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SIR】对野马国际供股的看法 (2017/01/20)

20161220-1166

    读者Robby于上周末 (1月14日) 透过脸书问我对 野马国际 (0928) 供股的看法,宣布日期为去年12月22日晚上,供股价为0.126元,较当日收报0.194元折让35.05%,因已超过三成,属于大折让供股。供股比例为1供1,因大于2供1,除了属于比例较大的供股,同时也必须通过股东特别大会之决议案方可进行。此外,集团还加入更改每手买卖单位的条款,由现时的4,000股,将改为20,000万股,表示若不持有五手或其倍数的股份,于更改单位后就会产生碎股,要以较市价折让的方式沽货,更坏的情况是因无人承接碎股而无法沽货。     向下炒之布局 从大折让供股、较大比例供股,加上改大每手买卖单位,明显是将股价向下炒的设局,所以宣布供股翌日裂口低开7.22% (0.194 → 0.18元),未有超过一成,跌幅已算轻微,预示股价续跌机会大。最终当日收报0.159元,单日下跌18.04%,之后股价反复向下,于上周五 (1月13日) 收报0.151元,再跌八个价位,考量点自然落在股价是否仍有下行压力。参考于去年12月22日收报0.194元,按供股价为0.126元及供股比例为1供1计算,理论除权价为0.16元,较上述的0.151元已多跌九个价位。由于0.16元的参考价早已失守,存在股价续跌的可能。事实上0.15元较供股价仍高逾19%,倘若有心人是部署“供干”,预算股价至少会跌近0.13元水平,更甚者是贴近供股价0.126元。     未有供干结论 值得留意供股公告显示除了最大股东Powerful Software (现时占权13.37%) 已承诺按配额供股,另一大股东卓慧集团有限公司 (现时占权12.74%) 未有承诺供股,并且该公司由王亮全资拥有,他在去年8月22日已辞任董事会副主席兼非执行董事职务,由此推断王亮不参与供股机会大,暗示这12.74%供股货会落在包销商手上。若扣除Powerful Software已承诺认购约3.20亿供股货,经扣除后的供股街货约20.71亿股,相对包销商会承接约3.05亿股,占供股街货只有14.71%,暂未能得出部署“供干”的结论。     货源已被归边 虽然如此,因着上述的决议案,有心人必须在公众持股量之占权不少于一半,才能确保供股获批进行。参考于1月14日的中央结算系统 (简称CCASS) 数据显示,参与者有251名,持有约21.43亿股,占已发行股数约23.90亿股的89.65%,即有大约2.47亿股未有放于CCASS。而于去年8月9晚上宣布完成的代价发行,卖方收到集团约2.46亿新股,与上述约2.47亿股接近,暗示该批股份未有放于CCASS。因此,经扣除两大股东的持货后,于CCASS的街货量约15.19亿股,而首七名参与者均持有超过4,000万股,认为属有心人持货机会大,她们占参与者总数2.79%,却持有约9.49亿街货 (已扣除两大股东持股),计出街货占比为62.46%,因已高于五成,暗示有心人已准备好在决议案投票,暂看将于2月7日举行的股东特别大会延期机会不大。同时占比亦已逾六成,反映货源已被归边,有心人具备操控股价条件。     另外我留意到集资净额不少于2.90亿元,其中约1.10亿元用于还债,占比近四成,隐若看到“供钱”才是真正目的,大大减低“供干”的可能性。故此认为早前股价下跌是让有心人收货,如今已没有再收货之必要,加上“供干”的前设已不成立,股价下行压力不大,预算于除权首日 (2月9日) 之前股价于0.145至0.155元横行机会大。若能于0.145元进场,较供股价0.126元只高出约15%,风险不算大,可考虑于此价进场套取供股权来图利。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Read more

【美股队长│视频】吴瑞麟:美股一分钟 (2017/01/19)

________

 

Read more

【聂升股解码】从本质看合股 (2017/01/19)

.1(2B)

