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元又如何?

公開考試放榜,傳媒追訪那些成績最好的應屆狀元。我對這些報道興趣不大,但我倒更有興趣想知道,十至十五年前的公開試狀元們,現在生活得怎麼樣。廿幾年前的公開試狀元,我倒是認識幾位。那麼他們現在生活得怎麼樣?不知是否我那個年代問題,這些當年成績最勁的同學們絕大部分選擇當專業人士,在政府或大機構打份工吧。以收入衡量,要成為「小康」或「中產」,我估應沒有太大難度吧。畢竟專業人士的收入總不會太差。 – 但這些讀書時的精英跟其他「非精英」同學相比,長大後的事業發展差別又大不大?這點我倒幾能肯定說,分別不大。做專業人士的最低要求,其實很多人都能達到,倒不需去到狀元級數才達標。反正大家都入得閘,之後大家能去幾遠,跟「讀書有幾叻」的關係,隨著時間過去變得愈來愈弱。 – 反而真正比較明顯的分別,是精英同學與非精英類別的同學們,在職業選擇上區別。正如之前提過,那些狀元級數的朋友,絕大部分選擇當個專業人士;反而其他讀書「冇咁叻」的同學們,在職業選擇方面卻五花八門:由記者到廚師,再到像我這些般跑出來創業的也有。哪種職業較優勝,每個人想法都不同,但我倒相信,讀書時期成績太好,很易不自覺給自己的將來製造框框:「我讀書咁勁,大學梗係要入XX系啦……」讀書成績好,本應是為自己的將來帶來更多選擇,但在香港好像剛剛相反:「你讀書咁叻,你居然唔做XX行業?嘥唔嘥啲呀?」於是在這種氣氛下,結果有選擇的變成冇選擇。嘥唔嘥,其實除了當事人外,誰有資格定斷?  

Read more

我要入名校!

