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再hea(2) – 神魔之塔篇

IMG-20131005-WA0016

「遊戲」夢想家   「反艇最多的,最終爬得最好。」獨木舟教練對Terry 笑說。10 年前就讀科技大學參加獨木舟課程時,Terry 是眾學員中反艇最多的。但憑著不認輸的態度,Terry 取得證書並擔任課程助教。   這位年僅32 歲的IT 公司Mad Head 創辦人,就是創立令很多人瘋魔的手機及電腦轉珠遊戲「神魔之塔」者,遊戲靠轉珠殺下一眾怪獸過關,至今已有超過800 萬人下載,每天超過150 萬人次玩這遊戲。然而,在創業的過程中,Terry 跌跌碰碰,曾經,他的銀行戶口結餘只有9.96 元。   兩兄弟創業之路   Terry 的父母親都在地盤工作,自小讓他就讀國際學校。Terry 大學生活多姿多彩,除了加入主修科的土木工程師學會,還參加青年航空課程學駕駛飛機,學滑水、參加青年獅子會大使,到匈牙利、巴西、斯里蘭卡交流。他主動得連參加Mentorship programme 也一口氣找了八位mentors,並主動約見。他一直認為,「成功不是外界給予,是你爭取多少。」   入讀科大時,選修土木工程科,並非為興趣,只因朋友及師兄大力推薦,但仍然努力讀好書並完成碩士課程,畢業時認為做Consulting 顧問工作最型,結果在銀行當了「財務顧問」,後來發現原來是「財務產品推銷員」,雖然收入不錯,但卻缺乏滿足感。   於是,Terry 跟做IT 的弟弟Terrance 決定創業。   當時他們的手頭資金有60,000 元,租不起辦事處,請不起員工,兩兄弟齊齊每天24 小時在家中工作,選擇資本最低的IT 業。雖然未有清晰的業務目標、沒有最佳的business model,Terry 及Terrance 只知一定要開始, 並 嘗試。   他們首先想到做E-card 網站,讓人可以送電子聖誕卡、生日卡、心意卡給朋友。結果,18 個月沒有收入,Terry 銀行戶口結餘是109.96 元,用ETC卡按了100 元來用,結餘9.96 元。沒錢繼續生意,他們就去當中學補習老師。一眾好友及母親都為了兩兄弟好,勸他們放棄創業,回頭當個打工仔罷了,連女朋友也忍受不了而分手,兩兄弟仍然堅持,但不是「等運到」。 創業繼續虧本 仍支撐著   二人發現科學園有Incubation […]

Read more

生活不再hea(1) – Timable篇

「哎呀,其實我也曾經想過這concept,不過一直沒有時間做而已!」Mike 說這兩年他跟朋友分享創立Timable 的故事時,不少人都有此回應。   其實,Timable 並非甚麼驚人的創意或科技,兩位創辦人Mike 及Sam勝人之處是當別人都只不斷停留在「諗」的層次,但Mike 及Sam就付諸實行了。   Mike 及Sam兩位都是在屯門公共屋邨長大的八十後,童年及青年成長期讀的不是英國貴族寄宿學校,也不是國際學校,亦非華仁或拔萃般的傳統名校,只是屯門學校,空餘時就只是跟鄰舍在屋邨走廊玩「何濟公」及捉迷藏。   吹水後 落實做   沙士時,他們分別畢業於港大及科大的Computer Engineering,Sam進了PCCW當trainee,Mike 因為相信特首董生會大力發展香港物流業,並開發物流港,所以他就進了DHL 集團投身物流業。   在大集團工作穩定,Mike 及Sam經常見面吹水。有次兩位「宅男」在港大聊天時互訴心聲,說兩人都沒有女友,公餘時間如何打發。找消遣節目須到處搜尋,資訊分散,想到上網找食肆可以上Openrice,但找消遣節目卻沒有一站式的網站。   於是,就覺得大有可為,想創立一個一站式消遣節目網站,方便有閒餘時間的人找消遣節目。談理想,說目標,講方向,每天都有上億人在做,但「吹水」完畢後便回家繼續看劇集,上Facebook在朋友的post上給個Like後搭訕,再不然就玩「神魔之塔」或Candy Crush考驗自己能否突破過關;而Sam及Mike卻坐言起行。   兼職創業者 幾乎無休   要創業,辦網站成本夠低,只需萬多元,不像搞餐廳或其他生意須租舖、裝修、聘請員工,沒有千萬資金不用想。而這兩位IT 畢業生除當上老闆外,還是「無薪」員工。當大家都說要脫離老闆的枷鎖,辭掉全職工作去創業,Mike 及Sam就深明創業不易,且需要有穩定收入支持,所以兩位就選擇一邊做打工仔,兼職做創業者。   兼職創業者的代價,是每天放工後就返第二份工,不是回家,就是到港大的電腦中心。完成了網站平台,然後就在網上到處找尋節目資訊內容的「手作仔」工作,再放上自己的網站。揼了一年石仔後,2010 年7 月14 日,以「生活不再hea」為主題的網站Timable 正式誕生。然後不斷以不同方式吸引人流,除了用SEO Search,他們找了身邊朋友幫助網上支持及幫助推廣,又送贈低成本的演唱會門票。   行動後 機會隨至   當眾人都在批評董建華的數碼港項目失誤時,Mike 及Sam卻發現原來數碼港有個Incubation programme 培育計劃,不但提供免費辦公室、資助公司的推廣及員工聘請,更可安排講座、會見天使基金(Angel Fund)投資者等大好資源。於是他倆就去申請,令Timable 終於有自己的辦公室。   隨着人流日增及名氣日響,2011 年尾,Yahoo 香港主動接觸Timable,邀請加入放在Yahoo香港的版面。2012年4月,Timable在Yahoo香港正式登場。Mike 及Sam認為已到闖出去的時機,辭工全職做老闆。   […]