  命题为2015年11月19日撰文时所订,当时就著“合股”的话题才了详细讲解,有兴趣了解更多的读者,不妨购买笔者于去年初出版著作《细价股夺金攻略》。     至于当日分析股份为中国上城 (2330),于前一晚发布配股公告,规模为1.88亿股,占已发行股本14.09%,每股作价为0.329元,与2015年11月18日收报0.38元比较,折让为13.42%。今次集资净额为6,100万元,拟用于支付收购深圳市隆盛行供应链有限公司之保留款的部分款项,以及用作营运资金。我查看公司2015年中期报告,见银行结存及现金为2.21亿元,理应可腾出6,100万元注资附属公司,但从公司今次配股有配售代理介入,并列明承配人不少于六名,反映配股给“街外人”机会大,证明公司有实际集资压力,而非引入策略性股东。     有钱不能用 透过看上述中期报告的综合现金流量表,确认公司真的有集资压力,当中列出2014年上半年的投资活动所用现金净额为-1.63亿元人民币,意思是“现金流出”,主要由“存放短期银行存款”构成。然而,于2015年上半年此项目却显金额为“零”,其实于2014年全年业绩和2013年中期业绩,这项目同样为“零”,独有在2014年中期业绩出现,同时该年的“有抵押银行贷款”为2.52亿元人民币,较2013年同期的702万元人民币显著增加,由此可见“存放短期银行存款”为抵押品,是“能看不能用”的现金。     注资为借钱 到了2015年上半年,“有抵押银行贷款”为3.96亿元人民币,较2014年同期增加超过46%,抵押品由存款转为若干租赁土地及楼宇以及在建物业。以我的理解,公司用了上述于2014年上半年的“存放短期银行存款”作发展之用,再以那些项目作抵押品。但由于抵押贷款的3.96亿元人民币于本年必须清还,而截至2015年6月30日公司的“银行结存及现金”却只有2.21亿元人民币,根本无法应付清还贷款。从两者差额为1.75亿元人民币,而今次集资净额为6,100万港元来看,仍不足以还债,但公司却表明用途是注资附属公司而非还债,我相信有可能是公司透过注资到附属公司,增加其资产净值,再作为抵押品借钱,清还上述贷款,暗示今次配股集资志在必得。     托价实难免 以配股价为0.329元及宣布配股当日收报0.38元计算,承配人的账面回报率为15.50%,明显不具吸引力,预算托价促销配股,在所难免。股份踏入2015年8月起成交量渐见疏落,反映货源归边,炒上股价没有难度。例如5月份和7月份分别以四天和两天时间,分别令股价上升97.70% (0.435 → 0.86元) 和 56.82% (0.44 → 0.69元)。配股最早于11月20日完成,最迟于12月9日完成,当时制订策略为进取投资者可于0.42元或以下买入股份;谨慎者可于0.36元或以下买入;保守者则可于0.30元或以下买入。初步目标价为0.50至0.55元;买入价下跌30%可考虑离场。     失败的操作 结果分析当日开报0.43元,高于进取者的买价范围,及至开市后约五分钟,股价回落至0.42元,可以考虑进场,并于上午10:00前一度高见0.47元,账面赚近12%,以“即日鲜”而言效果算是不俗。但因我们的切入点是配股,加上股价未有上扬至目标价,理应不会止赚离场。配股最终在12月8日晚上宣布完成,当日收报0.39元,较0.42元的账面损失为7.14%。从2015年12月9日至2016年1月14日,收市价介乎0.37至0.40元,期间一直成交疏落,及至1月15及18日 (星期一) 股价分别高见0.435和0.43元,视为脱身的机会,倘若不愿离场,便只能看作股价持续阴跌,于上周五 (2017年1月13日) 收报0.24元,与0.42元比较,持股近十四个月之账面损失近43%,成交依然疏落,真的不知有心人何时才会行动,可见是一次失败的操作。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Read more

【财技简易宫略】翌日披露报表揾玄机

按此成为付费会员或请先登入
Read more

【美股队长】吴瑞麟:千倍股Monster Beverage发迹史(下) (2017/01/18)