一直都鍾意睇徐緣既文章,平日佢講營銷,對我呢亭小生意人總有好多啟發。然而尋日佢寫既呢篇文章,題材卻觸動了我既神經。我家既小孩子,比徐緣既囡囡小一歲。換句話講,徐生徐太今年遇到既選校難題,下一年,就輪到我了。 *****     身邊有好多親戚朋友,都為咗幫孩子入間心儀小學呢個問題仆心仆命。甚麼係佢地既「心儀小學」?講白啲,都係啲耳熟能詳既傳統名校居多。家長既圈子裡面,充斥住兩大「主要派別」,一種,係我剛才提到既仆心仆命型。仔女入名校係佢地一個極其重要既人生目標,為咗名校,真係可以去得好盡吓的。另一種,係「快樂童年」既信徒,堅信快樂童年比贏在起跑線來得重要千萬倍。兩個派別既取態,我覺得有時都幾極端的,而且有點互相鄙視。仆心仆命的那一派認為其他人在扮清高,快樂童年那一派也覺得其他人只懂功利虛榮。 你可能會問:「咁你呢?」 我這種銅臭既商人嘛…好騎牆的。可唔可以有個快樂童年之餘又可以贏在起跑線? *****     近年,「贏在起跑線」其實已經變咗做一個貶義詞了。貶義既原因,係因為贏在起跑線等於要將個細路仔死谷爛谷,剝奪佢既童年,而目的,都只係為咗入間所謂既名校讀書。入名校有幾多好處呢?見人見至吧,但要數一點好處出來,我覺得總是有一點點的。有啲家長朋友會將問題簡化為「入名校好抑或唔好」,又或者係「應唔應該俾個仔讀名校」,但我會傾向用一個「商人」既思維去睇:為咗得到名校所能帶俾你個仔既好處,你同孩子所要付出既代價到底係咪justify呢?呢個問題既答案,幾可肯定都係人人不同的。為咗送個仔入某某名校,城中某某富豪所需要付出既代價,相比我同孩子呢亭普羅大眾要付出既代價可能差好遠(當然我認為佢地係少好多…);又或者,你有甚麼親戚朋友關係,阿邊個幫你開句聲就可以「開後門」俾你讀某某名牌學校,唔洗因為要應付嗰個「一千人揀一個」既面試,你同囝囝要響面試前三年開始每個禮拜去上十幾二十個興趣班;再加逼佢參加N個唔知有乜用既比賽,但求響佢既CV上面寫低曾經勇奪過幾個豬肉獎…輕輕鬆鬆唔洗放棄快樂童年而入到名校既話,你又俾唔俾佢入去讀,俾唔俾佢去「贏在起跑線」呢? 這當然是幻想,實情係我唔係城中富豪,貴族名校既校舍裡面,我連個「尿兜」都捐唔起,我亦唔認識啲咩有權有勢既教育界人物,可以開句聲就送到我個仔入拔萃喇沙華仁聖保羅,唯一想講既係,家長想送個仔入名校,想個仔「贏在起跑線」,本質我覺得其實冇錯,只係為此要子女同自己所付出既代價,係咪值得咁解。 我份人懶,所以我自己覺得唔值。 *****     另一個問題成日聽,就係你既子女「適唔適合」響名校裡面讀。 有關「唔適合」既原因,我聽得最多既有兩個:第一,係assume所有名校都係好competitive,你既囝囝囡囡如果唔係天生異品聰明過人,入到去會逼死佢,佢追唔上程度,唔夠同學仔叻,會養成佢自卑既心態。 呢個講法,我其實有啲保留的。講真,個仔考小學既時候,都係得嗰四、五歲人仔,我其實真係唔敢講,佢將會係一個讀書叻、抑或水皮既人。尤其係男仔,發展仲會稍為遲啲啲添,係咪應該咁早就判佢「好難跟得上」,都係穩陣啲避開名校唔好傷佢自信心呢?我有懷疑。 第二個常聽見既理由係,名校裡面,有錢人比例太高;自己如果唔係啲咩有錢人富二代富三代,送個仔入去,響個咁既富貴圈子長大,恐怕會令佢自卑。其實問題都係同「自信心」有關,不過呢個理由我理解。事實上,呢個都係其中一個讓我對名校有一點卻步既主要原因。以前我嗰個年代讀書,班入面咩階層既同學仔都有,大家相處相安無事;但過咗幾十年,教育制度改變讓名校裡面既有錢人更加集中,情況係咪會同我哋以前既時候一樣?我倒係有點擔心。 *****     幫孩子選校,係一件極高壓力既事情。「點算呀老公」呢五個字,不久既將來我估我亦必然會聽到。每個父母,不論係想「贏在起跑線」還是堅守「快樂童年」的,其實都只係望為孩子揀最好既嘢。但係點先叫做「最好」?一百個人有一百個講法,而且大家其實都係靠估。邊個先能夠笑到最後,今日根本冇人估得到。 我有時覺得,香港呢個社會,最大鑊既就係所謂成功人生既條件太過單一,而且當你發覺揀錯路既時候,社會並唔習慣給予我地太大既改錯空間。於是乎,家長為孩子選擇起跑線之時,如坐針氈,食唔安坐唔落。有些朋友會恥笑這些家長只因自己太功利而自作自受,但即使一個清高脫俗既家長,面對今日呢個社會形態,決擇面前,還是會舉棋不定,心大心細的。 因為我們都知,萬一決定做錯了,受罪的不是自己,而是我們寵愛的孩子。 祝大家有個愉快既週末。 ——————————– 連結:人在中環 此文張貼已獲作者授權

Read more

忽然發咗達,跟住點?(2)