Read more

預計到,她會「紅」!

********************************************* 《Riccardo’s world 潮玩世界名牌股講座》講者陳振康先生為四間上市公司高層,亦是專業投資者,除了投資港股之外,亦有涉獵世界各地的股市情況,以賺遍全世界為投資原則。有「臥底經濟學家」之稱的Tim Harford,愛以日常生活實例,例如星巴克的咖啡為何賣這麼貴,用來解讀經濟現象。陳振康亦愛以身邊所接觸的品牌來分析是否值得投資,如Facebook、Google、McDonald及Disney等,他會在8月8日Homeblogger書展講座介紹此超凡投資概念2015年8月8日(六)下午17:00-18:00旺角奶路臣街28號麥花臣室內場1/F投資書展之內費用全免。留位請按下LINK填表: http://goo.gl/forms/hVv1B9SmTj ************************************************   早前在聖雅各福群會的講座分享我的「上流」經歷,講座完結後,其中一位年輕人Ben 在WhatsApp 感謝我當晚的分享,並問我可否見面,多給些意見,我就約他吃個午飯。   Ben 中五畢業,於公屋長大,父親是基層公務員,母親是家庭主婦。說話時總是低着頭,沒甚麼眼神接觸,不擅辭令,剛辭去辦公室助理的工作。   問及他是否有專業技能或興趣,他說喜歡拍攝,說如果再有讀者聚會,可以免費幫忙拍照。我說當然好,再細問他喜歡拍那一類攝影,他不諱言特別愛拍攝女模特兒,更指自己是個「龍友」,跟我說曾見過一個這樣的「o靚模」﹕       「我們一班龍友通常每人每次花約200 元夾份請『o靚模』拍照,每次一小時,當中有三次是拍A 小姐的。其中一次,晚上8 時開始拍攝,我帶着相機7 時50 分到達場地,A 小姐已換好衣服、化好妝在場,8 時正便準時擺pose 讓我們拍照。我們要求她笑容多一點、跪着、半坐在桌上⋯⋯擺出不同姿勢,她也一一辦到。拍了15 分鐘,她走到房間裡換裝補妝,只花五分鐘又立即出來,繼續擺pose。A 小姐『交足功課』,從不遲到早退,態度友善客氣,臉露笑容。拍完一小時後,還主動走到我們當中看照片,討論哪些相片和pose拍得較靚,以後如何改善。所以,我們一班龍友對她莫不讚不絕口。」Ben興奮的說。       「相比A 小姐,很多『o靚模』都喜歡遲到,8 時5 分才匆匆到場,換裝花10 分鐘才出來,中場休息又拖10 分鐘才出場,9 時正卻準時說夠鐘收工,根本是在『呃鐘』!阿Ben 氣憤地繼續說:「要求她擺pose 時又愛理不理,拍照時才有笑容,予人一副看不起人的嘴臉。」       「可惜現在A 小姐『紅咗』,不會再出席龍友的攝影會了。不過她態度好,真係抵佢紅呀!」阿Ben 豎起大拇指說。       大家可能對「o靚模」這職業有所保留,認為她們貪慕虛榮,只會發模特兒明星夢,但在云云發夢少女當中能夠突圍而出走紅的,A小姐靠的除了樣貌和身材外,原來還少不了的是努力盡責的專業態度。       […]