______0

    上回讲到,千倍股Monster Beverage(MNST)CEO Mark Hall新官上任,先将产品改名,再加大容量,以期与红牛一决高下。Mark Hall还有各种奇招怪招,部分可谓在商业史上,写下漂亮一章:     Mark Hall先在产品形象上,痛下苦功。他称红牛是白领、嬉皮士的提神玩意,他则将Monster定位为蓝领、老粗豪饮的对象,以 “Unleash the beast”(释出野兽)为口号宣传。一柔一刚,一雅一豪,减低抄袭味道。     当年Hansen公司缺水缺粮,难以大打广告,宣传品牌;相反,对手红牛是私人公司,不用向股东交代,只要老板同意,大可全力开动宣传机器。Mark Hall另觅它途,他知道美国流行极限运动(X-game),每年均有大赛,他与助手们便带着现金,前赴赛场,一见好手将入决赛,便即场付钞签约,替Monster宣传。此招甚妙,因X-game广受年轻人欢迎,他们正是Monster目标顾客之一。而X-game玩家,起初只是驾着滑板、自行车飞来飞去的无名小子,并非如勒邦占士、居里等NBA超级球星,广告代言费动辄过百万、千万美元。区区七百美元,极限运动选手已经甘之如饴,快乐如仙,任由Monster在他们的座驾、战衣,贴上品牌贴纸。     决赛直播时,品牌便在全国播放中广泛亮相,遂极速走红。而广告经费却仅用了2.5万美元!小注,博了特大赢!     2002年在拉斯维加斯的全美便利店产品展,Monster下了血本,在入口摆设大型摊位,极尽声色犬马,放了个大结他,又有大型商标,吸引访客眼球。大家可以想像,在食品展中,维他奶的摊位,忽然有穿三点式的女郎亮相,会是何等惊讶?Hansen由健康饮品品牌,渐成野性象征。原本Hansen在美国知名度不高,但聪明地靠展览会示众后,公司名气在便利店间迅速建立,变成无人不知。此亦Mark Hall经典战役之一。     Mark Hall与众手下,更喜死缠烂打,驾车穿州过省,到覆蓋不足处,游说便利店让其上架。人家不肯,推说无位,他竟为便利店在玻璃门上,加装可盛载数罐的小货架,小小无拘。用尽千方百计,逐点攻陷,全国网络渐成气候。     奇招打入便利店 成功打入全国便利店,是Monster起飞的主因。因为便利店常营业至深夜,而Monster顾客多为夜猫年轻人,晚上或出外夜蒲、或留家自娱,就是不睡觉,需要提神饮料,能量饮料正是首选。故此便利店一环,不可或缺。文化上亦食正潮流,可乐(KO)变成老套标志,潮人却要饮“表现自我个性”的饮料,Monster可谓适逢其会。     2006年公司与啤酒商AB签约,可靠对方强大销售网,分销全国,业绩更上层楼。Monster Beverage股价自1992年Hansen Juice年代,至今连股息总回报,逾1,500倍。     Monster Beverage的故事,尽显部分美国公司的增长潜力。持平而论,外国股票,经营不善的,亦多不胜数,但仍坚持隔山买牛,纯因他乡牛股数量,远多于中港,遂不避重洋,看似冒险,其实是舍难取易。   (系列完)

Read more

【美股队长】吴瑞麟:千倍股Monster Beverage发迹史 (上) (2017/01/18)