想寫這個題材一段日子了。 我有三個朋友,兩男一女。近幾年因為不同既原因,響極短既時間之內,佢地既經濟環境都有極大幅度既改善。以我心目中既標準黎講,佢地其實算係發咗達,而且仲係忽然發達果隻。不過幾個朋友響發左達之後既生活態度,卻又截然不同。 ***** 三個朋友當中,達仔出身最差,細個既時候家庭環境最惡劣。 佢好俾心機讀書,畢業之後考咗個會計師牌,憑住努力,算係脫咗貧,進身中產階級。2007年,我唔知佢買中咗乜嘢股票(總之據佢自己講,財富來源係來自炒股,信不信由你。),賺左一大筆錢。今日既達仔,揸住接近成億元既物業收租。以佢現時既身家,要印印腳「唔駛做」其實係卓卓有餘。 發咗之後既達仔,除咗買咗一大堆物業收租之後,生活同之前幾乎係冇改變過。佢有不只一間豪宅物業收租,但佢自己一家四口就仍然住返響一直住開,七百呎既中產樓;揸既車,亦係多年都未有換過既二手日本小房車。衣食住行既習慣同未發達之前,幾乎毫無分別。而發左達之後,佢仲繼續做緊之前果份工,跟住同一個上司,而佢公司上下,冇一個人知道佢其實「已經」發咗。 我問達仔:「賺左咁多錢,莫非你唔想享受一下咩?」     達仔既答案係咁既:「CK,你環境比我好,你未試過好似我細個果陣咁窮,你未必會feel到我既感受架啦。我呢一刻,其實已經非常享受。我享受緊既果樣嘢,叫做『安全感』。」 達仔話,以前未發達之前,過緊一般香港中產既生活。兩公婆每人搵幾萬,人工其實已經算唔差,好過好多好多人啦。不過中產通常要供樓又要供車,再加供養兩個細路,又要俾錢阿爸阿媽,兩公婆加埋搵十萬有多,七除八扣之後其實所剩無幾。佢話自己都唔知點同人解釋,十幾萬既家庭收入,居然仲會係掹掹緊,食餐飯貴些少都要計實條數唔好用突。 實情係咁既,當一個人搵幾千蚊個月既時候,你自然會過「月入幾千」既生活。當你每個月有十萬八萬收入既時候,你又會過「月人十萬」既生活。結果係,搵得多又駛得多,到最後得到既報應係:「成日都驚自己唔夠錢。」     我望住達仔點了點頭,示意明白佢既說話。 「到今次真係叫做發咗,我就同自己講,唔可以再俾自己放肆…」達仔笑住回應:「如果唔係,我發咗其實又等於冇發到?」 「起碼依家偶然去食餐貴既晚飯,找數果一刻我唔駛拎個計數機出黎,擔心月尾會掹掹緊啦。淨係咁樣已經賺晒啦我!」     嗯,邏輯我基本上是明白的。只不過,當你發咗,賺咗咁多錢之後,你忍受得住你所享受嘅,只能夠係精神上既「安全感」,而非物質上既奢華,我覺得總有多少違反人性吧? 「當你曾經試過好似我以前咁窮…」達仔微笑:「你就會明白架啦。」 「安全感」係精神上既快樂,呢種快樂既層次,比物質上能給予既快樂來得高。每個人既過去都唔同,當面對突如其來既財富時,反應自然亦會有所分別。出身較差既達仔選擇犧牲奢華,讓財富「全力」去換取「安全感」。換轉係你,選擇又會唔會一樣? ——————————– 連結:人在中環 此文張貼已獲作者授權

Read more

生意佬的名與利

有個朋友無聊問我:「查實你做生意係咪真係只係為錢?」 「痴線,梗係為錢啦。」我答得出奇地爽快:「唔通係為理想咩。」 類似問題我答過好幾次,我既標準答案係「100%,純粹為錢」。但我知道事實並唔係咁,只係唔知咩原因,我唔係好夠膽響認識既人面前承認。 *****     講真,我從來冇發過白日夢,自己能成為超級富豪,亦未試過有一刻,會天真到相信有朝一日自己檔生意會為自己帶來巨額財富。創業,係因為當年冇更好既路行。如果當日我有份好工可以身光頸靚出入中環,我估我既事業係絕對唔會朝住今日呢個方向走。有次同另一個朋友,提及我呢一個感受,咁朋友又問我:「拿,假設如果今時今日,有份你頭先講,可以身光頸靚既好工請你,賺既錢同你依家一樣,甚至更多,咁你願唔願意放棄檔生意去做先?」 「多d錢喎,梗係肯啦!」我諗都唔諗就答:「仲要唔駛好似依家咁煩喎,幾大都去做啦。」 把口係咁講,但係自己好清楚,心其實並唔係咁諗。做左咁耐老闆,心態上點樣可以返轉頭去做打工仔丫講真。100%純粹為錢既講法,自己好清楚係個大話。 *****     「一係唔落場,落得場踢波你就唔會想輸。」 呢句係我覺得對自己作為一個生意佬既最佳寫照。又有另一個無聊朋友,曾經問過我一個無聊問題:「查實你地d生意佬,係咪每個月都不停響度計住自己今個月賺幾多錢?」 「你都傻既…」我話:「一盤生意你連賺幾多錢都唔知的話,點做呀?你唔計,你個會計都會幫你計啦。」 公司條數,會計月月都會update,呢個絕對係真。之但係「我自己每月賺幾多」…講真,我有出糧俾自己,份糧夠我生活所需。我每個月,響我既腦袋入面,賺既,就係份糧咁多咁大把。講都未必有人信,但我地每日最在乎既,並唔係我可以「賺到幾多」,而係點樣唔好俾檔生意死。正如一個球員落場踢波,你唔會成日響度諗,自己月尾份波糧有幾和味,響球場上面,你淨係會諗:「我—要—贏。」 創業做生意讓人更加認識自己,而我呢,響做生意既過程裡面,發現自己原來可以咁好勝。 或者正確d講,我份人其實唔輸得。 *****     老豆教落,如果你發左達,記住要做一個「唔出名冇人識」既有錢佬。有利無名既有錢人既人生先至最過癮。一出左名,麻煩同痛苦就會跟住黎。 剛剛相反既係,好多人做生意賺到好多錢之後,下一步就係諗要「名」。我識得幾個前輩,生意做得好出色之後,千方百計要令自己出名,連帶佢既子女,都局住不斷出席社交場合。佢地話,要「維持家聲」。 名與利,我覺得當你好落力咁落場比賽既時間,你跟本冇時間去諗。當然,你都已經贏左場比賽,先至去諗去追求,自然冇問題。但係當你仲響球場上面苦戰當中,日日諗住呢d咁既事,你就唔會集中精神比賽。場波,好難會贏。 *****     當有行家做得比你出色,賺得比你多錢既時候,你會有乜感覺? 每次聽到呢d消息,心裡面總係會好不安。唔係因為妒忌人家成就,不安係因為,人地同你差唔多時間起步,但人地做到咁既成績而你做唔到,不其然令你懷疑,係咪自己一直以來既策略唔岩?做生意既方法係咪有出錯? 當然,你可以埋怨地產霸權,亦可以抱怨人家資金背景比你豐厚百倍。只係埋怨的話無助你響逆境中反敗為勝。打逆境波,最需要既係心理質素。 講到尾,還是用同一句說話去支撐住: 「我—要—贏。」 又或者換個角度,其實係「我—怕—輸。」 到最後呢個性格特質會係個優點還是缺點?嘿嘿。 祝大家有個愉快既週末。 ——————————– 連結:人在中環 此文張貼已獲作者授權