Read more

鐵飯碗再見

Henry 於1986 年在廣州出生,袓父是醫生,父母經營醫療用品生意,屬於中產家庭,因受家庭背景影響,Henry 自小的夢想就是當醫生。1997 年,他12 歲到香港成為新移民,入學後因為英文科不合格要重讀。如何趕上,不是找英文補習天王惡補,也沒有找傳媒及立法會議員投訴政府的新移民扶助政策及資源不足,更沒有結集一班新移民同學到政府總部穿黑衣靜坐,甚至絕食抗議,要找政府出錢找牛津英語教師特別幫助新移民改善英語。Henry 就是用最古老,但最有效的方法,每天在家聽英語課程的錄音帶,然後跟着朗讀。最終,他以優異成績考進了名校張祝珊紀念中學。   拔尖生的大膽行徑   讀了一年,有位老師力勸Henry 轉校,並非因只顧打機踢波令學業成績差,或是吸毒打架操行出現問題而被勸告離校,竟是因為Henry 的成績「爆燈」,考了全級第一名,老師認為Henry 非「池中物」,除了讀書還應多參與課外活動,令學習及成長更豐富全面。老師認為張祝珊在學業方面絕對可滿足Henry,但課外活動不足。結果,Henry 就轉到皇仁書院繼續學業,校內參加不同的活動如英語話劇、朗誦、辯論等擴闊眼界,會考時更成為8A狀元。   「我沒甚麼特別,因為那年皇仁有9A 狀元。」Henry 說。其後,8A 令Henry成為港大的「拔尖生」,「打尖」取錄為醫科生。   兒子成為狀元並「拔尖」成為「準醫生」,Henry 的父母當然大喜,但Henry卻想出走,思考從醫以外的出路。在港讀完中六預科後,了解到美國長春藤聯盟(Ivy League)中八大名校的Dartmouth College 校風好,喜歡這間學校着重小組教學,跟教授有更多的溝通交流,就不猶豫的去讀。   2008 年在Lehman Brothers 香港辦事處當暑期實習生,並取得畢業後的暫取「聘用書」。Henry 不負父母的期望,以cum laude(拉丁語,北美大學的優等成績,即類似我們認識的first honor,distinction 一級榮譽)畢業。   只怕「窮得只剩下錢」   Henry 畢業時剛遇上金融海嘯, 當時美國財爺Henry Paulson 決定任由Lehman Brothers「自然死亡」,Henry手執Lehman Brothers的暫取「聘用書」也成了廢紙,加上海嘯後美國的經濟奇差,他寄了超過百封求職信也沒有迴音。在朋友的邀請下,回到上海當海外升學中介,幫國內學生到外國求學。   半年後,Henry 竟然收到日資證券行野村證券(Nomura Securities)請他上班當分析員(Analyst)。原來, 當年Lehman 拆骨出售時,Nomura 買了Lehman 在亞洲及歐洲的業務,因Henry 曾在Lehman 實習加上表現出色,所以聘請了他。Henry […]

Read more

80後贏得人心、創業故事盡在細節(下)

