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勢黨】王榮昆:若希拉里贏,股市會點? (2016/11/08)

若希拉里贏,股市會點?

 

美總統大選今晚開鑼,雖然希拉里被FBI污名後秒速平反,但其支持度現僅領先特朗普一個馬鼻,且在統計誤差之內 – 這場泥漿摔跤的結局仍然粘稠不清。美股在昨日FBI自廢武功之後大升,扭轉之前八連跌的頹勢,市場對希拉里可勝出的樂觀取態似乎與英國脫歐前夜時有些相似,這並不是個令人安心的現象。

 

若那個橙色皮膚的老男孩當選,則指數、大市會跌 – 這基本上是市場共識,存在分歧的地方只不過是跌多久,跌多少。我比較擔心的是特朗普當選後會先拿耶倫開刀,並改變美國現行的平緩加息方針 – 這種基本面的地圖炮對所有資產類別的衝擊都會非常顯著。但從12月聯邦基金率的期貨數據與民調的走勢來看,市場並不覺得特朗普有能力影響聯儲局的貨幣政策決定。下圖中彭博的解釋是投資者覺得,即使特朗普成功上位,他的手也伸不進央行;但還有一種解讀是:債市交易員普遍覺得特朗普沒什麼機會贏。

 

 

20161108A

 

好,那就讓我們假設特朗普輸,希拉里贏。這是否代表環球投資者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中線有可能,短線未必。

 

以巴郡為例,現時環球機構投資者所持現金比重皆創新高。希拉里的當選可消除政治不確定性,釋放流動性,讓投資人對「美國經濟即使在加息環境中仍能更上一層樓」的這種觀感更具信心。這顯然是好事。然而美國的金融市場現狀可能很快就會迎來一個週期性的頂部,其國內的通脹有機會在2017年超出聯儲局制定的通脹目標。故即便是希拉里勝出,聯儲局也可能要在不久後就偏離現時全力配合市場的寬鬆貨幣政策。所以我們說,希拉里的當選,在中線「有可能」對經濟和市場有正面作用。

 

那麼短線呢?大家應該還記得特胖普在第三次候選人辯論中最出位的言論:若希拉里勝出,他拒絕表示會否接受選舉結果。拒絕需要理據,而要找理據,最正路的方法就是重新點票。那麼重新點票會對市場造成何種衝擊?我們可以拿2000年戈爾與喬治布殊的選戰做為例子來檢視。事實上,特朗普的競選經理人在第三次辯論後回答CNN的問題時,也正是拿戈爾作了例子。

 

美東時間2000年11月7號,投票開始。到晚上十點,新聞機構過早預測佛羅里達州的選舉人票由戈爾贏得。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中,佛州的選情反轉再反轉。戈爾一度認輸,但隨後撤回認輸的聲明。至8號朝早,佛州下令用機器全面重新點票。至9號,戈爾要求在佛州的四個郡以人手重新點票。標普500指數在這兩日間下跌35點,約2.4%。

 

在點票開始後,標普一路下跌,最低時曾在12月1號見1,315點,與選前相比跌近8%。然而就在當日,布殊的反殺初見曙光,聯邦高等法院開始接受布殊關於重新點票之憲法基礎的口頭聆訊。標普即刻反彈,直至高等法院在12月8號做出有利於布殊的裁決後到達短期頂部的1375點,反彈幅度約4%。但其後,標普再無餘勇,到月底再次被打回原形,與選前相比跌近8%。

 

20161108B

 

彼時的港股與美股相關性較高。在這段重新點票風波之中,恆生指數也曾一度下跌7.6%。只不過在結果明朗後,恆指的反彈力度優於美股,一度由最低點回升5.2%,且大致將這種反彈持續到了2000年12月31號。

 

戈爾和布殊; 特朗普和希拉里 – 這兩對歡喜冤家的可比性在於:其中一個候選人雖可贏得選舉,但卻只能以微小的邊際取勝。以特朗普不把節操當回事的做人處事態度來看,他在落敗後要求重新點票的幾率不可忽視。而對照上一次重新點票對市場造成的衝擊,我們才說,希拉里勝出,短線對市場「未必」有利。

 

 

James_Wong4
#王榮昆在【新城數碼財經台 – 散戶奇兵】接受訪問

王榮昆(James)
在美國時任職著名券商美邦Smith Barney內部的「11人團隊」,負責管理總值10億美元的客戶資產。
回港後,與拍檔成立Alpha Edge Group私人證研究券智庫,為客戶管理基金及股票投資組合,
因熟悉市場運作及對國內政經常態有精闢見解,獲《大公報》及《廠商會期刊》邀請,
以筆名「文少伯」於財經專欄撰文,強調投資須政經合一、價值與走勢並舉的研究方針。
James現於山東國資委旗下的中泰國際證券有限公司任職高級副總裁。


 


本網站所包含或提供的資料或材料僅為提供信息,並根本不打算令閣下根據這資料來作交易或投資之用。
對於網站上傳輸的任何資料或材料的正確性、實用性或可獲得性,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對於任何基於此類資料或材料所作的交易或投資決定,本網站也不承擔任何責任。

承印人:Home Concept Group Limited

地址:尖沙咀金巴利道35號金巴利中心13樓03室