Read more

忽然發咗達,跟住點?

世界上有一種人,叫做「失匙夾萬」。「失匙夾萬」既意思係:表面上你有好鬼多錢,但實際上,呢啲錢一毫子都唔到你控制。這種人我認識一個,而我亦見證左佢,由「失匙」到「搵番條匙」既轉變。 我小學既時候認識Austin。同學仔對佢既理解係一個「有錢仔」。原因係,高佢一屆既「師兄」當中,有一個頗為招搖既「名門後人」,同Austin既中文名只差一點點。而跟據呢個「名門後人」自己講,低佢一屆既Austin,係佢堂細佬。 三十年前既小學雞對本地富豪既名字並唔熟悉,聽到有關Austin既傳聞之後,紛紛番屋企同阿爸阿媽講:「原來Austin同阿邊個邊個係來自同一個家族架!」阿爸阿媽告訴我們,咁Austin應該好疊水,同我地應該係屬於唔同世界既人。     但係響一個小學雞既眼裡面,Austin同我地查實真係唔覺有乜分別。樸素,平凡,內斂,而且有點其貌不揚。響同學仔面前,佢亦從來唔會提起自己既家族背景。阿媽話佢係有錢人,我一直記在心中,直到有一日,佢請我到佢屋企玩。我以為佢屋企應該係啲大到冇影既山頂豪宅,殊不知原來係坐落山腳,冇電梯兼要撐四層樓梯上樓既五百呎唐樓。 長大之後既Austin同我講,所謂名門望族,總係唔知點解會有幾房人。幾房人當中,總係有人得勢有人失勢。得勢既果房人控制家族資產,有頭有面可以風光無限;沒有得勢既果房人,冇機會分享家族既財富,儘管未至於要餓死訓街,但實際上與你我他無異,都係要努力工作賺錢賺生活。有錢人家族裡面既紛亂,怕且我此等凡夫俗子,一世都無辦法睇通睇透。     我記得Austin同我講過,細個既時候,佢既身份令到佢有點精神分裂。佢有一啲招搖既親戚,呢啲親戚既招搖,令到絕大部份既人都以為,來自同一個家族既Austin係同等地富有。佢唔知點樣向人解釋,真實既情況其實同旁人所理解既有好大出入。香港地係個憎人富貴厭人窮既地方,佢媽媽果邊既親戚出身相對比較差,對Austin呢個「疑似有錢仔」親戚並唔係太友善,甚至經常指指點點,武斷地認定佢必係個「死敗家仔、二世祖」。(對此Austin既comment係:如果我真係咁疊水,俾你插我「敗家仔」都叫做抵丫,但我其實仲窮過你哋,咁樣仲要俾你地插就唔x抵啦!)至於佢爸爸果邊既叔伯,由於知道佢地響家族內並唔得勢,對佢地亦唔多俾面,反正在佢地眼中,Austin一家只個係黐飲黐食,同自己完全唔同級數既「窮親戚」。 幾年之前,佢家族唔知起咗乜野變化。Austin忽然分到巨額遺產。據Austin自己所講,呢筆錢,佢真係從來都冇諗過有機會得到。一夜之間,Austin既身家,由叔伯眼中既窮親戚level,漲到同果班一向招搖既富貴親戚幾乎平起平坐。   ***** 問題黎啦。Austin忽然發咗達,之後佢點樣過佢既生活? 最大既變動,大概係換咗間樓。面積比從前既大咗一點,其餘既,同達仔一樣,生活習慣跟「未發達」之前,原全冇改變過。 達仔刻意唔改變生活習慣既原因,係因為需要「安全感」。我認為Austin既諗法完全唔同,事關響未發達之前,佢Portfolio裡面一直有唔少風險相當高既投資,追求安全感既人絕對唔會咁樣選擇。而且佢同我一樣,有自己既生意。追求安全感既人,打份工就算啦,點會咁笨拋個身出黎搏? Austin由細到大既尷尬家族身份,俾左一份無名既怨氣俾佢。佢討厭佢果啲「睇佢唔起」,當佢係窮親戚看待既叔伯。佢亦好嬲佢媽媽果邊,一口咬定佢係「冇鬼用、死敗家仔」既姨媽同舅父。兩面不是人既Austin,心裡面一直好想吐出呢口烏氣。佢想搵好多錢,所以做生意佢好搏命,佢亦都好清楚,單單係「有錢」,並唔能夠幫佢吐左呢回烏氣出黎。佢要贏,而且要求自己贏得漂亮。佢要讓人知道,佢係靠自己而變得富有。     收到遺產之後,我問佢:「Austin,你都已經咁有錢啦,仲咁搏命搵錢,有意義嗎?」 Austin從來冇正面回答過我呢個問題。 Austin既人生係矛盾既。當有巨額遺產跌落你身上,莫非你會拒絕?但係Austin既前半生,一直都係堅持「靠自己」去搵錢,「靠自己」去變得富有。佢擺咗好多心機落自己檔生意上,而且做得唔錯。當佢既「吐烏氣」大計漸見曙光既一刻,巨額遺產忽然跌落自己身上,旁人眼中或者覺得佢行大運;但我眼中既Austin,其實好迷失。 或者咁亦解釋到,為何Austin響忽然發咗達之後,一切生活習慣同駛費,都刻意跟未發達之前保持原狀既原因。舊既習慣唔想改變也許係原因之一,但我更傾向相信,要佢動用呢筆「並非透過自己努力」所得來既財富去吃喝玩樂,Austin跟本係過唔到自己。不變,係因為心中有結。 我都唔知,咁樣其實算唔算係有骨氣。 ——————————– 連結:人在中環 此文張貼已獲作者授權