>>>到上回 「你有好的生意頭腦!那你說的網上廣告公司是甚麼經營模式?」我最有興趣的是靠「食腦」的網上廣告公司。   「時代變了,傳統的電視、電台及報紙雜誌廣告收入都在下跌。試想現在一般年輕人甚至成年人,看電視時間多還是上網時間多?所以連TVB 的廣告收入每年都在下跌。   「我們的公司是幫助客戶在網上賣廣告,包括在Facebook 做fans page 設計,然後用方法吸引人流;在網上討論區做打手,評論產品, 引起話題;亦會聯絡各大網站,安排客戶廣告出現在網站上。而傳統廣告的成本極高,比如要在電視賣廣告,得先向廣告公司買橋,再找製作公司、演員拍攝,找明星拍攝更是花費不菲,最後買air time 的費用更加驚人,沒有幾百萬無法成事。」   我點頭贊同,因為我也有這方面的經驗。   「網上平台的特點是對製作的要求不高,最重要是條橋夠爆、夠特別、夠出位,能夠引起話題,最好可以瘋傳。所以收費便宜得多,幾十萬已有交易,但效益高,所以愈來愈多品牌接受。」John 繼續說: 「但員工創意和投入很重要,所以我們的員工全是80 後。」   John 說大部分80 後對工作的期望是:「最緊要開心!」,甚至視工作的滿足感比工資更重要,「要好好管理80 後,要信任他們的創意,因此,我會放權讓員工做決定,即使他們『撞板』, 會自動修正,如是者,他們慢慢就會變得獨立。」John 的理念, 不是跟施永青「無為而治」的管理思維有同工異曲之妙嗎?   另外,John 指公司文化亦講求民主,當他作重大決策時,會先諮詢員工意見。例如之前搬辦公室的選址,也詢問過員工,才作最後決定。80 後員工很講求work and life balance,故為員工提供康樂活動及設施,也是先由員工提議,才購買電子遊戲機及飛鏢靶等,讓他們在工餘時間輕鬆一下、減減壓。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就憑John 的那一套環環相扣的管理藝術,我已深信此子絕非池中物。John 最難得的是,他從未停止過腳步,當他做手機拆家賺到第一桶金之後,沒有停下來只滿足於做手機拆家,而是轉行做凍肉貿易生意;當凍肉生意取得了成績,他又看到了網絡發展帶來的商機;當他和合作夥伴把自己創辦的網絡廣告公司做到全港最大時,又開始打老人院的主意。   每次轉行,他都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從不打無準備的仗。從03 年大學畢業至今不過8 年時間,憑著一股年輕人的衝勁,John 已經幹了可能是別人一輩子也幹不到的事。115   許多年輕人對現在的香港感到失望,說已沒有向上流的希望。無可否認香港社會結構穩定,又有地產霸權、制度不公、貧富懸殊等一大堆問題,令沒有靠山的年輕人感到無力。像李首富那樣的奇蹟雖然不大有可能再出現,但從John 的故事可以看到,只要心中有火,勇於嘗試,機會仍然有,只是你有沒有去挖掘,夠不夠創意和膽識去實現自己的想法。   John 現在有8 個小型單位收租,也有7 […]

Read more

80後贏得人心、創業故事盡在細節(上)

出版《上流力》後,我不時舉辦讀者交流會,John 就是第一批報名參加的人。   他在電郵這樣自我介紹:「我是阿John,今年29 歲,2003 年嶺南大學畢業後,就出來創業,很想跟你交流一下。為甚麼想和你見面? 第一,我覺得和你有點相似,都不是來自甚麼名牌大學,也不是含着金鑰匙出世都是靠自己拼搏力爭上游。讀你的書,很有共鳴。第二, 我正經營一家貿易公司和一家食品公司,另外,還跟一班夥伴營運網上廣告公司,要管理近60 位80 後員工,希望向你請教一下,回去跟他們分享。」   贏得人心 盡在細節 那次讀者飯局在又一城,除了John,還有另外6 位讀者。John 身穿有點發黃的白色Polo 衫,下身配已脫色的鬆身藍色牛仔褲,國字臉,外形不算突出,但臉上總帶着微笑。John 提到他創辦的網上廣告公司,現已算是全港最大的同類公司。席間,John 突然起身說對不起, 要走開一會。10 分鐘後,John 回來了,手裏多了2 個膠袋,原來他將Page One 的所有《上流力》存貨買下來,準備回去送給他的80 後員工。   我隨即向John 的支持表示感謝,心想:「好厲害,懂得收買人心!」那晚因要顧及幾位讀者,我跟John 只能淺談,但已覺得他是想法獨特的聰明人。   過了兩星期,John 再打電話來約我吃飯。我對這個主動又有趣的80 後甚有好感,就約了在就近的茶餐廳吃個下午茶。那天,John 仍是Polo 加牛仔褲,手裏拿着一份報紙,臉上掛著陽光的笑容。 我坐下叫了凍檸茶少甜後,問John 有甚麼想談談。   John 也很直接:「一是找個機會與你詳談,二是問你有無興趣合作投資生意。」   我倒欣賞他的單刀直入:「先說說你的想法。」John 說:「有沒有考慮過投資老人院?這是一盤穩賺不賠的生意。政府每年會撥款給老人院買位,是社會福利的一部分,收入有保障,支出卻有數可計。」   我笑着回應:「嘩,你數口都好精!我有正職在身,難以抽身參與管理,沒多大興趣,不如轉話題,我很有興趣知道你的創業經過。」     小本創業 由認識大莊家開始 「我的第一盤生意是在先達當手提電話拆家。」John 笑着說。   我發出一連串的疑問:「手提電話拆家?如何賺錢?賣手機還用給中間人賺一筆?哪來的資本?向家人借?」   […]

