亦未必如我們在年報上看到的數據。參考於去年6月30日申請轉板的揚科集團 (1460,轉板前代號為8140),於2014年、2015年和2016年3月底的股東應佔溢利約-159、2,007和2,882萬港元,即累計三年、累計兩年和一年的溢利約4,729萬、4,888萬和2,882萬元,理應累計三年溢利少於50,000千港元,結論是不乎合轉板要求,然而此股卻於同年10月3日獲批准轉板,並於10月11日生效。           公眾難知真相 再看中國基建港口 (8233),申請轉板日期為去年6月27日,並於同年10月7日宣佈申請未獲批准,原因為本公司並未符合主板上市規則第8.05(1)(a)條之最低溢利規定。參考此股於2013年、2014年和2015年12月底的股東應佔溢利約474萬、2,559萬和2,458萬港元,即累計三年、累計兩年和一年的溢利約5,491萬、5,017萬和2,458萬港元,應是完全乎合要求才對。當然我們可以指出此股過去三年的其他收入約463萬、1,123萬和1,175萬港元,經調整後溢利約11萬、1,436萬和1,283萬港元,即累計三年、累計兩年和一年的溢利約2,729萬、2,719萬和1,283萬港元,就能解釋此股不能成功轉板的原因。然而這只是一種「推測」,除非中國基建港口再發公告進一步交代未獲批准原因之詳情,否則只有港交所和申請人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聶Sir 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並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  

Read more

【聶升股解碼】巴黎恐襲對後市之啟示 (2017/01/17)

....1_1:1B

  品牌中國 (0863) 是筆者於2015年11月17日分析股份,留意原因是前一晚發佈配股消息,配股規模為49,362,038股,佔已發行股數20%,為一般授權上限。從集資淨額擬用作新業務發展資金及一般營運資金,加上過去12個月未有進行集資活動而言,反映沒有集資壓力,相信今次配股旨在引入新股東。分析重點落在認購人身分上,分別是三名私人投資者,以及一間有限公司。由於前三者於配股完成後股權佔比均少於5%,因此只屬公眾股東,加上披露易未有他們持有其他上市公司股份的資料,初步認為不屬「炒家」。論到後者的公司,將會取得股權佔比為9.90%,成了第三大股東,故此公告雖列明所有認購人將成為公眾股東,但從佔比而言不具說服力。另外今次配股沒有配售代理介入,不排除部分,甚至是全部認購人均為管理層所認識,相信屬「自己人」機會大。     認購方為合作夥伴 同時認購公司之母公司「上海大豐」於分析前一天也跟品牌中國簽了備忘,出售聯營公司「上海臨港」31%股權,品牌中國又計劃向上海臨港的另一現有股東收購3%股權,即合共34%股權。由此看來,認購公司將成為品牌中國的合作夥伴,進一步確認為「自己人」。公告又表示那名股東跟公司已簽署備忘,可參閱2015年11月16日發佈公告,但我在披露易未有看到此公告,預料短期會補發公告 (果然於翌日開市前已發佈)。不過收購3%股權按常理涉資有限,即或未看公告內容,也無損我們對股份之分析。     參考昔日股價變化 若查閱昔日公告,知道股份於2015年9月7日正式轉上主板,最初申請日期為2月9日,但由於超過六個月仍未成事,申請已自動失效。公司於8月7日重續申請,可見公司轉上主板的決心。股價於2月9日收報2.98元,翌日高見3.13元,升幅約5%,最終收報2.97元,較前一日收市價微跌一個價位,反映消息未有刺激股價顯著做好。踏入3月,股價才見反覆向上,並於6月2日高見5.80元,不足四個月,升幅近95%,同時期間成交量顯著增加。高位過後,股價變為反覆向下,於7月8日收報2.00元,為2015年度當時最低收市價,而配股價則為2.42元,與2.00元比較溢價21%。分析前一天收市價為3.00元,與轉上主板前股價相若,反映股價回到原點,形成配股價有19.33%折讓,與一般授權上限折讓為19.99%接近。由此看來,配股價定位不全是一面倒「優惠」認購人,而就集資金額來說對公司也有益處。以認購人為「自己人」的推論下,應屬「配股後炒」,不過要留意全部認購人已作了股份「不出售承諾」,為期12個月。配股最早於五個交易日 (11月23日) 完成,最遲則為2016年2月29日,不排除配股完成後股價會被短炒。     檢視昔日買賣績效 前文也指出當時成交量極之疏落,自2015年9月至分析前一天之單日最高錄得13.8萬股成交,預料有心人於配股完成前不會托價,理應可待股價低於3.00元時才伺機吸納。進取投資者可於3.20元或以下買入股份;謹慎者可於2.80元或以下買入;保守者則可於2.40元或以下買入。初步目標價為3.60至4.00元;買入價下跌30%可考慮離場。結果分析當日開報3.10元,乎合進取者買價範圍,至12月7日高見4.18元,超出初步目標價範圍,持股不足一個月之賬面回報率為34.84%,績效算是不足。       聶Sir 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並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  

Read more

本網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資料或材料僅為提供信息,並根本不打算令閣下根據這資料來作交易或投資之用。
對於網站上傳輸的任何資料或材料的正確性、實用性或可獲得性,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對於任何基於此類資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資決定,本網站也不承擔任何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