Read more

我個仔,終有一天要學會講粗口的

粗口,我細細個就講了。 今日,我依然有好多時候會爆粗的。特別係睇波既時候,我每次都係粗口橫飛的。前年阿仙奴俾人入咗八球果場波,大概係我人生裡面,講得最多粗口既九十分鐘。 然而跟細個既時候有所唔同既,只係我會懂得響某啲場合,又或者面對住某一啲人,我會懂得收斂。總係有人喜歡將「講粗口」同「教壞細路」扯上關係,但我總係唔能夠理解,一個會爆粗既人,同一個做壞事既人,兩者之間有啲乜嘢必然既關係?粗口對某些人黎講,係一種比較難聽既語言,呢點我其實都明白。不過將講粗口,上綱上線成為好似一件大罪行般,到頭來我相信只會更加教壞細路。係咪我只要忍得住「唔爆粗」,就等於我既說話有幾惡毒,背後既動機有幾陰險,都冇問題? 社會上絕大部份既大壞旦,都係表面斯文有禮,一副謙謙君子咁既款的。 ***** 我個仔,終有一日要學識講粗口的。 我細個既時候,思辨能力欠奉,只覺得爆粗好型,所以成日都講,講到俾同班既女同學投訴,老師因為我響校園裡面爆粗,罰咗我一鑊甘既。隨住年紀增長,就慢慢地明白到,爆粗其實唔係好型,所以爆粗既「頻率」,亦減少咗。但係粗口確確實實響社會上面存在既一種文化,我亦肯定唔會刻意阻止我個仔接觸粗口。反而我覺得,響佢成長既過程當中,應該要學識,乜嘢時候乜嘢場合對住乜嘢人,係有需要講一點粗口,而又有啲乜嘢時候乜嘢場合,要懂得收斂。 我冇打算刻意教佢講,事實上,一個男孩子,始終有一日係會接觸並學會講粗口的。儘管有點政治不正確,但粗口對男孩子黎講,我覺得係必須要學會既求生技倆。問題在於,你要懂得駕馭呢堆粗口,懂得分析面前既處境,係咪有需要加番三兩個「助語詞」響你既說話當中。 我諗,我作為一個自己都成日爆粗既家長,我實在冇辦法同個仔講:「阿仔,講粗口係好唔啱,好曳架…」之類既說話。對住自己個仔,咁講也太虛偽了吧? 我大概可能會教囝囝:「阿仔,爆粗唔係唔得,不過要爆得醒目啲。社會上好多『有心人』,你隨口以為冇乜嘢既一句助語詞,響某啲時勢,係會俾人擺上檯的。小心。」 ——————————– 連結:人在中環 此文張貼已獲作者授權