______0

    两年前起,弃港股攻美股。所写的文章,亦改笔名“美股队长”以明志。身边朋友,大惑不解,问所为何事?美股股龄渐长,慢慢觉得中外市场,恍如两个世界。外国月光,特别圆乎?     先讲故事一则,热吓身,大家再作讨论:香港讲美股,苹果、迪士尼路人皆知;然而美股实有更多港人不识,回报却数以千倍(绝不是手民之误,十倍奉还,误写为“千”倍奉还)的“无名股王”。饮品生产商Monster Beverage(MNST),便是其一。     讲一下Monster Beverage的故事:公司原名Hansen Juice,在1930年代创立,位于加州的汽水厂。1992年,经营不善,陷入困境,遂易手予两名南非人Rodney C. Sacks和Hilton H. Schlosberg。二人接手后,原本也只打算继续卖汽水、果汁,当时Snapple(一款玻璃樽果汁)刚兴起,公司决策以“年晚煎堆,人有我有”。你卖果汁,我便卖茶。但因产品分别不大,“廉”师傅扮“康”师傅,难逃失败命运。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俩到欧洲旅行时,发现能量饮品(energy drinks)红牛(Red Bull)开始流行。再抄一次,是为Hansen Energy,1997年4月面世,就是Monster饮品的前身。     赠军师认股权 扭转乾坤 每一商业帝国,例必有一诸葛亮坐镇。君主劳劳碌碌半生不果,候其出山,公司方能立时脱胎换骨, 振翅高飞。Monster Beverage的孔明,名曰Mark Hall。     此人行业经验丰富,南非二人组三顾草芦,挖角加盟,希望扭转乾坤。其时公司,产品平庸,人才凋零,利润低微,衰微至极。对话不两合,Mark Hall便直言:“贵宝号烂得吓人,自己才疏学浅,无力回天,请容告辞。”南非二人组,做生意没啥过人头脑,却极像刘皇叔,深懂人情世故。没有废话连篇,劝之以情;只用公司认股权(company options),动之以利。每次Mark Hall口沫横飞,弹三弹四,二人组便将认股权数量加码,一而再,再而三。直到认股权数量极多,Mark Hall难以抗拒:一开始便有15万股,绝对值得一博,盖股价稍升,已有大笔进账。     坐正后,Mark Hall深知Hansen Energy产品质素不差,而红牛横扫欧陆,早已证明同类产品大有可为。美洲市场刚起步,尚余大量成长空间。但所谓“唔怕生坏命,最怕改坏名”,产品命名失误,非立改不可,上任首事,就是将健康格的Hansen Energy,改为Monster,还把饮品罐弄得古灵精怪,极其抢眼。究其原因,Hansen形象健康,主业是果汁,一如香港的维他奶(345),很难想像其推出一款叫“维他超能量”的饮品。品牌与产品性格不合,令消费者混淆,是Hansen Energy最初成绩不佳的原因之一。     易名后的奇招,是将饮品容量提升。红牛容量较少,一罐8盎斯;Mark Hall则推出16盎斯大罐,价钱一样,份量却多对手一倍。当质素相若,自是“大件夹抵食”者胜。抵饮之外,Mark Hall还有多种怪招,篇幅所限, 横竖老友阿梅,尚会休假两周,不妨就此打住,下回 分解!      

Read more

【股海峥嵘】潘家荣: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 (2017/01/18)

20160314-个人照5

  要说近日最大的财经新闻,应是长实地产(1113)再度出手收购非地产业务,伙拍长建(1038)和电能(006)计划收购澳洲能源公司DUET,今天我并不是要跟大家讨论这个作价合不合理、哪一间公司较有着数,又或者电能(006)分派5元特别息,好不好买来收息?而是想探讨一下为何李超人要这样做。     还记得两年前,李超人大锣大鼓说要将长江同和黄重组,将非地产业务转去现的的长和(001),而地产业务就纳入现时的长实地产(1113),目的是可以让两间公司的业务更加清晰,释放股东价值。事实上在重组之后,两只股票的价值亦有被释放,至少曾升过了一大段。     事隔两年,超人的地产旗舰不但没有积极做好老本行,反而不断收购一些非地产业务,又再一次将业务复杂化,是否又要再一次走回头路把价值埋藏,为将来再一次重组释放价值作准备?应该不会这么无聊吧。     想当日长实和黄重组,搅了一大轮动作,目的看似是释放价值,但是若然大家认真去计,会发现到我们首富在这一连串的动作中,将所持有的地产比重减低了。现在,就连长实地产(1113)这个地产旗舰都要做少一点地产,做多一些其他业务,相信大家都可以看得到,他对地产市场的睇法可以有几好。     有人辞官归故里, 有人漏夜赶科场,有人看好,也会有人看淡,当楼价已经升了十四年,一般打工仔用毕生的积蓄都未必供得起一层跟车位差不多大小的蜗居,但他们因为恐惧,怕再不买便追不上楼价,所以强行上车。但那边箱,却看见诚哥做完全相反的动作,大家应该细心想想,要跟应该跟那一边吧。       潘家荣 元大证券(香港)经纪业务部营业总监 笔者为证监会持牌人,并没持有以上股票  