Read more

擇友方程式 從「廣」到「深」

第一是要「廣」,「廣」當然不是指「濫交」,而是不論甚麼類型的朋友,只要有正面人生觀,多一個總比少一個好。   試問大家有多少個經常交往的好朋友? 10 個差不多吧,20 個已算很多了,30 個那就不得了。很多時,舊朋友會因環境變遷而感情轉淡, 若不每年補充「新朋友」,好朋友就會慢慢變少,最後,有一天發現自己身邊只剩下一兩位好友也不出奇。   以我為例,讀書時的好友在畢業後各奔東西,已很少聯絡;工作後在「安永」會計師公司跟一班好同事成了摯友,但轉職後來往就減少; 加上97 移民潮、結婚生子、興趣改變……很多朋友都疏遠了。以前45 的一班網球同好,每星期都見面,後來各有各忙,少了打波,見面少了,感情也轉淡。   不斷認識新朋友令自己的database 擴闊是有必要的。「儲朋友」和「儲錢」一樣重要,一樣有意義。   怎樣的朋友圈子才算「廣」?來自「五湖四海」的人能夠聚在一起, 不外乎源於相近——有共同的文化背景、興趣、理想、信仰,這就是所謂志趣相投。跟「相近型」的朋友一起,當然舒服自然,大家有共同語言,特別投契。但我相信每個人都是上帝的「Tailor-made」創造, 每人都有其所長及缺點,若嘗試接觸一些跟你一些差異較大的人,可能你會得到意想不到的驚喜。我不介意認識一些較「極端」的朋友, 因為從他們的「與別不同」,可為我帶來新的衝擊。   第二是要「深」。世上無條件對你好的人。只有你的父母,沒有其他。其他的人際關係中,別人喜歡跟你交往總有原因,可能因受你的外貌、性格、地位所吸引。我對一些認定可以「深交」的朋友,必定投放資源,鞏固關係。   若一年認識100 個新朋友,只要跟30% 的人保持來往(做「泛泛之交」,或者只是facebook 朋友),其實不難。從這30 個朋友中, 應該至少會有3 個比較投契,做到好朋友吧!對於那些我認定想跟他「深交」的朋友,必會投放資源,跟他們多聯絡,持之以恆, 令關係更鞏固,不讓時間讓感情凋淡。 ********************************************** 陳振康 (Thomas Chan) ,一個寂寂無名的打工仔,藉着正面思維、忠誠,再加一點努力,成為高級打工仔及心靈勵志作家 著作:《上流力-CEO的「脫宅」成才方程式》