Read more

點解要咁冇志氣?我地係咪已經放棄咗自己?

自由行明顯少咗。條街鬆動咗,行街好耐冇試過咁舒服了。 成日都聽到有人講,香港冇咗自由行會死。我成日都有一個疑問:呢句話既意思,係咪即是講,香港除咗做自由行生意之外,就冇本事冇能力做其他既生意同行業? 我反而覺得,03年之後,中央政府開始放自由行落香港,做自由行生意成為咗最「就手」既選擇。呢個城市將大量資源放咗落去最「就手」既option上面,從此大家就懶得再諗呢個option以外既選擇,直至有一日呢個最就手既商機backfire。 我唔信香港冇咗自由行會死,香港本來就係國際城市,唔係淨係靠賺一個國家同地區既錢去生存。但係當最就手既選擇仍然存在響道既時候,呢個城市既商人要的得起心肝轉型,機會好微。 就係咁樣,大家都不自覺將所有雞蛋放入同一個籃裡面,讓經濟逐步逐步地依賴單一國度,忘記以往自己既求生本能,然後有些「聰明人」不斷地提醒大家:「我哋如果冇咗XX就會死啦…」 我地唔喜歡有部份國內人面對港人有種「恩主心態」,但本土香港人當中,其實都有唔少將我哋呢個地方,悲觀地睇成「必須被接濟才能生存」既夕陽城市。每次聽到我地自己人都響道講啲類似「冇咗某某接濟香港就死硬」既話,我總係覺得,點解要咁冇志氣?我地係咪已經放棄咗自己? ——————————– 連結:人在中環 此文張貼已獲作者授權