Read more

即时【行政长官梁振英发表《施政报告》】

未命名

行政长官梁振英发表任内最后一份《施政报告》(2017) http://news.tvb.com/live/liveevent1  

Read more

【聂SIR】转板溢利要求多面睇 (2017/01/18)

_聂SIR503+369

    今日与大家讨论创业板股份转上主板的要求,事源学生Eric留意到百本医护 (8216) 于去年9月2日晚上宣布申请转板,至今未有公布进一步消息,根据六个月的期限安排,若于今年3月1日未能获批转板,暗示不获港交所批准,届时集团仍有意转板,必须向港交所重新提出申请,于是他查阅集团过去三年 (2014年6月底至2016年6月底) 的财务资料,结果是不合申请资格,问我有何看法。     三项溢利要求 就著Eric的提问,我查阅港交所的相关规则,根据“股本证券基本上市规定 ”(https://www.hkex.com.hk/chi/listing/listreq_pro/listreq/equities_c.htm),若要通过“盈利测试”要求,提出申请之创业板股份必须在“股东应占溢利”上达到过去三个财政年度至少5,000万港元 (最近一年溢利至少2,000万盈利,及前两年累计溢利至少3,000 万港元),而百本医护过去三年的股东应占溢利分别约870万、2,239万和2,684万港元,即累计三年、累计两年和一年的溢利约5,793万、4,923万和2,684万元,理应已乎合上述三项溢利要求。       需为日常业务 而学生的着眼点,应是“上市规则第8.05(1)(a)条之最低溢利规定”(https://www.hkex.com.hk/chi/rulesreg/listrules/mbrules/documents/chapter_8_tc.pdf),内容是申请人必须具备不少于3个会计年度的营业记录 (参阅《上市规则》第4.04条),而在该段期间,申请人最近一年的股东应占溢利不得低于2,000万港元,及其前两年累计的股东应占溢利亦不得低于3,000万港元。上述盈利应扣除日常业务以外的业务所产生的收入或亏损。关键在最后一句,参考百本医护过去三年的“其他收入及收益”分别约186万、284万和342万港元,经调整后的三年溢利分别约684万、1,955万和2,343万港元,即累计三年、累计两年和一年的溢利约4,981万、4,298万和2,343万港元,可见累计三年溢利少于5,000万港元,故此得出不合要求的结论。       解法未必如此 笔者的看法是上市规则第8.05(1)(a)条的解法未必如此,损益表之中的项目是否被视作日常业务所产生的收入或亏损,是由港交所自行定夺的,而三年的溢利计法,亦未必如我们在年报上看到的数据。参考于去年6月30日申请转板的扬科集团 (1460,转板前代号为8140),于2014年、2015年和2016年3月底的股东应占溢利约-159、2,007和2,882万港元,即累计三年、累计两年和一年的溢利约4,729万、4,888万和2,882万元,理应累计三年溢利少于50,000千港元,结论是不乎合转板要求,然而此股却于同年10月3日获批准转板,并于10月11日生效。           公众难知真相 再看中国基建港口 (8233),申请转板日期为去年6月27日,并于同年10月7日宣布申请未获批准,原因为本公司并未符合主板上市规则第8.05(1)(a)条之最低溢利规定。参考此股于2013年、2014年和2015年12月底的股东应占溢利约474万、2,559万和2,458万港元,即累计三年、累计两年和一年的溢利约5,491万、5,017万和2,458万港元,应是完全乎合要求才对。当然我们可以指出此股过去三年的其他收入约463万、1,123万和1,175万港元,经调整后溢利约11万、1,436万和1,283万港元,即累计三年、累计两年和一年的溢利约2,729万、2,719万和1,283万港元,就能解释此股不能成功转板的原因。然而这只是一种“推测”,除非中国基建港口再发公告进一步交代未获批准原因之详情,否则只有港交所和申请人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Read more