Read more

不值錢的時間

Phemry對我說: 「反正這段時間唔值錢。」 嘩!Phemry是否傻了。我們從少已被教導時間是最寶貴的資源,從老掉大牙的「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到街頭的市井智慧: 「時間就是金錢」,我們都深信時間寶貴及是最重要的「無價寶」。 我亦敢跟大家打賭一餐「阿一鮑魚」晚宴,從BilI Gates、Buffett到李首富,如果能用一百億美金換多一年壽命,眾超級富豪亦肯定會毫不猶疑地付款,若能打電話上天堂跟蘋果教主Steve Jobs溝通,教主亦會用iPhone加Toy Story的股份來換取多三年在世的時間。 我卻認為Phemry這句說話,是反映了他不單聰明醒目,更是有智慧的。     上星期有一天獨自一人在茶餐廳吃晚飯時,拿着iPhone上Facebook看朋友的post,突然看到Phemey的Post:「通天經紀早餐分享會,有興趣參加者請發電郵我」,這個Phemry又抄橋!我搞「上流力早餐會」,Phemry就搞「XXX早餐會」,下次見面時要跟他追追版權稅! 昨天我碰到Phemry,我劈頭第一句便對他說:「又做copycat搞早餐會,只懂抽我水!」我打趣的跟Phemry說。 「Hehe,互相學習嘛!我已見了七名粉絲,其中一位都是你的讀者Stanley。」Phemry還是以他一貫的超級高EQ,嬉皮笑臉的說。 「你這個方法真好。我約粉絲們7:30am到佐敦我的辦事處附近酒樓喝早茶,兩人分享交流個半小時,喝幾壺茶及四個點心就夠了,早茶優惠時段才盛惠港幣60大元,我請客找數,分享自己的絕技『無本創業法』 ,還有跟你學的『飯局人脈法』 。再聽取粉絲們的情況及困難,提供意見。粉絲 們都感激我會有條件的分享及教導,,最後還埋單找數,真是百分百的無私付出。個個都多謝我這位有心人!」Phemry繼續說,他一貫「口水多過茶」的本色,haha!     「60元當然沒啥大不了,但是你不覺得花費了寶貴的一個半小時?」我試探地追間Phemry。 「Thomas,I’m not stupid.我的辦公室在佐敦,所以要粉絲們相就過來,而早上七時多的時段,一來可以考驗一下粉絲們是否『有心人』 ,願意在地點上遷就及付出代價早起。還有,就是如果那天早上有大客戶約我談生意,那就是超級值錢的無價時段!那麼早,我的客戶多數都沒起床,沒生意可做,如果不是約粉絲見面,我可能還在懶床,再不就自己一個人在看報紙,玩iPhone』或者Candy Crush!反正這段時間唔值錢!正好用來跟讀者分享,將通天經紀的哲學傳播!短期沒收入,但長期做必有回報。」     好一個通天經紀,聰明以外,還以金錢來衡量時間的價值。時間當然是有限的無價寶,因為過去了的時間,任憑你有Steve Jobs的智慧、Warren Buffett的財富、習近平的權力,都追不了回來。 當我鼓勵身邊的朋友及讀者去多做運動,多看書,一年結識1 00個新朋友時,大部分的回應都是「大忙,沒時間」,但我卻看見他們在Facebook種田偷菜,參加紅酒品賞會,到蘭桂坊飲酒蒲吧。人生苦短,及時行樂當然理解,努力工作賺取酬勞或賺取其他短期回報的工作也是首要,但大家如果能向Phemry學習如何將「唔值錢的時間」在沒有短期及即時回報的事上播種,但卻會累積長遠收益,你的人生長遠必定向上流!

Read more

讓老闆看到你的實力

我在《上流力》曾提及晨早5 點起床找到好工的Ricky,前陣子忽然來電,要當面向我請教。這位80 後i-banker 地產分析員自改變了散漫的生活態度後,事業有不少突破,這次他在電話上說話吞吐,不知是否在事業又遇挫折?   事業爆發期的挑戰 見面當日,Ricky 的殘樣嚇了我一跳,臉色蒼白,一對熊貓眼像幾日通宵沒有睡過般。Ricky 向我大吐苦水,原來他過著全天候工作的非人生活,令他很苦惱。「除了睡覺時間外,完全沒有私人時間,跟老婆跟媽媽見面的時間都沒有,唉!自己辛苦到死!她們又抱怨!」   Ricky 在我認識的年青人中,屬於少數「好仔一族」,對家人關懷備至,現在卻忙得「六親不認」,心裏難受我也很理解。但我跟他說, 能在大型的金融機構工作,機會難得,人工較高自然壓力也大,但人生沒幾個黃金10 年,年青時搏殺,雖然捱至金睛火眼,但若能沉住氣,忍耐一下,將來的回報定可觀。錯過了黃金搏殺時間,想搏殺也沒本錢了,到時只有後悔莫及。   現代人人權意識高漲,社會鼓吹work and life balance,不少80、90 後對超時工作就say no,捱更抵夜更是天方夜譚。但我總覺得年青時蝕底一些,不要太斤斤計較,得益的總是自己。我並非提倡鐵人耐力賽,Ricky 的苦惱我很明白,但我覺得只要堅持一段時間,捱過最難過的日子,讓老闆看到你的能力和韌力,雨後總會見到彩虹。(上)   未及一年 不要轉工 令Ricky 感矛盾的另一個地方,是舊老闆邀他回巢,答應工作可輕鬆一點,返工時間亦短一些,可多些時間放回家庭。我直接不客氣地說: 「這對你的CV 不好,工作未及一年又轉工,真的不能堅持嗎?那你舊老闆給你的offer 有多好?比你現時的薪金高很多嗎?有沒有30% premium ?」Ricky 不情願地說,比現在的薪金還要少10%。   我忍不住教訓他:「你相信市場經濟嗎?你現在的薪金比外面公司高一點是因為你在這裏的貢獻比較大。你應該在能夠發揮多點的地方工作,而不是逃避到可以hea 但不能發揮才能的地方!我不是說只向錢看,是前途!假若一時意氣,未想清楚就離職,只會半途而廢,破壞了大好前程。你正處於事業爆發期,辛苦總難免,遲些就可以開花結果。我不是叫你不要轉工,但連一年也捱不過,將來的僱主會如何看待你?」   Ricky 聽完我的意見鬱鬱寡歡,但當晚卻收到他的電郵,除了感謝我的意見,還承諾今年的其中一個目標是不轉工。4 個月後,Ricky 又再找我,「我有好消息通知你。」   單聽見他雀躍的聲音,就知他心情不錯。一見Ricky,氣色跟上次見面時截然不同,不單紅光滿面,說話更像開籠雀般:「我加了50% 人工!」   「嘩! 你人工豈不是有7 位數字, 過百萬年薪!」我替他高興。Ricky 展開一個會心微笑,說難關已度過,銀行多請了兩位同事,工作時間不再是朝7 晚11,有時間回家了。最令他喜出望外是,加薪是因上司認為他表現出色,為他fight 回來的special review —— 不是人有我有的檢討。大型機構事事講制度,這special […]