Read more

男人之間的秘密

我同一班男性既好朋友,定時定候都會有聚會。呢啲聚會,我地有個規定,就係「唔準帶老婆嚟」。 呢亭聚會,某程度上有啲鬼祟的。你可能響度諗,一班中年麻甩佬,刻意撇低老婆,你班粉皮仲唔係去埋啲唔三唔四唔見得光既地方鬼混? 講都冇人信,查實真係唔係。每次呢亭聚會,都係搵個地方,打個邊爐又食個燒烤,頂多食飽飯意猶未盡落酒吧再飲兩杯。最「過份」果次,都只不過齊齊走去桑拿dup骨,仲要係正經果隻。 於是問題就嚟嘞,既然又唔係做啲乜嘢唔見得光既事,做乜要搞到好似「大丈夫」咁偷偷摸摸呢?反正都係食飯飲酒,其實叫埋老婆一齊嚟都冇乜所謂啦。搞乜要刻意撇低晒佢地,做啲平日經常都做既事呢?     「CK,你唔會明的。」朋友A話:「我返到屋企,每次同老婆講有關公司遇到既事,佢硬係好鬼死多意見的。果啲意見,其實來來去去都係話我唔夠醒又唔夠膽。查實我都淨係想佢聽下我講就得架啦,但係我每次開聲講,結果就變成俾個機會佢教訓我,咁我咪索性唔講囉。但係我始終都係要搵人講丫嘛,咪唯有等家陣出嚟見到你地,同你地講下,發洩下囉。響屋企,呢啲嘢,唔講得架。」 「噢…」我點了點頭:「咁好彩你都真係出黎搵我地班麻甩佬講遮。拿,搵我地好啦,唔好搵外邊啲囡囡講喎。」 「你都好啲。」朋友B搭咀了:「你最多唔開聲,返到屋企仲可以耳根清靜,我就算響屋企唔講嘢,都唔會有安寧呀。」 「嘩,你搞乜呀?」朋友A問。     「自從生左仔之後,屋企請咗個菲傭。」朋友B感慨地說:「之後呢,每晚返到屋企,老婆就響我耳邊不停轟炸,話個菲傭有幾衰有幾懶。」 「唉,用得咁唔開心,咪換過第二個囉。」朋友C都答咀了:「好簡單遮。」 「挑,換咗幾次啦。」朋友B搖了搖頭:「有x用咩。總之你冇咗個菲傭又唔得,但係我老婆就硬係睇唔順眼人地。咁你可以點呢?查實我覺得,啲菲傭,冇乜太大問題喎。偶然偷少少懶,係人都會啦。老婆返工果陣都玩facebook啦,唔通咁要罰佢遊街示眾咩!」 「咁點解決呢?」我好奇。     「冇得解決架CK。」朋友B嘆了口好大好大既氣:「有次我忍唔住,答咗句『其實個工人都唔算好差遮…』,嘩,我老婆嬲到牙…又話我幫住啲外人唔幫佢,又話我唔理屋企嘢乜都唔知,仲癲到問我係咪對個菲傭起痰所以幫住晒。大佬,日日係咁,有時真係唔x想返屋企囉。」 「okay…」我查實都唔知答咩好。 「嘿,講開起痰…」朋友C又有牢騷要發了:「你老婆話你對個賓妹起痰,都係一時氣言,唔係真心咁諗丫。我呢?我明明冇搞搞震,我女人就成日疑神疑鬼,硬係覺得我有出去鬼混。每次去大陸出完差番嚟,審犯咁審,我都就快爆頂唔住啦。早幾日呀,我仲睇到佢,係咁check我啲whatsapp message呀,我唔出聲篤爆之嘛。」 「超,咁你做乜唔篤爆佢呢?」朋友B問:「話佢知佢咁樣好唔尊重囉!」     「挑,低能啦你。」朋友C說:「你同佢咁講,咪盞佢又話你身有屎!我呢,就快真係去搞搞震搵二奶架啦。反正我唔滾,佢又係屈我出去鬼混,我滾,佢又一樣話我,條數係咪都一x樣,咁去滾抵啲啦!」 人到中年,呢亭故事,就越黎越聽得多。我無意得罪人,但有時我諗,兩公婆關係去到咁既地步,其實男女雙方,都總係有啲責任,好難話一面倒怪晒是但一方的。我響一個男人既圈子裡面,聽到既故事版本自然會偏向男人既一方,但如果我身處既係一個「太太團」之中,我聽到既version,唔知又會有幾大分別? 我老婆曾經同我講過,即使係結咗婚,生埋小朋友,兩個人既婚姻關係,其實仍然係需要努力經營。男人隨住慢慢步入中年,所遇到既誘惑,其實反而越嚟越多。好多人話男人係細佬指揮腦袋既動物,要抵抗誘惑,好大程度上,係靠夫妻之間既關係有幾好的。接受誘惑代表有機會破壞原有既夫妻關係,但假如原來既夫妻關係都已經係千蒼百孔的話,接受誘惑所要付出既代價,就相對地變得較小了。 見過好多出軌既朋友,佢地都有個共通點,就係響出軌之前,同老婆既關係,都已經麻麻地,有住各種大大小小既不滿。當誘惑忽然殺埋身,佢地原來既底線,就即時失守了。 我既朋友ABC,都有各自遇到既問題。至於佢地同佢地老婆,發唔發現得到,有冇心力去好好修補,怕且都要睇佢地有幾多慧根了。 祝大家有個愉快既週末。 ——————————– 連結:人在中環 此文張貼已獲作者授權