【聂升股解码】巴黎恐袭对后市之启示 (2017/01/17)

....1_1:1B

  品牌中国 (0863) 是笔者于2015年11月17日分析股份,留意原因是前一晚发布配股消息,配股规模为49,362,038股,占已发行股数20%,为一般授权上限。从集资净额拟用作新业务发展资金及一般营运资金,加上过去12个月未有进行集资活动而言,反映没有集资压力,相信今次配股旨在引入新股东。分析重点落在认购人身分上,分别是三名私人投资者,以及一间有限公司。由于前三者于配股完成后股权占比均少于5%,因此只属公众股东,加上披露易未有他们持有其他上市公司股份的资料,初步认为不属“炒家”。论到后者的公司,将会取得股权占比为9.90%,成了第三大股东,故此公告虽列明所有认购人将成为公众股东,但从占比而言不具说服力。另外今次配股没有配售代理介入,不排除部分,甚至是全部认购人均为管理层所认识,相信属“自己人”机会大。     认购方为合作伙伴 同时认购公司之母公司“上海大丰”于分析前一天也跟品牌中国签了备忘,出售联营公司“上海临港”31%股权,品牌中国又计划向上海临港的另一现有股东收购3%股权,即合共34%股权。由此看来,认购公司将成为品牌中国的合作伙伴,进一步确认为“自己人”。公告又表示那名股东跟公司已签署备忘,可参阅2015年11月16日发布公告,但我在披露易未有看到此公告,预料短期会补发公告 (果然于翌日开市前已发布)。不过收购3%股权按常理涉资有限,即或未看公告内容,也无损我们对股份之分析。     参考昔日股价变化 若查阅昔日公告,知道股份于2015年9月7日正式转上主板,最初申请日期为2月9日,但由于超过六个月仍未成事,申请已自动失效。公司于8月7日重续申请,可见公司转上主板的决心。股价于2月9日收报2.98元,翌日高见3.13元,升幅约5%,最终收报2.97元,较前一日收市价微跌一个价位,反映消息未有刺激股价显著做好。踏入3月,股价才见反复向上,并于6月2日高见5.80元,不足四个月,升幅近95%,同时期间成交量显著增加。高位过后,股价变为反复向下,于7月8日收报2.00元,为2015年度当时最低收市价,而配股价则为2.42元,与2.00元比较溢价21%。分析前一天收市价为3.00元,与转上主板前股价相若,反映股价回到原点,形成配股价有19.33%折让,与一般授权上限折让为19.99%接近。由此看来,配股价定位不全是一面倒“优惠”认购人,而就集资金额来说对公司也有益处。以认购人为“自己人”的推论下,应属“配股后炒”,不过要留意全部认购人已作了股份“不出售承诺”,为期12个月。配股最早于五个交易日 (11月23日) 完成,最迟则为2016年2月29日,不排除配股完成后股价会被短炒。     检视昔日买卖绩效 前文也指出当时成交量极之疏落,自2015年9月至分析前一天之单日最高录得13.8万股成交,预料有心人于配股完成前不会托价,理应可待股价低于3.00元时才伺机吸纳。进取投资者可于3.20元或以下买入股份;谨慎者可于2.80元或以下买入;保守者则可于2.40元或以下买入。初步目标价为3.60至4.00元;买入价下跌30%可考虑离场。结果分析当日开报3.10元,乎合进取者买价范围,至12月7日高见4.18元,超出初步目标价范围,持股不足一个月之账面回报率为34.84%,绩效算是不足。       聂Sir 于执笔时,笔者或相关人士,并未持有上述股份。上述内容给读者予以参考,绝不构成任何买卖股份建议。  

Read more

本网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资料或材料仅为提供信息,并根本不打算令阁下根据这资料来作交易或投资之用。
对于网站上传输的任何资料或材料的正确性、实用性或可获得性,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对于任何基于此类资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资决定,本网站也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