Read more

5am Club /清晨五點,你在哪裡?

    ************************************************ 本文作者:陳振康先生簡介: 現為兩間上市公司主席,兩間上市公司的上市總經理,一力包辦眾多收購與合併計劃,手到拿來 在十月五日致富教室和陳先生辦了題為「向上流」之創業講座   有一天,一位八十後的朋友阿強跟我說,他的朋友想跟我見面,向我請教工 作上的難題。 我立即回應:「不敢說指教,交個朋友吧!」     兩天後收到阿強朋友Ricky 的電郵,相約翌日見面。見面那天我剛到達約定 的餐廳,一位戴黑粗框眼鏡、身材略瘦的年輕人前來跟我打招呼。他面色有 點蒼白,應該屬書生型,他就是Ricky。 各自挑選食物後,我先打開話題:「不如介紹一下你的背景。」 「我在理工大學畢業,讀工商管理。畢業後本想入投資銀行做分析員,但多 次應徵都不成功。最後在中原地產當初級分析員,做了三年。現時在一間房 地產投資基金公司(REITs)做財務分析員。」 「其實我最想入高盛、滙豐、瑞銀這幾間大行,但競爭實在太大,自己的履 歷不是特別出眾,幾次first in 後便沒有下文。在中原工作其實不錯,施老 闆是企業的靈魂,其他高層員工和智囊團都是有魄力、有熱誠的高人。公司 雖不算大,但勝在有創意、有活力。」       「那麼為何會轉到REITs 做財務分析呢?」我問。「這份工是朋友介紹的。我本來不想走,後來想清楚中原是地產代理, REITs 是代表業主,我想學習從不同角度去分析地產市道,這樣會較全面。」 看來Ricky 是一個「識諗」的人。 「那不錯啊! REITs 是大機構,人工好,福利高,工作相對穩定,你應該很 滿意吧?」 埋首工作非成功之道 「雖然是不錯,但我希望可以更進一步。你是如何做到今天的成就?可以教 我一些成功之道嗎?」我沒看錯,Ricky 果然是個上進的年青人。 「我沒有甚麼成功之道,不過可以分享一些看法。」說完便問他一個問題: 「你有看書的習慣嗎?」 「有,主要是一些經濟分析的書,財經雜誌及報紙。」Ricky 的閱讀習慣很 正路,但不足夠。       「我建議你多讀勵志書,特別是一些關於正面思維、嘗新事物、敢於夢想等 內容的書,我剛才買了兩本書送給你。」分別是《The Greatness Guide》 […]

Read more

本網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資料或材料僅為提供信息,並根本不打算令閣下根據這資料來作交易或投資之用。
對於網站上傳輸的任何資料或材料的正確性、實用性或可獲得性,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對於任何基於此類資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資決定,本網站也不承擔任何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