Read more

像我這種偽中產

果要將香港人只劃分為三個種類:富豪、中產、基層,我會毫不猶豫認為自己應該屬於中產的。OK,我既中產料子或者唔及財爺那樣堅實,但從我既lifestlye、學歷、以至居住既屋苑,我深信,我真係一個中產來的。     但我同時相信,我也極可能係一個自視過高既中產。我們清楚自己受過高等教育,而且在事業上也做得算OK,所以我們都相信,我們有「比大部份人都稍強一點」既分析能力,對人對事總能夠挑通眼眉。「中產」既自我標籤讓我們相信,我們應該「蠢極都有個底」。但實情係,我們這些中產,為供樓養車教仔女,早就忙到趴街了。我們對自己所做既工作同行業,也許係滾瓜爛熟,但有關在這個社會上所發生既事情,我們其實都沒剩下太多時間去認真了解,和讀多一點相關的資料了。我們的所謂分析,絕大部份都是impression多於一切。但「中產」的身份,卻讓我們以為這個impression鐵定冇錯。中產既社會地位讓我們自以為自己很懂得去分對與錯,但我有時會好懷疑,對於這個社會,我既認知和識見,其實好可能比唔上一個早晚都在網絡世界裡溜連既無業青年。     對任何政權嚟講,中產都係一股極大既維穩力量。中產生活再苦都好,相比基層,我們所擁有既點講都係多啲。所以中產傾向喜歡穩定,少改變,亦係理所當然。假如你問我,我都可以好肯定地答你,我同樣係一個傾向喜歡穩定同唔想改變既小市民。但所謂穩定同不變,係有分表面同真實的。我係個疑心極重既人,我會相信,假如一個壞心腸既人,要將一些核心既事情改變既時候,佢反而會更加刻意去維持表面上既「穩定」同「不變」。對一些中產朋友嚟講,絕大部份既抗爭都代表住「不穩」和「改變」,和平理性包容和諧是「穩定」的其中一個重要指標,但這種包裝出來的穩定,我總覺得其實是impression多於真實。當然我用「覺得」這個詞語,這證明我也沒有認真地分析過,在我而言,這個想法,其實或多或少也只是impression而已。     我也得承認,我也只是個怕死既中產。仔細老婆嫩,即使feel到四週圍都唔係好妥,但抗爭烈士我寫包單自己唔敢做。認識有些中產朋友,總係好睇唔順眼那些正在抗爭既人:嫌佢地激進,認為佢地立場偏激。佢地激進與否,把尺到底應該點樣量度,我完全唔識答;但我倒相信,假如希望社會既核心少一點改變,能夠對擁有權力既人或團體多一點制衡,會相對安全一點。至於那些正在抗爭既人,我冇資格去批評,佢地所做既事到底係對還是錯,但我倒主觀地認為,響今天既社會形勢上,佢地係實實在在有存在既價值。     我肯定自己同王苑之一樣咁討厭政治,但我更肯定自己,跟所有人都一樣,其實都逃避不了政治,總有一日,政治會找上門搵你,而當你發現既時候,一切都已經太遲。而這一日,可能好快就會出現。 中產,亦肯定逃避不了。 ***** 寫這一篇既時候,剛讀到有關海怡商場將會變成專門服務自由行旅客既outlet mall新聞。這個傳聞聽了好一段時間了,到今天終於見報了。 有些事情,一直以嚟好像唔關你事,但直到有一日,發現殺到埋身,但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我覺得,這可能係好多香港中產要面對既命運。 P.S. 第一篇《人在中環》的文章,是在八年前的今天post出來的。這八年,寫錯過許多東西,也得罪了許多人,但,很多謝你今天仍然在讀。   連結:人在中環 此文張貼已獲作者授權

Read more

疑心

很多在生意上和我交過手的朋友,都笑我這份人疑心很重。我跟他們講笑:「你話我疑心重,最後我咪同你做得成朋友?」   有些朋友也喜歡用「悲觀」來形容我做生意的態度。坦白說,我從來都不認為自己的性格會和「悲觀」扯上關係,「疑心重」我倒認為是真的,但疑心重倒不等於悲觀吧。   初出來社會做事時,我好肯定那時的疑心並不是跟現在一樣重的。只是跌入過大大小小「沒有預計」的商業陷阱,交了無數「學費」後,對人對事的疑心,就不自覺地滋長起來。那種疑心,不是時常擔心人家是否存心陷害你;事實上,我在這個社會裡,還不只是個small potato,根本不值得有人刻意針對你或害你,但即使目標不是你,不同的人和機構在商業社會裡,努力向上爬和賺取回報過程中,許多時候會「誤傷途人」。他們肯定不是存心害你,但過程當中你卻不幸成為其中一個炮灰,這種經驗,早年我實在遇得太多了。   我的疑心,大概是從這一連串的「炮灰課程」之中練成的。現在看每件事,總會習慣想一想,面前所見是否事情的真象?Behind the scene會不會有些甚麼事情是表面看不見的?聽到人家跟你講的說話,你的信任也總會留三分;總之凡事都總是抱一點懷疑態度,總是處處做好防範準備,將可能的損失盡量減低。    這點疑心,在生意上「救」過我好多次。沒有了這點疑心,我也許早就生意失敗破產收場了。只是當自己慣性地帶著大量疑心做人,錢財身外物也許是得到保障了,但最大的損失,卻是快樂。 連結:人在中環

Read more

本網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資料或材料僅為提供信息,並根本不打算令閣下根據這資料來作交易或投資之用。
對於網站上傳輸的任何資料或材料的正確性、實用性或可獲得性,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對於任何基於此類資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資決定,本網站也不承擔任何責任。

承印人:Home Concept Group Limited

地址:尖沙咀金巴利道35號金巴利中心13樓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